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六十三章:牢狱相见

    柳烈云之前也是灵蛇修炼1000多年,所以变幻出我的模样也不是一件费力的事情,在我说完话后,柳烈云站了起来,从她身上开始飘出一层雾气,逐渐的,雾气将她的整个身体笼罩,并且在她变换的时候,伸手向着我的手抓了过来,一边握着我的手,感受我身体的气息,一边在慢慢的改变她自己的模样。

    在雾气里,我看着柳烈云逐渐的变成了我的模样,摸约有了十五分钟之后,飘在柳烈云身上的雾气逐渐的散去,等她身上的雾气全部都散完了之后,我发现在我面前站着的,简直就是一个翻版的我,柳烈云此时看着我,而我也看着她,就像是在照镜子似的!

    虽然说我可以制造出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傀儡来代替我,但是傀儡是没有生命也是没有感情极容易被识破的,但是有了生命的东西,只要是我把我关于幽君的记忆全都传给柳烈云,那她扮演起我的角色来,被揭穿的可能性是十分的渺小,毕竟平常说话相处,是我和幽君在一起,只有在晚上我和幽君房事的时候,柳烈云才会和幽君在一起,这都晚上了,兴致正旺盛,幽君怎么可能会在这种时候,怀疑柳烈云的身份?

    我又绕着柳烈云转了几圈,她此时变化出来的模样,简直就是完美,我身体上的细节,她都一丝不漏的复制了下来,在我打量着柳烈云的时候,她开口跟我说了一声:“这样可行吗?”

    这说话的声音,都和我一模一样!

    我赶紧的点了点头,对柳烈云说可以,现在这个时候幽君也快回来了,我让她去准备一下。

    提到幽君,柳烈云还是很激动的,高兴的一时间都不知道要去干什么好,完全就像是个孩子,我看着她这开心的样子,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好是坏,她是幽君的老婆,和幽君共享夫妻之事,也是正常,而我自己也摆脱了幽君,以后能一心一意的干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但愿这件事情能瞒着幽君瞒到我力量强大的时候,到了那时候,就算是被幽君发现了,我也不再畏惧他,不过我还是抱着有点侥幸的心里的,即使是中途被发现了,我和柳烈云只要统一口径,装装可怜,说我看不过去柳烈云一个人孤苦伶仃,所以才会想让柳烈云假扮我,男人对喜欢自己的女人都不会太狠,就如他不喜欢柳烈云,但也没想过要杀她。

    我叫柳烈云先去洗澡沐浴,毕竟今晚是第一次,我可不想我的计划在第一次就失败了,而在柳烈云变成我的模样之后,我就变成了她的模样,我们的气息也交换了,交换到就连我们自己都有些分不清谁是谁。

    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我们再次回到寝宫时,我交代了一些柳烈云要注意的东西,她现在得装孕妇,不能因为她爱幽君,就让幽君胡来,要时不时的提醒幽君慢一点,毕竟要装的话,就装的像一点,柳烈云也不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据说她之前当仙家没喜欢上幽君的时候,也是浪荡的很,对这种事情,她还是一说就通的。当我算了算时间,猜测幽君应该就快要回来的时候,于是就跟柳烈云说这里一切都交给她了,叫她为了我们两个人,一定不要将我们的戏给演露陷了,我明天再来。

    在我出门的时候,正好碰见幽君此时已经从外面进来,因为我现在是柳烈云的模样,所以幽君此时根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直接大步流星的向着屋里走进去,都没等我走出门,他见柳烈云这会正坐在椅子上,十分自然的就贴了过去,跟柳烈云亲昵。

    看来幽君并没有察觉到此时他抱着的人,就是柳烈云,这样的话,那我就放心的离开了,并且在我离开幽君的寝宫时,我转身顺便将门也给带上了。

    一路上,我从来就没有任何时候,像是现在这么轻松过,心里的枷锁,也像是在慢慢的褪去,虽然我知道我的身体早已经脏了,但是那又怎么样?我不期待还能与柳龙庭在一起,也根本就不介意他在不在意,我更不在意幽君,我的身体,是我自己的,我想保护就保护,我想放纵就放纵,不再为任何一个人而活着,不再为他们而给我自己背上一层层的枷锁。

    毕竟我明天就要离开这九重天了,我离开了这个地方,这九重天以后就全都归幽君掌管,凤齐天和洛神,也全都分到了天庭,那样的话,这九重天上以后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不是能完全掌握,所以我需要一个也能留在这九重天的人。

    但是这九重天,除了星君府是挂着我的名号之外,我就已经没有任何可以亲信的人,我一走,这星君府里的星君,今后也只会听幽君的话,已经不足以我去相信,柳烈云也不行,她只是个女人家,虽然是帝后,但是根本就没有实权,幽君很多事情,都不让她插手,甚至都不告诉她,所以她不适合当我的眼线,加上我也不想到时候事发,让她没有半点退路,而留在这个九重天上,能值得让我相信点的,就是柳龙庭。

    柳龙庭虽然是在牢狱,但是牢狱里关押的神仙或者是妖邪,都是做了违背幽君意思,触碰了律法才进去的,这些进去的仙魔,他们知道九重天里最新的消息和变动,如果要是柳龙庭还愿意帮我的话,那我在这九重天里的眼线也有了。

    现在幽君估计已经在和柳烈云上床了,白天他说的厉害,要把一个月的都做完,今天他估计不会这么块完事,而我此时正好又是柳烈云的身份,之前幽君不让我去看柳龙庭,是因为担心我和柳龙庭死灰复燃,但是现在我就是柳烈云,身为一个姐姐,一个帝后,看看自己的弟弟,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果然看守天牢的将士看见是我想进去见柳龙庭的时候,不但没有阻止,并且还很热情的迎我进牢狱,对我嘘寒问暖,都不等我说要见柳龙庭,他们就已经把关押着柳龙庭的牢狱大门打开了,并且很识趣的就走了。

    看来在柳龙庭被抓进来之后,柳烈云也没少来看他。

    柳龙庭此时正在闭目修炼,此时他关在牢狱里面,头发凌乱了不少,白皙的面皮上,也多了些污痕,不过这些污迹,也没掩盖他这张秀气绝尘的倾世美颜,而我现在就装出一副就是柳烈云的模样,向着他走了过去,亲热的叫了他一句:“三弟。”

    当柳龙庭听见我叫他的时候,将气息沉了下去,抬起脸来看向我,神色冷淡,与我我脸上亲亲热热的表情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

    看着柳龙庭这一副谁都欠他几百万的样子,我之前还以为他只是针对我,没想到自己的姐姐他也是这么针对,简直就是大不孝,我现在可是好不容易当了一会他的长辈,看见柳龙庭这么看我,我就对柳龙庭说:“你是不认识我吗?用这种眼神看着你的亲姐。”

    当我说完这话的时候,柳龙庭又转过了头去,语气平淡的就像是没有任何温度的冰:“那你叫白静嫁给幽君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你是我的亲姐,你明明知道,是我对不起她,我愿意放弃我的命,就是想让她自由,可是你为了救我,你把她毁了,现在我活过来了,你开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