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七十一章:诱惑

    这种时候,柳龙庭为什么会想见我?莫不是我跟他姐姐互换身分的事情被他知道了?

    不过此时,我在南海的事情,也差不多已经办妥,不过我也没有给柳龙庭回话,我们之间交流完全靠法力,就像是人间的电话,我们相互传达的法力过多,万一幽君忽然查起来,我和柳龙庭吃不了都兜着走。

    眼下龙王是十分愿意让我册封泷儿为南海龙王的,我就转头朝着门口喊了一句,让泷儿进来,顺便叫白仙把老龙王扶上床。

    泷儿刚出去不久,见我又叫他进去,于是便推门进来,凤齐也跟着泷儿一块进来,问我是不是泷儿犯什么事情了?要是是的话,他帮我教训泷儿。

    凤齐这幅模样,看来是巴不得泷儿惹什么事情,泷儿就站在一旁,气呼呼地看着凤齐,一把又朝我怀里滚了进来,跟我他乖巧可爱的很,他才没有犯什么事情。

    现在的泷儿还是个孩子,他滚进我怀里的时候,我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见泷儿真可爱,于是我就将手伸到他的脑袋上去,摸了摸她的头发,跟他:“你父王要把南海龙王的王位传给你了,你开心吗?”

    我完这话好,凤齐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泷儿现在的模样也就十七八岁,四海龙王都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突然来了个乳臭未干的少年是来当龙王,掌管整个南海海域,这换作是谁,都难以相信。

    泷儿像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这种事情,当我到老龙王要把王位传给他的时候,泷儿也是一脸懵比,转头看向老龙王,呆呆的叫了一声父王。

    此时老龙王一脸疼爱的看着泷儿,伸着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是要把重担都交给泷儿,而我也转头看向凤齐,让他把我们带过来的东西拿出来。

    凤齐一伸手,将一个四四方方的锦盒拿了出来,交到我手里,我将这锦盒放在了桌上,对泷儿叫他打开看看。

    泷儿很听话,伸手就将锦盒打开,只见一件浅紫袍绣金的龙袍,在光芒的照耀下,闪闪发亮的就静静的躺在了锦盒里。

    紫色代表高贵,浅色也符合泷儿这般年纪,泷儿做龙王,我不需要他装的多老气秋横,年轻就应该向所有人展现他的年轻状态,我也不希望这个职位,会给泷儿带来太大的压力。

    如果是我很喜欢这件衣服,伸手当将这龙袍从盒子里拿出来,问我:“姐姐是送给我的吗?”

    我笑着看了泷儿一眼,跟他:“当然了,不送给你,还能送给谁?我的泷儿就要当龙王了,这是姐姐送你的第一件龙袍,你登基的时候穿上,到时候泷儿就是这个下最年轻美貌的龙王。”

    我这些话,泷儿自然是欢喜,像个女孩子似的,按在身上比划了笔画,样子十分呆萌可爱,不过一会儿后眉头又皱了起来,回答我:“可是我没有父王这么厉害,我怕到时候会辜负了父王和姐姐我的期望。”

    “只要你肯努力,我和你的父王,都是你的老师,我们会教你怎么做,以后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经常来庭,找姐姐话。”

    “当然愿意啦!”我的话刚完,泷儿立马就见过了我的话:“之前父王我身份不配来见姐姐,所以就一直都不准我来,怕我惊扰了姐姐。”

    我跟泷儿在他很的时候就认识了,我们之间还分什么身份,本来还有很多话想跟泷儿讲,但是刚才我又听见了柳龙庭想见我的声音,我必须要走,于是在安排好这一切后,就跟老龙王和泷儿告别,让泷儿登基之后,来庭找我。

    老龙王让泷儿谢我,并且送我出南海,在回庭的时候,我让凤齐先回庭,我一个人去了九重,去见柳龙庭。

    因为这次回来,我并没有通报幽君,毕竟我刚离开还没有多久,也不想见他,于是就化身成帝后宫里宫女的打扮,变出一个食盒,在进牢的时候,跟将士是帝后派我过来的,要他们让我进去。

    此时柳龙庭虽然是囚犯,但是他又是幽君的舅子,哪怕是把他关在牢,幽君没有明确的旨意,我代表柳烈云来看柳龙庭,他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让我进去。

    在进牢的时候,柳龙庭一眼就把我认出来,神色依然淡定,叫几个陪我进来的将士出去。

    几个将士这会很意外的就听了柳龙庭的话,反手就把牢狱的门给关上了,让我和柳龙庭独处。

    我一边拿出一些糕点给柳龙庭吃,一边问他为什么叫我过来。

    柳龙庭这会儿语气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冰冷,但是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伸手从盘子里拿了个拇指般大的糕点,喂进他嘴里,细嚼慢咽,一时间并不急着回答我的问题。

    现在在九重,我也能指望他,他这会儿不理我,我也没有生气,这是等他慢慢吃完,再听他讲,再跟他讲,早知道他会吃我带给他东西,我就不带给他吃了。免得浪费时间,毕竟我还是有点害怕幽君在这种时候造访。

    但是此时貌似就是我一个人担心,柳龙庭他该怎么吃就怎么吃,好不容易等他吃完,他回答我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你和我姐姐换身份了?”

    这件事情肯定是柳烈云跟他的,尽管现在柳龙庭是我这边的人,但是我也并不想他知道我太多的秘密,如果只是我和他勾结,被幽君发现,顶多就是被幽君处罚一下,但是我和他姐姐互换身份满足他姐姐想跟幽君上床的念想,如果这件事情让幽君知道了,我将会死无葬生之地。

    现在谁都不能信任,柳龙庭跟我这话的时候,我并没有否认,但是也没有承认,而是跟他:“这是你姐姐的意思,与我无关。”

    本以为柳龙庭会一直纠缠我问这个问题,不过没想到我将主要责任放在柳烈云身上去的时候,柳龙庭也并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而是跟我:“刚才我听见消息,幽君秘密召集了众多妖怪,准备放往人间,至于做什么我并不清楚,想到你从前也很维护人间,我觉得这条消息对你有用,所以把你叫过来了。”

    现在我跟柳龙庭的对话,就像是陌生人一般,不过我也习惯了,对柳龙庭这种语气,没有放到心上去,他的这句话,让我匪夷所思,幽君为什么要怎么做?

    为什么要怎么做?

    柳龙庭刚才已经跟我了他并不清楚,所以他应该也分析不了其中的原因,他只知道这件事,但是身在牢狱,很多事情就算是他知道,但是也只是片面,他也没有办法去调查,跟踪清楚。

    看着我皱了眉头,柳龙庭对我笑了一下,语气有些引诱,跟我:

    “如果你要是有办法,你可以去要幽君把我放出来,这样的话,我就能直接告诉你以后幽君做每件事情的目的。”

    把柳龙庭放出来?我心里感觉有些不可能,幽君白了,他对我还是有些不信任我,他以为我对柳龙庭还有所情感,所以在他没有完全信任我的时候,他不会同意把柳龙庭放出来,他这个人生性多疑,想得到他完全的信任,简直就是比登还难。

    “虽然我也很想放你出来,但是太难了,我一时间没办法做到。”

    我回答的有些没底气,而柳龙庭这会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跟我:“只是太难,但是,并不是没有方法,我出来了,就会归依你,到那时候,你手下又多了一个得力的助手,以后你要是对付起幽君来,不是更加的得心应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