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六十二章:愿望之声

    第五百六十二章:愿望之声

    可能是柳烈芸没有想到我情绪会这么的激烈,我自己是一副惊愣的表情,柳烈云也是,等我们缓过来之后,柳烈云看着我的神色有些悲伤了起来,似乎想安慰我,但是又不知道从何下口,看了我好一会,于是只能伸手向我的脸摸了过来,跟我说了一句,难为我了。    .      .  

    但我听见句话的时候,内心像是有一座大山在崩塌,一句难为我了,能给我带来什么?现在的事实已经是这样,接下来的路我该怎么走还是怎么走。

    我不想跟柳烈云解释太多,沉默了一会儿,跟她说:“什么都不想说了,你要是真的心疼我,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算你不看在我的面子,你要看着我肚子里孩子的份,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你妈柳家的后代。”

    跟柳烈云说完这些话,我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柳烈云我听我说完话后,似乎还是不希望我这么做,脸挂着愁云,试问了我一句:“你真的对幽君没有一点感觉吗?要是他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会怎么处置你?”

    现在我已经不管我会接到什么处置,既然我已经打算做到的事情,一定会考虑周全,我不再是从前的那个白静,如今的我为了活下去,为了活得更好,我会付出我所有的一切。

    “怕什么?算是被幽君识破了,我能找个藉口,随便的糊弄过去,也不可能被识破,我的计划周密,除非这件事情是你说出去的,不然他根本不会知道。”

    我对柳烈云说的决绝,让她知道我必须要做这件事情,柳烈云看着我毅然决然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忍,但却又没办法扭转我的思想,她害怕幽君,所以对他十分过顾忌,但是我不怕,我想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拦住我,想要摆脱幽君,征服他,这件事情,我早晚都要做。

    “难道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姐姐也是为你好。”

    柳烈云又开始婆妈,她口口声声地为我好,只不过是想让我暂时苟且的活着,而不管我过得好不好,我现在已经不想听柳烈云的任何话,再一次毅然决然地告诉她,我一定要做这件事情。

    柳烈云的再三恳求,也没有改变我的想法,不过我刚才对她说清楚了一切,她也没有必要真的去幽君那举报我,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在说完之后,请柳烈云出门,今天快已经没时间了,还请他她不要打扰我。

    我说这话什么意思,傻子都知道,是我要赶她走了,柳烈云自然是听懂了,但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脸还是一副扭捏纠结的神情,我以为她还是想劝我,于是转过脸,没有继续再看她。

    只听见柳烈云坐的椅子微微的动了动,她但是已经起身了,这不知为何,脚步出门的时候停了下来,我转头向着柳烈云看过去,发现柳烈云此时站在了门口,像是在想着什么事情,忽然向我转过身过来,凑近我跟我说:“你不用找别人了,你看姐姐行吗?”

    我一时间都以为是我听错了,惊讶的看着柳烈云,怀疑她是不是误会了我什么意思,于是问了她一句:“二姐,你知道我是在做什么吗?”

    “姐姐知道,你是在找一个跟你很相似的女人,代替你和幽君房事,这个宫里的宫女,和你体型相似又能代替你的女人,没有几个,所以你要是愿意的话,姐姐愿意帮你。”

    这件事情,又不是什么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虽然我嘴说不怕被发现,但是纸永远包不住火,早晚有一天幽君会发现这个秘密,一旦他发现这个秘密,如果还没有成长起来,那对于我和柳烈云来说,是一场灭顶之灾,我不希望我的事情,牵连到柳烈云,她好不容易当帝后,只要幽君在位,她一辈子衣食无忧,没必要为了我冒这个险。

    我拒绝了柳烈云,说不行,叫她还是回去吧,不要再管我的事情,一切都与她无关。

    我想我这是对柳烈云极大的爱护,我不想她死,希望她好好的活下去,正如她也希望我哪怕是在不好,要留着一条命。

    等我说完这句话后,柳烈云不但没有离开,反而在我面前跪了下来,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跟我说:“姐姐也不全是为了你,姐姐也是为了自己,我结婚这么久以来,他都没有碰过我,姐姐是个女人,我爱他爱得那么深,我想和他在一起,想和你一样感受到他的温暖,哪怕是有你的身分,我也是心甘情愿!”

    简直无法想象,柳烈云爱幽君是爱到了什么程度,宁愿放弃她自己的身份,自己的皮相,去和幽君在一起,从前我以为爱情是要两个人坦诚地在一起,相互喜欢,但是看见柳烈云这样,我又推翻了从前我对爱情的定义,问柳烈云说,她这样不会感到委屈吗?

    当我说的委屈二字的时候,柳烈云的面色顿时变得悲伤了起来,从我的面前站了起来,转过身回答我说:“你根本不明白,爱一个人,可他不爱你的感觉,太痛苦了,这跟你一直都想拥有某样东西,把这样东西看得自己的命都还重要,可你却无法拥有它的焦灼和痛苦,我每天都能看到他,但是他的心里从来没有过我,我看着他和你在我的面前如胶似漆,看着他和你在一起时候笑的开心的模样,我心里像是有一把刀,在一道一道的割我的肉,我疼的死去活来,我想拥有他,想看见他为我笑,盼着他心里满满都是我,这是我活着唯一的愿望,还希望妹妹你能理解我。”

    我没有过这种爱一个人却又得不到对方的心的经历,算是从前柳龙庭冷落我,但是我也知道我的心在他那里,他的心里还有我,是在我认为他不爱我的时候,我也会选择去忘记他。我没有柳烈云这么强烈的相思,也没有这么强烈的想拥有一个人的渴望,所以无法理解她这种感觉,其实我只是不想让她淌这趟浑水,她把我拉进来,是因为不知道这浑水里的水有多深,但是我知道,是因为我知道深浅,所以不想让她进来。

    “可是你知道吗,如果我们失败了,你会死,我们两个会一起死,你死了再也看不到他了,难道你不害怕吗?难道你不怕死吗?”

    “活着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不怕死,活着早晚都会死,但是我害怕在我死的时候,从没有得到过幽君的爱,这我死还要可怕,所以妹妹,算姐姐求求你,你能帮助我吗?让我去做你的替身,为你好,也为了姐姐自己。”

    可能是因为看柳烈云的原因,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我很想拒绝她,也确实拒绝了,但是柳烈云见我不答应,已经跪在我面前求我,叫我一定要答应她,她愿意承担所有一切的后果,要是我不答应,她这辈子都没有办法接近幽君,今后要是死了,也会死不瞑目!

    说着这话时,柳烈云早已经是泪流满脸。

    柳烈云的话都说到了这个份,我如果不答应她,像是在断她的后路,让她今后死了也不能安心,于是我也没了办法,尽管不愿意,但还是对柳烈云说:“只要你能变化出我的模样,我能答应你。”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