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六十九章:可爱泷儿

    这会我和凤齐天要出门了,凤齐天也不再为他闲的发慌而跟各种情绪,转身出请医仙,而我招了下手,唤出几个宫女来,叫她们去织衣神女那,取一套王袍过来。

    如果老龙王愿意让位的话,那从我去了南海之后开始,泷儿是新任的南海龙王。

    天神医很多,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凤齐天给我带来的这个医仙,竟然让我感到有些意外惊喜,这个人竟然是白仙!

    说起白仙,在他身,可是见证了我和柳龙庭是怎么坏了好好了坏的,不过现在已经是曦皇,百仙看见我的时候,笑的很和蔼,这来了天,真是脾气都变了,给我行了个礼,叫了我一句:“吾皇,好久不见。”

    我转头看向凤齐天,这天遇见故人的感觉,让我真是又惊又喜,而凤齐天见我惊喜的模样,便对我在说白仙已经修成正果了位列仙班了,之前我还没来天庭的时候,他已经找白仙喝过酒了!

    凤齐天的性格,一直都和凡间阳光男孩子的性格很像,讲义气念感情,之前他生病那会,还是白仙去医好的他,为了那次,我还以为柳龙庭将白仙杀了,好在白仙还活着,让我心里为给柳龙庭又减去了几分怨念。

    既然是故人相识,我去东海的时候,也没叫天女和天将跟随,我和凤齐天还有白仙三个,凤齐天变成凤凰,我和白仙坐在凤凰身的神辇,一路问白仙这些日子来他过的好不好。

    白仙一直都笑嘻嘻的,跟我说他来了天,和他之前弟马相遇了,两个臭老头天天混在一起,当然好了,说着转了话题,抬头看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跟我说:“要说是过的不好的,还是吾皇你啊,只是我等身份卑微,加我一个学医的,无法为吾皇排忧解难。”

    可能我真的是从前的故人,见到我为我感到悲伤的命运,懂我的人为我难过,不懂我的人,只是认为我嫁了个好丈夫,然后平步青云。

    只是这好与不好,都是我自己的生活,外人再怎么评论,也不能改变我生活的一丝一毫,当白仙说到这的时候,我顿时对白仙笑了一下:“真是感谢您挂念,不过也没您所见到的这么糟糕,时间改变了所有,当然也能改变自己内心的想法,起码我不觉的我过的很惨,至少这个世界,除了我之外,也没人能登这个天庭之主的位置。”

    我知道现在说的很势力,也很现实,但是我丝毫都不在意白仙是怎么看我的,而白仙听我这么说之后,依旧是笑了一下,回了我一句:“吾皇,您和之前不一样,您变了。”

    “噗……。”我也忍不住笑了一声,问白仙说:“是变得好了?还是不好了?”

    我以为白仙会指出我的一大堆缺点,毕竟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我这么说是狂妄自大,借着毫不费力气得来的皇位,我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我这种说法,是要被训斥的。

    “变得我更意你了。”白仙说着,伸手抚了抚他的胡须,跟我说:“当然你肯定是觉得老夫在拍你的马屁,但是在我心里,不管你现在什么身份,你永远是那个白静,只是白静变强了,会保护自己了,活着,如果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谈什么为别人,为天下苍生?只有仁厚的强者,才会被人尊敬爱戴!”

    白仙在和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眼睛一直都看着我的眼睛,特别是说到的最后两句的时候,他的说话的语气,加重了很多,这两句话里,包含了他对我的期待。、

    白仙的这两句话,似乎都说到我的心坎去了,我对着白仙无言的笑着,表示对他的感谢,而白仙也爽朗的笑着,然后开始跟我谈论我们这身下的美景。

    凤齐天带着我们到了南海之时,我们过去的时候,早派了仙兵过去通报,现在南海岸边,已经站满了几千水军,大海的水被劈出一道通往海底龙宫的路,而亲自来迎接我的,是一个穿着水紫色圆领唐衣的少年,少年头发全都扎起来了,戴着个玉冠,脸颊边垂下两条细细红色璎珞,那少年看见我的时候,一下子变成了一条半大的小龙,立马往天窜,向着我迅速的飞了过来!

    根本没等我反应过来,那条小龙顿时朝我怀里冲了进来,我现在也没来的及做半点的防备,以为我都要被这小龙给撞出内伤了,但是当这小龙撞进我胸口的时候,却是一片娇软,只见一个长得秀气的跟女孩子似的少年一把钻进我怀里,一股清新的香味丝丝入鼻,而这个少年在抱住了我之后,这才抬起头对我撒着娇说了一句:“姐姐你终于来见我了,泷儿好想你。”

    说完这话的时候,泷儿跟个孩子似的,一把又将脸埋进我的怀里,尽管他此时的脸压在我的胸口,但是他天真活泼的模样,竟然让人想不到非礼占便宜这种字眼。

    这么算起来,我也一两年的时间没见过泷儿,现在再见泷儿,可能是回到了海里,回到了他的故乡,加又是龙太子,吃喝保养方面,自然是在一口小小的水井里要好,所以这次看他的时候,他竟然从前还要更加娇秀了不少,一张小脸又白又嫩,鲜嫩的都快要掐出水来了,这一两年变的之前好看很多,怪不得我刚才第一眼竟然没有认出他来,这还真是怪我之前把他养在井里,让他当了这么久的井底小仙,井水都影响了他的颜值发展。

    我对泷儿,总是忍不住涌出一种母性想疼爱他的心里,当我们降到地面的时候,凤齐天顿时从凤凰变成了人的模样,见着此时落地了泷儿还赖在我怀里不肯放开我,顿时一把手扯开泷儿的肩膀,对着泷儿凶道:“哪来的小子,竟然敢对曦皇不敬?赶紧松开你这两只脏手,不然我不客气了!”

    凤齐天说的特别凶,跟恶狗护屎一样,我这会看着凤齐天这模样,差点没忍住想笑,而泷儿之前没见过凤齐天,不过也知道凤齐天是什么身份,不过也不怕,凤齐天越扯,他越赖着我,是不松手,还当着我的面告凤齐天的状,说凤齐天好凶,有没有把我吓着。

    这泷儿说话,也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我看着凤齐天一脸想跟我解释,又骂泷儿,对凤齐天说好了好了,我和泷儿早认识了,现在我们好久没见,泷儿是个孩子,激动也是难免的。

    说完低头跟泷儿说我这次来,是见他父亲的,问他父亲病有没有好?

    一说到正事,泷儿也不耍性子了,松开了我的手,撩起他衣裙的裙摆,跪在了我的面前,跟我说:“泷儿恭迎曦皇祝吾皇万寿永疆。父王已经叫泷儿在此等候吾皇多时,还请吾皇随泷儿入宫。”

    刚刚还抱着我不肯撒手呢,这会却又正儿八经起来,地都是湿沙,我弯腰将泷儿扶起来,跟他说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了,既然他是来这里迎接我的,那还不带我去他家看看?

    泷儿见了我之后本活泼亲热,见我跟他又不生疏,更加开心的对他手下水将招手,一辆刻着苍龙的神辇从水里出来,这神辇,是龙王专乘的,加迎接我准备了几千水军,看来这南海龙王,对我的到来,还是很心啊!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