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六十一章:替身

    第五百六十一章:替身

    姑获鸟,之前不是跟着柳龙庭吗?现在怎么又在幽君这里,并且那只臭鸟,它不是不能看出我的内心在想什么吗?怎么忽然间又能看出来了,并且他经历了世间这么多灾难,为什么还没有死?

    看着我发僵的脸色,幽君对我又是一笑,几根纤长的手指将地瓜的皮剥好后,喂进我的唇里,跟我说:“看把你给吓得,不要紧,没关系的,你跟柳龙庭纠缠了这么久,一时间忘不了他也是正常,我们今后的日子还长,我会让你慢慢爱我的,只是在你爱我之前,我不能这么纵容你,不然我永远也追不你了。”

    我无语,我不知道此时我该说什么,来回幽君的话,这种被人当着面撕破脸皮的感觉,让我心里无的尴尬和难堪,看着幽君的眼神,也从刚才的无所谓,变到现在的敬畏,他的话提醒了我,不管他对我怎么样,但是他的智商绝对没有下线,要对付他,我还是要绷紧每根神经,和他小心翼翼的交战。

    现在这种时候,再说柳龙庭,有些不适合了,我再说的话,只会给柳龙庭带来杀生之祸。原本的好心情,被幽君这句话给泼了冷水,这一冷,让我吃在嘴里的东西,也尝不出什么味道来,甚至都已经不想再吃下去。

    “好不好吃?”幽君又问我。

    我抬头看了眼幽君,从前觉的爱情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但是幽君对爱的执着,让我感觉到了恶心,和排斥,这么费力的追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他还乐此不疲的不认输,他根本不知道,他这样是在给别人制造痛苦,不爱他的人,会更加讨厌他。

    幽君估计是已经感应到了我对他的心理变化,但是他却真的是万里迢迢给我带来的地瓜,我必须要吃完,他见我不想吃了,于是的将我手里拿的地瓜拿了过去,咬了一口,然后向我低下脸来,用手捏着我的腮帮子,将我的唇捏开,算是强行的用嘴喂我吃,我也要必须吃完。

    我嘴里吃着的东西,带着幽君口水液,从我口滑进我的喉咙里,这种黏糊的感觉,让我第一次觉的地瓜是这么难吃到想吐,幽君整个人也在我眼里变得恶心起来,他连逼带哄的,逼着我吃完了所有,这才满意了起来,将我一把压在被子,再一边脱着他自己的衣服,一边向我脖子里的吻进来。

    一晚过去,早起来的时候,若不是我心里一直在告诉我自己,我要顶替幽君的位置,我真的觉的,这种像是被囚困的生活,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我对柳龙庭的恨意和报复也逐渐的消淡了下去,因为我有了我自己所追求的目标,但我本身也并不是一个浪荡的人,我除了和喜欢的人,或者是因为利益之外,我不想和任何一个人发生关系,现在我和幽君的关系算是稳定,我不想和他再发生什么,但是他想要我,我得给他,这样,更加加深了我对幽君的排斥,我们两人平时相处的时候还好,但是在亲热和发生关系的时候,我是越来越反感,如果有人能代替我和他好的话,那我真的是感谢她八辈子祖宗。

    幽君说到做到,确实是十分隆重的为我办了登基大典,成为新任的天帝,并且以后,要长期的住在天庭,这意味着,我以后要和幽君分开住了。

    这正得我意,离幽君远了,我要培养我自己的力量,这个世界谁都不足以让我去依靠,从前的那一幕幕惨痛的代价,都像是印在我心口的烙铁,那种痛苦,让我永远也无法抹去。

    不过我现在和幽君毕竟也是夫妻了,我们以后要分开了,他多多少少都是有些不舍得,还是在白天的时候,跟我说他晚要好好要我,把一个月的次数全都给做了。

    我一想到我们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心里特别的烦,加他已经把柳龙庭当成是要挟我的把柄,我更不想与他发生任何关系,加我还没忘了我肚子里越来越大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我之所以没有对这孩子下手,也是因为这是一条生命,我生下来之后,也将是我最得力的助手,我不希望这孩子在我肚子里的时候,过多的染幽君的气息,于是我做了一个连我自己都感到惊险的决定,我必须要找人代替我。

    找人代替我和幽君,还是一件很苦难的事情的,但是如果一旦幽君没有察觉出来,那今后可以一直都用同一个人,到那时候我自由了。

    当天幽君还没回来的时候,我把整个宫里那种较靠谱的宫女都秘密叫在了一起,她们经常伺候我和幽君,对我和幽君晚在一起时候的场景也是很熟悉,从他们当选,也是最合适不过的事情,只要是和我差不多身高体型的,我能让她以假乱真的送到幽君的床去。

    不过当我挑了很久之后,也没发现特别合适的,这想骗幽君的东西,不能有一丁点的破绽,不然被识破了,肯定没有我的好果子吃,但是我都快选了一个下午了,也没有较合适的,正当我打算放弃的时候,忽然一声不吭的进来了一个人,是柳烈云。

    我不知道柳烈云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并且她进来的时候,都没有通报一声,这宫里的宫女都被我控制住了思想,所以刚才我也大意的没布置结界,柳烈云这忽然进来,看着她生气的脸,我猜她肯定是已经知道我的意图了。

    不过仗着幽君对我的喜欢,我也没在柳烈云面前表现出一副害怕的模样,而是跟柳烈云打了个招呼,叫她坐,然后跟柳烈云说晚幽帝寂寞,我一个人伺候不了他,现在正打算挑选一些好看的宫女,晚陪我一起给幽君侍寝呢,不知道她忽然来,有什么事情?

    虽然幽君不喜欢柳烈云,但是柳烈云喜欢幽君,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幽君这么对她,她都愿意和幽君在一起,包容幽君,真的可以说的是对幽君掏心掏肺了。

    现在柳烈云听我这么牵强的解释,对我冷笑了一声:“我在外面看了你很久了,你真以为我会信你的话?你是这么玩弄幽君对你的感情吗?”

    说起玩弄感情,让我觉的有些好笑,看着柳烈云一张气的已经要变形的脸,仿佛我对付幽君,像是杀了她的爹似的,既然她知道了,我跟她摊牌,直接跟她说:“别忘了,当初是你求我救柳龙庭,我才嫁给幽君的,你现在的后位,也是我求幽君给你的,你们一家人的命都是我用我身体换来的,现在你却说我玩弄幽君的感情?那你想过是你们把我推这条绝路的吗?要不是你,我现在早已经太平,过着我自己的生活,我想你根本想象不到,每次跟自己所不爱的人左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像是妓一样,随便是人都能,你没想过,我之前是你亲弟弟的女人吗?你为了你所谓的亲情,性命,又牺牲了多少东西去交换?麻烦你想清楚,爱幽君的是你,不是我。”

    我第一次对柳烈云说这么气愤的话,也是第一次将责任全都推到她的身去,这本身是她的责任,我本想放弃一切,但是她又让我走进不归的地狱。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