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五十八章:机会难得

    第五百五十八章:机会难得

    都不用说,我知道那星君是柳龙庭,原本我以为他会以别的方式来刺杀天帝,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跟天帝试法力,公然挑衅天帝。

    不过这场试能不能顺利进行,还要看幽君,幽君如果同意的话,一会我们能看到柳龙庭和天帝的法大会,如果是幽君不同意的话,那么这件事情不了了之。

    不过幽君此时的心情很好,一听完兵卫说这些,加他确实也是想通过柳龙庭而啥了天帝,于是答应的十分果断,叫他们如期进行。

    我们入场的时候,整个星君府早已经快速的准备好了一切,我看着赛场,心里盘算着柳龙庭和天帝的平均实力,这毫无疑问柳龙庭是属于下方的,他的伤恢复没有多久,加现在精神不振,从前他体内的法力,也大多进入了女娲的身体里,而天帝虽然不激烈龙亭的修为来的高深,但是他当了几千年的天帝,管理所有的天庭神明,他的法力自然不会很弱,柳龙庭要是和他法,输的几率十分的大,恐怕没有几个回合,会被打的粉身碎骨。

    不过,幽君刚才跟我说过,叫我放心,我和幽君都是站在柳龙庭的这一边,算是天帝再厉害,也不可能打得过幽君,所以今天这件事情的成败,即使还没有开始,已经有了结尾。

    柳烈云刚才默默的忍受着我和幽君的互动暧昧,但是现在关系到了柳龙庭的命,她再也冷静不下来转身问幽君,让他能不能不同意这场赛。

    幽君和我策划了很久,为了等待着这一时刻,自然是不能因为柳烈云说了这句话,而放弃了我们的计划,于是幽君转过头去看了她一眼问她说:“为什么?”

    语气有些怀疑,也很不爽。

    柳烈云一听幽君这语气,脸色已经有些难看,恐怕是已经猜到了幽君不会同意,但一边又是自己弟弟的性命,即使是知道她再问下去只会给让幽君更加讨厌自己,但还是一把向着幽君的膝盖前跪了下去,恳求幽君,说柳龙庭的伤还没有痊愈,怎么能打的过天帝,柳龙庭现在也算是幽君的小舅子,能不能让幽君放了柳龙庭一把,她会叫医仙尽快的医好柳龙庭,让他早日为九重天做贡献。

    我现在躺在幽君的怀里,看见柳烈云如此狼狈落魄的跪在我们的面前,我总觉得我的良心过意不去,我不想为难他,但是她操心的太过于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为什么柳烈云明明知道自己弱的根本连说话的余地都没有,还要这么拼命的保护柳龙庭。

    不过也是因为如此,让我心里更想感叹,也不知道柳龙庭是命好呢,还是不好,每个想保护他的人都是他弱的人,如现在的柳烈云,和当初的我。

    幽君心情本身还不错,但是柳烈云往他面前一跪,他顿时觉得有点烦,眉色不悦的皱了起来,跟柳烈云不耐烦的说了一句:“起来吧,你三弟不会有事情的。”

    柳烈云有些不信,不过看着幽君对她厌烦的神色,也没有办法,若是再问下去,恐怕对谁都没有什么好处。

    赛开场之前,先是由九重天里的仙娥跳舞奏乐,然后是星君府里的所有星官为三界和天下祈福,我看见了柳龙庭,此时他也是一身银白官袍,和所有的星君站在一起,对着四面八方下跪祭拜。

    洛神和凤齐天在开赛的时候,忙完了所有也过来了,站在我身边,凤齐天这会本身想往我身扑,但是看见幽君在他正想赖到我身来的时候抬眼看了他一眼,明白了幽君的意思,于是怂了下去,正了正他的神色,认认真真地看着赛场。他站在他左边的幽君,看着凤齐天这副怂样子,顿时弯曲嘴角嘲笑了凤齐天一下,顺便转过头来,对我抛了个媚眼。

    看着凤齐天和洛神这样,我心里在想他们是不是翅膀硬了,膨胀了不怕幽君怪罪他们吗?

    果然洛神对我抛的媚眼,被幽君看见了,原本他脸兴高采烈的神情,顿时有些阴郁了下去,转过头看我,社会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他想说什么时候我都猜到了,不过这里人多,他不适合说出口,于是用力的揉了揉我的肩,算是警告我回去再收拾我。

    赛开场的时候,战场烈马肆意奔腾,扬起一阵阵仙雾翻滚,如同我们身在一片云海之。

    柳龙庭把身的官袍,换成了闪着凛冽寒光的铠甲,骑着一头白色戴着红璎的战马,先从赛场的另外一边走了出来。天帝这会也出来了,他现在是帝王,穿着打扮方面,也柳龙庭来的要英勇贵气,一身黄金战甲,头戴着金盔,脚下踏着一只黑色大骏马,这架势,在出场的时候,已经把柳龙庭的气焰全都给压下去了。

    柳龙庭这算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从前算他是万妖之皇,三界之主,那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沦落到做一个小小的仙官。

    从两人出来后,整个赛场的气氛,开始变得紧张起来,柳烈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幽君的话,这会她坐在后椅,神情紧张的盯着赛场看,生怕她一错过,失去了柳龙庭。洛神和凤齐天在我身旁打赌,说谁会赢,洛神说是天帝,凤齐天没得选,十分心不甘情不愿的说是柳龙庭。

    这场赛,有我和幽君在观看,怎么可能是天帝赢,幽君他早想把天帝的职位给撤下来,只是苦于没有机会,柳龙庭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说服天帝的,竟然让天帝答应了他参加这种葬送他官运的赛。

    裁判开始宣布赛正式开始时,我剥了瓣橘子,抬手喂进幽君嘴里,而幽君含着甜蜜的橘子,向我低下头来,又是一幅喜笑颜开的神色,跟我轻声的说:“只要天帝不在,我把这个天帝的位置给你,到时候你准备怎么报答我?”

    男人在谈感情的时候,多多少少都有些孩子气,有些时候是因为太在乎,有些时候是因为本性,我知道这场赛下来,这天帝的宝座已经是我的囊之物了,于是问幽君想要什么报答?

    幽君眼睛一直都盯着我的眼睛看我,跟我说了一句情话:“我要你把你的心,完完全全的交给我一个人。”

    尽管我对幽君没什么感觉,但是他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我们身边还坐着别人,我顿时感觉脸有些发热,有点别扭的转过头去,而幽君看见我脸红了,以为是我害羞了,顿时仰头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战场之,柳龙庭和天帝,正在厮杀,整个偌大的战场,只有他们两个人,一道道精气和仙光,像是巨浪潮涌般疯狂的从战场向着我们周边汹涌过来,整个赛场一片雾气腾腾,原本我们还能看清楚这战场里柳龙庭和天帝,是谁占风还是下风,但是现在整个战场都被一层层的结界包围,我们已经完全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我是打算帮助柳龙庭的,但是这会已经看不清战场内是什么情况,只能听见一阵阵光影兵戈相斗和法力相互碰撞而发出来的巨大响声,柳龙庭和天帝的两股气息交织在一起,也分不清谁是谁的。

    不仅是我有点着急,连坐在我身边的幽君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毕竟对他来说,给我天帝的职位,要柳龙庭死还来的重要,如果柳龙庭被天帝打败,那我们要扳倒天帝,还要重新找别的机会,机会难得等一次,轮到下次,也不知道还能是什么时候。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