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六十章:我能抓住你

    第五百六十章:我能抓住你

    当所有的神明都跪下来之后,这说明他们已经全都同意了幽君的说法,而现在要处置的是柳龙庭,柳龙庭算是赛赢了,但是他却明目张胆的把天帝杀了,天帝的死与他脱不了关系,但是一时间按照九重天的律法也没办法判罪,于是暂时的先将柳龙庭押进牢狱。

    不过,我的职位定下来了,只需要择日我便能任天帝之位。

    从我预算这件事情到现在,也花费了一些心血和时间,但是主要帮忙的,是柳龙庭和幽君,如果柳龙庭不帮我,杀了天帝,只有一个必须把我推帝位的目的,我不会这么幸运,而如果不是幽君有心想将帝位给我,我算是再等几百年,也还是一个依附他而活的女人。

    有时候想想,这个世界还真是妙,从前把我害的这么惨的人,如今却一个个的都成为了我变强往爬的垫脚石。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公平到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现在柳龙庭入狱,我必须要想个办法让他出来,不过从柳龙庭主动说将帝位给我之后,幽君只要一听我提起柳龙庭这名字,烦躁的很,不准我在他面前提他了,但是他自己,却一直都将柳龙庭关着,也没有要放柳龙庭出来的意思,并且每天都有神仙进谏,要幽君赐死柳龙庭。

    我还挺害怕幽君真的一气之下把柳龙庭给赐死了,这几天对他说话也是小心翼翼,尽量找机会谈柳龙庭的事情,柳龙庭帮我杀了天帝,算是帮了我一把,不管之前我们有过什么恩怨情仇,但是在这个时候,一码算一码,毕竟我今后可能还有用的到他的地方。

    虽然这几天幽君不准我提柳龙庭,但是他却对我平时要细心很多,每次出门回来,都会给我带一些新鲜的玩意儿,什么地面之前我们学校旁边卖的小吃什么的,还有我从前爱吃的菜什么的,幽君忽然变得这么细心,倒是让我一时间都没适应过来。

    今天早起床的时候,幽君很早出宫了,刚当三界之主,有很多事情还是要去做的,幽君走后,还派了好些宫女跟着我,说是怕别人来找我麻烦,其实说明白了,是他每时每刻的都能知道我在干了什么,还有另外一方面的原因,可能是不准我去找柳龙庭。

    我刚被同意被封为天帝,还不至于傻到这种时候再去和柳龙庭纠缠不清,加算是我想和柳龙庭纠缠不清,柳龙庭也不会领我的情。我对幽君不抱有任何的感情,所以他不管怎么对我,我心里也没有一丝的波澜起伏。

    晚幽君回来的还挺晚,他进宫门的时候,我都躺在床睡觉了,见他回来了,本来打算起身给他脱去外套,不过幽君这会直接对我摆手叫我别起来,然后他自己朝我走了过来,坐在床边,从鼓鼓囊囊的怀里,掏出一个人间才有的食品厚纸袋,往我怀里一塞,说他是从人间带来的,叫我尝尝好不好吃?

    这几天他总是给我带各种小东西,虽然说不是感动,但也有些小惊喜,在幽君的催促下,我用手撑开纸袋,只见纸袋里竟然装的是两个烤的正好的地瓜。

    我去,当我看见这两块还冒着热气的地瓜的时候,我再看向幽君,简直只难以想象,他现在好歹也是三界之主,长得也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竟然还会拿着凡间这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东西,这算是凡间的正常点的情侣,也不会千里迢迢的送两个烤熟的地瓜给女朋友啊!

    见我一直都盯着他看,幽君将袋子从我手里拿了过去,并且帮我剥皮,跟我说:“快赶紧吃了,我一路放在怀里捂回来,都带着你老公的体温呢。”

    看着幽君,一时间我简直都不知道要和他说什么,并且这个场景,看起来很熟悉啊,像是从前我看过的哪个电视剧里演过的,连幽君说的台词都和里面差不多,我猜想是不是幽君也看过那电视了。

    于是问幽君说:“你最近是怎么了?怎么老给我带这个带那个的,你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了吗?”

    一般男人在出轨后,在觉的对不起自己老婆的情况下,才会对自己的老婆百般讨好,而现在幽君跟我所做的这一切,完全像是出轨后遗症。

    听我怀疑他,幽君有点不开心了,跟我说我他有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也是有法力了,我们每次同房的时候,我不知道吗?再说他连柳烈云都没碰过,别说碰其她人了。说完这话后,还凑到我的耳边跟我说了一句十分下流的话,大意是我都够他玩一辈子,不想把精力浪费在其他的女人身了。

    幽君对我忠不忠心,我倒是无所谓,不过既然他不是因为出轨而对我好,那我又问他到底是什么原因,他要是不说的话,我不吃了。

    我说完这话之后,忽然觉得我有点像是在跟幽君撒娇耍性子了,感觉有点尴尬,跟他说这种话,像是我已经默认了他一般,本想再说句硬点的话,但是幽君见我对他娇嗔了起来,立即笑盈盈的看了我一眼,不过又很正经了起来,也愿意跟我解释,说:“本来把天帝的位置,是我打算很久想给你的礼物的,但是没想到却被柳龙庭抢先了,我还跟你说这么多保证的话,说我一定给你,可我没做到,我怕你觉的我是个知道说空话的人,所以想对你好一点,让你别又被柳龙庭给感动又把我给抛弃了。”

    我说,幽君最近怎么变的这么反常,竟然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我听到幽君说这话的时候,一时间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也不知道他是真爱我还是假爱我,我们因为利益在一起,加从前我对他的品性了解,我简直都有点不敢相信他对我已经是纯粹的真爱了。

    不过我没有回答幽君说的这句话,伸手向着他脖子里挽了进去,跟他说他可不能这么宠我了,不然要是把我宠天,以后他抓不到我了。

    “不会,算是你飞的再高,我也还是有办法将你抓在我的身边的。”

    幽君回答的时候,嘴角还在无所谓的笑着。

    毕竟每天都得和幽君说几句情话,才能让我看起来更依赖他,于是我问幽君说:“那你有什么抓住我的办法,能告诉我吗?”

    我以为幽君这会是要跟我打哑谜的,但是没想到幽君竟然十分光明正大的说了出口,跟我说:“柳龙庭啊,他现在关在了九重天的牢狱里,再过几天,我将你封为天帝,到时候你需要住在天庭了,算你离我很远,我也能抓住你。”

    当幽君说完之后,他的话像是在我的心重重的敲了一下,像是被警钟敲醒了睡的正迷糊的我一般,看来幽君早开始在防范我了,而柳龙庭,是他握住我的把柄,只要察觉到我不一样,会连累到柳龙庭。

    一时间,幽君在我心里微微好起来的形象,顿时没了,于是我笑了一声,对幽君说:“柳龙庭他怎么可能是我的把柄呢?我又不爱他了,你杀不杀他,与我有什么关系?”

    “可是,姑获鸟却告诉我,你心里,一直都还有柳龙庭,我在你心里,一直都是无所谓的存在。”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