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六十七章:放弃否?

    如果这话不是我亲耳听见是从我的口传出来的,我一时间都不敢相信,我竟然能说出这么沉稳的话,在人间的这些年,早把我从前的魄力消耗的一干二净,加现在的时局也不如往日,幽君在我身旁,整个三界的统治者,站在我的旁边,我一时间有点担心我这语气,让幽君提前对我产生了戒备。 (  .    .   )

    毕竟我知道幽君,他愿意将这位置给我,无非是他不想让天帝继续霸占这个位置,挑拨天庭里的神明和他分裂,而分我来当这天庭之主,我是他的老婆,和他是一家人,只要让这天庭里的神仙接受了我的存在,那等于是接受了他,而幽君能掌控住我,到时候他要收回这天庭的地位,对我也是动一动手指这么简单的事情。

    我说完这话后,自己知道我有点太过于进入状态了,于是看了几眼我台下正在陆陆续续站起来的神明,赶紧的转头看了一眼幽君,小声问他这样我做的到底对不对?

    幽君立即转脸看向我,眉色一挑,跟我说非常棒,而我在宫女扶着我左帝王椅的时候,幽君本想退开的,毕竟这以后天庭是属于我掌管,今天又是我登基的日子,正常来讲,他要把这个显示权威的做法让给我。

    不过在幽君要退下的时候,赶紧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不让他走,然后拉着他,一起坐在了帝王椅。

    幽君统治所有的一切,所有我现在拉着幽君和我坐在一起的时候,我身下的神明,也没有谁敢露出反对或者是不满的意见,而我这一做法,更是将幽君讨好的心花怒放,握着我的手都更加有力了,他和我一起,坐在帝王椅,陪我完成为曦皇的第一次早朝。

    在早朝散了之后,幽君也要回九重天了,我送他到南天门门口,在和他分别的时候,遣散了所有将士门卫,依依不舍的和幽君告别,又是抱又是吻,跟他说他一定要在没事的时候多来看看我,不然我会想他想的发疯的。

    本来也只是句安慰幽君的客套话,但是幽君听我说这话之后,似乎也有点动容,我都送他到门口了,他忽然跟我说不走了,说要在这里陪我一晚再走。

    此时我心里仿若是日了狗,真是恨我自己这张嘴,演戏真的是演过头了,我巴不得幽君赶紧的走,最好是永远也别来了,但是幽君又说要留下来,我也不好强行的叫他走了,于是装出很感动的模样答应了他,毕竟对女人来讲,幽君愿意花时间陪我,已经是对自己夫人很是疼爱了,但是我没有这种被疼爱的柑橘,因为我不爱他。

    幽君陪我的这个晚,可能真的是昨晚和柳烈云做的太过火了,他们几个千年老妖精,在一起做的,肯定是我仰慕不过来的,今晚睡觉的时候,我猜出了幽君估计也不想做那种事情,于是没将柳烈云叫过来。而幽君也确实是和我所预料的一样,本来我躺在他身边他都向着我背亲了好一会,见我没兴致,他到最后估计是挺不起来,于是干脆作罢,抱着我睡了一个晚。

    幽君是第二天早走的,在幽君走了之后,我这才觉得,这个天庭已经完完全全的属于我了,于是我将洛神和凤齐天叫过来,问问他们现在天庭里那些神明的主要情况,我之前虽然也是神仙,但是九重天里的神仙和天庭的还是不一样的,加从前我只会面见天帝,至于其他的神,好些我见都没见过,而如今,我要靠着这些神明,来壮大我自己。

    洛神和凤齐天估计是已经等了我很久,所以我一传唤他们,这兵将都还没来的及派遣出去通知他们,他们已经进来了。

    现在洛神和凤齐天的脸,都一个个的容光焕发的,看起来知道他们过的很好,但是凤齐天在他这张精神饱满的恋,也蒙了一层愁雾。

    我一边给他们两沏着茶,一边问凤齐天说:“你这是怎么了?见我已经当皇帝,是这天庭之主,你不开心吗?”

    现在这会也没有外人,凤齐天也随意了起来,直接坐在了我对面的椅子,不满的跟我说:“我当然开心了,只是每次想到你已经嫁给了幽君那个老怪物,我心里难过,他是个披着副漂亮皮囊的怪物,想到你和他亲热,我特别难受。”

    幽君是什么真身,我又不是没见过,确实像是凤齐天说的一样,他脱去了他这身人皮,其实是几个丑陋恶心的妖怪堆积在一起的怪物。

    不过那又怎么样,我和他最亲密的事情都做过,要恶心早恶心了。

    见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洛神原本是副男儿身,现在立马变成了一个倾城美人的模样,甩着她的头发,往凤齐天头是一打,叫他别多嘴,我会和幽君在一起,当初也只不过是心善,答应了柳烈云,才会嫁给他,再说,如果不嫁给幽君,我现在又怎么有机会成为这天庭之主。

    洛神总是这么善解人意,我听着她说的话,叫凤齐天学着点,不然我以后要是宠洛神的话,他又要跟我闹别扭了,不过我说完这话后,也没等凤齐天回答,而是直接询问他们主题,问洛神说:“你们两个这些天一直都呆在天庭,有没有了解清楚那些神官的底细?”

    洛神对我点了点头,跟我说:“从前您从柳龙庭的归墟里救过这天庭里的大部分仙官,他们还记得你的恩情,只不过您的这个位置是通过柳龙庭和前任天帝试法力而轻而易举的得到了,虽然除了你之外,这个帝位再也没有合适的人选,但是多多少少有些仙官心里不服,人为你和幽君是串通好了的,所以一直都对您心怀芥蒂。”

    洛神说的,我大概也已经想到了,不过我来的时候,也确实没有指望这些仙官全部都听我的话,打磨他们,还是需要有些时日的。

    我思考了一会,然后对洛神说:“你去人间调查一下,地哪些仙官接受的俸禄最多,哪些仙官,在人间根本没有人供奉,最晚明天,来禀告我。”

    这作为一个神仙,他们虽然已经都已经是修炼成了仙,但是也需要人间的供奉,才有自身的法力,而从其他教门得的兴起,他们现在很多神明都已经没有了人间的信仰,之所以会存在,那是因为他们自身的修炼,才维持了个身体,在天庭里干着一些闲职,或者直接只管理天庭里的事物。

    这样是不行的,没有信仰,法力会受限,天庭里的那些神明,厉害不起来,我必须要让他们变强大,帮助他们重新得到信仰,信仰越强,法力越大,强到能摆脱造物鼎的控制,到时候和幽君交战或者是摊牌的时候,我也不至于会不堪一击。

    洛神接了我的旨意后,转身出门了,干脆利落,而凤齐天坐在我面前看着我,问我说:“那我做什么?”

    凤齐天的办事能力,确实不如洛神,于是我对凤齐天说跟我呆着吧,需要传唤什么人的时候,他去帮我传唤,他是凤凰,飞的快,一般兵将要来的快多了。

    我这么安排,凤齐天倒是也乐得自在,在接过我递给他的茶的时候,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我说:“那曦儿,你是真的打算放弃柳龙庭了吗?”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