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七十五章:打探消息

    第五百七十五章:打探消息

    我也没有急着跟幽君说叫他释放柳龙庭的事情,幽君对我感情还是有的,来了我这之后也没有急着回去,跟我说最近这几天他在这里陪我,等我开心了,他再回九重天。 (  .    .   )

    倘若是没有从前发生的一切,或者是幽君单纯那么一点,他这样对我,我都会感动,不仅是我哪怕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会被他所感动。

    可惜的是,幽君不是那种教人能完全放心的人,他的心思深重,恐怕除了他自己,没有谁能知道他内心的想法。我不可能再为了一个我根本驾驭不住的人,放出我自己的情感。

    晚幽君是和我睡的,本来我是想让柳烈云过来,毕竟我已经决定了不再与幽君发生任何关系,我真的不会再发生,不过在我多和幽君说几句话,表现出我的伤心的时候,也并没有发现幽君有想要的念头,这种时候,算是他想,我也能够有把握阻止他。

    于是心里放下了些心,也没有麻烦柳烈云千里迢迢的赶过来,晚休息的时候,我和幽君同躺在一张床,

    如今我身体里的法力也很强,即使是我真的打胎了,身体也很快的恢复,但是为了让幽君信服我现在真的是已经将孩子打掉了,算是此时躺在床了,我也是满脸的难过,连说的话都少了,并且为了表现我此时十分依赖幽君,从床到现在躺了很久,我一直都侧身抱着他,将脸埋在幽君的颈子里,因为我的脸贴在幽君有些冰冷的肌肤,他身的那股淡淡的幽香似有似无的慢慢窜进我的鼻息里。

    “幽。”我喊了一句幽君。

    我极少喊他,现在他的名字从我的口说出来,都让我觉得有点别扭。

    幽君刚才见我心情不好,也没说话打搅我,现在听我忽然喊他,于是低下头问我怎么了?

    此时幽身穿着件白色的亵衣,他低头的时候,伸着手掌向着我的脸摸了过来,看着幽君此时看着我的眼神,温柔又带点怜惜,也是趁着这个时候,我跟他说:“你会一直都爱我吗?”

    听到我问他这问题,幽君顿时笑了一声,跟我说:“你傻不傻,不爱你我为什么要娶你,我等了你这么久,又怎么舍得不爱?”

    “那你对天发誓,你真的会一直都爱我。”

    我满嘴的不甘心,看起来活脱脱的像生怕被幽君抛弃似的,为的是让幽君以为,我堕胎了,以后会一心一意的跟着他,毕竟之前我也和柳龙庭分分合合了这么多次,对男人的心里,还是有点把握的住的。

    “好,我对天发誓,以后我会一直都爱你,否则不得好死……。”

    幽君说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我赶紧的伸手捂住了他两瓣娇软的唇瓣,故作关心他的跟他说,可不能说这种话,要是他的死了的话,我成了寡妇了。

    幽君顿时被我这话给逗乐了,跟我说怎么会,他一定不会让我成为寡妇的。

    “那你以后会听我的话吗?”

    趁着幽君高兴,我又赶紧的问了他一句,想在他高兴的时候,给他潜移默化的灌输一些想法,而这会幽君确实高兴的有点忘乎所以,一个转身,朝我身压下来,俯脸在我的面前,盯着我看了好一会,然后猛的在我的唇亲了一口,凑在我耳边跟我说:“等你怀我们的孩子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幽君说这话的语气,全都向着我的耳畔吹进来,并且在他说着的时候,手掌也探入进我的衣服里,向着我的腰往摸了来。

    我脸色微微有些一僵,心里暗骂了句幽君,他是把我当什么,我刚和他说我把我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了,他现在要我给他怀孩子?这种本能,跟动物似的,让我又想起他身体里藏着的几个恶心丑陋的兄弟,胃里顿时是一阵翻滚。

    看着幽君现在想要我的模样,我在想是柳烈云还没费力吗,怎么还没把幽君给压榨干净?!

    听到幽君跟我说这话后,我连柔情蜜意都装不出来了,生气的一把将幽君揉在我腰的手给拿了下来,不满的跟他说了句我为了他都把我自己的亲身骨肉给打掉了,他不能心疼一下我吗?这种时候还要跟我做这种事情!说完之后,我不理他了!

    估计是幽君刚才看我说这么爱他,以为我心情已经恢复了过来,现在看着我又跟他说气话,一时间有点懵,问我说我怎么又生气了?刚不是还好好的吗?要是我不想做的话不做了,让我别不开心了。

    看来这天下的男人都是一个样子,算是幽君,他算是再聪明厉害,也不知道女人怎么会莫名其妙的生气,幽君哄了我一会后,见我也没什么反应,于是干脆也不说什么了,躺在我背后,侧身抱住了我,叫我好好休息。

    这两天幽君一直都在天庭陪我,我想起在牢狱的时候,柳龙庭跟我说的话,说幽君私下的将大量的妖邪放往人间,他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在恢复到了和平之后,他又派妖邪去破坏这份和平,这是为什么?但是我又不能问,这几天我一直都在天庭,并且幽君这件事情是保密做的,如果我问了的话,他立马会怀疑我在监视他,我才没有这么傻,这么快的暴露我的目的。

    虽好在洛神已经去动员地面妖邪神明和天天仙,在人间斩妖除魔,这幽君既然是秘密的放下去,应该数量也不多,暂时还不会出什么乱子。

    柳龙庭给我的时间,三日的期限要到了,这几天我一直都没有想到什么合适的方法要幽君放了柳龙庭,并且不让他怀疑我,毕竟这实在是太难了,柳龙庭是我前男友,幽君疑心有很重,我到底要该怎么做?

    在第三天早的时候,九重天里急冲冲的来了一名通报的兵将,这兵将秘密的给幽君禀告了一些事情,并且看着幽君皱起眉头来的样子,这件事情,应该很严重。

    果然,在幽君听完禀报之后,转身跟我说他要回趟九重天,有点要紧的事情,要回来陪我,都得要到晚了。

    我也没问幽君是什么事情,叫他去吧,倒是幽君自己较在乎我的情绪,见我从前天生他的气之后,脸色一直都没好过,于是又在临走前的时候,跟我说等他到了九重天叫柳烈云过来陪我,叫我等他,今天晚让他回来了。

    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幽君这么急急忙忙的回去,本来想阻止他叫柳烈云来陪我,但是幽君已经做好了决定之后走了,虽然我和柳烈云也是合作关系,但是从柳龙庭猜出我的想法之后,柳烈云无疑是一颗柳龙庭安插在我身边能随时都知道我消息的卧底,柳龙庭他关在牢狱里,却知道我这么多隐私的事情,这除了柳烈云会跟他说,他根本不可能知道。

    当柳烈云来的时候,想到我是因为她,才让柳龙庭抓住了把柄,现在我都在为怎么救出柳龙庭出来而发愁,如果不是柳烈云告诉柳龙庭的话,我也根本不用现在这么焦灼,也不会把我的孩子放去昆仑雪山。

    因为我帮助了柳烈云和幽君床的原因,柳烈云来见我倒是一副真心真意的模样,跟我说是幽君叫她来陪我的,问我是不是把我肚子里的孩子给堕胎了?

    “你这么问我,是在给柳龙庭打探消息吗?”我问的直接。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