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七十八章:替换怀子

    一时间,我都有点不敢相信,幽君要将柳龙庭无罪释放?

    不仅是我,就算是柳龙庭,当他听到外面喊声的时候,也是长眉一皱,转头看了我一眼,而我也看向柳龙庭,表示我的惊奇,告诉他这件事情一定不是我做的,我连都没有跟幽君这个话,我根本就不知道幽君再怎么会忽然放了柳龙庭,脑抽风了?

    不可能,这种几率比我平白无故的就愿意给他生娃的几率还。

    不过当着外面的兵将喊完之后,顿时就有几看守牢狱的,赶紧的领着这些兵将到了关着柳龙庭的牢狱门口,而一个穿的比较威风凛凛的将士头子,就拿出一道帝旨,当着柳龙庭的面宣读,幽君已经释放了他,但是不准他再踏上九重一步。

    柳龙庭接过帝旨后,那些兵将转身就要离开,我在他走的时候,赶紧的就叫住了那兵将,问他:“大人问您意见事情,吾帝为什么会忽然下旨放了柳龙庭?”

    现在我是一个宫人的模样,这将士法力也不够,还认不出我来,看我这会身份卑微,也懒的搭理我,看都不看我一眼,直接就走了,而这牢狱里的兵将,在柳龙庭被赦免了之后,就将柳龙庭之前穿着的衣服拿了进来,跟柳龙庭叫他换上吧,换完后就可以出去了。

    现在几个兵将就在我们身边,尽管我此时有很多的疑问想和柳龙庭,不过这时候也没办法出口,而柳龙庭只是刚才接到帝旨的时候,才微微的惊讶了一下,现在他又恢复了刚才的那副平静的模样,慢条斯理的把衣服外套穿上,叫我帮他系腰侧的缎带。

    我本来是不想理会他的,但是见他已经将手扬了起来,我也再懒得跟他计较,帮他系好,然后跟着他一起出牢狱的大门。

    其实按照现在柳龙庭的实力来讲,这牢狱已经关不住他了,他一直想要幽君亲赦免他,无非也就是想要一个名义上的自由,今后可以光明正大的活着,不用躲躲藏藏,现在他想要的已经实现了,我在和柳龙庭出来之后,暂时也不管幽君是什么原因而放了柳龙庭,不管是什么原因,我现在都不想再和柳龙庭有任何过多的关系,他根本就不是一站省油的灯,想让他帮我对付幽君,我自己还要配上半条命。

    “现在你也出来了,我想我们的合作关系,也到此为止,我还希望你看在我们从前的情义上,不要在幽君面前出卖我,现在你被下旨不能出现在九重,你的姐姐,我可以帮你照顾,但是你要要记得我跟你的话。”

    我毫无感情的跟柳龙庭这些话,在牢狱里的时候,他胁迫我,现在他出来了,幽君不准让他来到九重,无非就是给了我一个能威胁到他的理由,告诉他只要他敢把我的事情告诉幽君,我也绝对不让柳烈云他们好过。

    我们此时已经飞离了九重,柳龙庭不能在九重上呆着,他只能下凡去人间,想想还真是可悲,从从前一个三界之主的妖皇,到现在沦落到被关押限制,就算是被释放了,也不能登入神明之地。

    柳龙庭这好不容易出来,现在就要被驱逐下界,我想他估计还会威胁我做点别的什么事情,但是这会很意外的是,柳龙庭并没有对我纠缠下去,而是十分轻松的就跟我了一句:“那我家人,就全都拜托曦皇照顾了,后会有期。”

    我连再见都懒得再跟柳龙庭,转身直接走就,只不过走的时候,我又想到柳龙庭在要我救他出来的时候,他跟我是为了帮我对付幽君,可是现在看来,他根本就不是为了帮我对付幽君,他只是自己想要自由罢了,的这么好听,他只不过是想让我让幽君赦免他而已。

    在我回去的路上,其实我有那么好一会,是想回头看柳龙庭的,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走了,但是我又怕我这一回头,就让柳龙庭以为我是在留恋他,于是这一路我都忍住了,对于他这种人渣,我是根本就不屑于回头看他,真是怀疑我从前是不是瞎了眼,怎么会看上这种人。

    我在回庭的路上,就骂了一路的柳龙庭,不过在骂他的时候,我也想幽君是怎么忽然就释放了柳龙庭呢?早不释放晚不释放,偏偏在这种最关键的时候,他就把柳龙庭给放了,一时间我都有点怀疑幽君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和柳龙庭的勾当,所以专门就在这个时候把柳龙庭给放了的?

    当我心里冒出这个想法来的时候,我自己都把我自己给吓了一跳,这根本就不可能,我做这些已经警惕了,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幽君应该不可能知道。

    虽然我心里是这么安慰自己,但是我在不知道幽君是出于某种原因的就把柳龙庭放了的情况下,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心,刚才我在庭的时候,幽君没有回来,现在我再回来,也不知道他回来了没,如果是回来了,我就找个借口,我去九重找了他,然后再问问他怎么把柳龙庭给放了。

    只不过当我回宫的时候,发现幽君还是没有来找我,倒是宫里的宫女,用盘子端着一枚精致的凤簪给我,跟我这是帝后在我刚走不久后送来的,叫我务必给你。

    这大晚上的,不仅幽君奇怪,就连柳烈云也是这么奇奇怪怪的,我就伸手将这簪子从这盘子里拿了出来,当那盘子一接触到我的手掌心的时候,柳烈云的声音顿时就向我传了过来。

    “白,姐姐也没什么好帮你的,今看见你在愁三弟的事情,我身为他的姐姐,他入狱了我却什么都不能做,我心里也很难过,刚才就借了你的头发,变成了的样子,既然你不想和幽君有什么关系,那姐姐替你,还希望能把三弟救出来,希望他能原谅我。”

    听完柳烈云这些,我简直就是惊呆了,怪不得他刚才要我的头发,原来是想不通过我就能直接变成我的样子,然后去和幽君好,让幽君知道她愿意把一切都给他,从而才使得幽君下旨放了柳龙庭。

    我就,幽君怎么会忽然无缘无故的就把柳龙庭给放了,之前我肚子里有孩子,根本就怀不上,现在孩子没了,如果柳烈云要是愿意的话,加上他们也有法力,几乎就是一次就能中的,这柳烈云怀孕,已经是必然的事情。

    可是,可是虽然柳烈云这是帮了我和柳龙庭,但是我心里忽然隐隐约约的更加担心起来,因为现在如果我们的事情败露了,这受到处罚的,主要还是我,但是随着我们越做越过分,火太大了,就会加快烧纸的速度,到时候柳烈云怀孕了,破绽就更容易出来,如果在那个时候我的们的事情败露在了幽君面前,恐怕我们全部都不能活着走出幽君的杀生之手。

    我心里无比担心,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就没有什么后悔药可以吃了,我想是不是我太悲观了,指不定也不会像我想的这么惨,要是我们今后做的更隐秘了,兴许也能瞒过幽君。

    到现在,我还是有些后悔,当初如果不招惹柳龙庭,也不会发生这种麻烦的事情,宫女见我一脸忧愁,就要我早点沐浴休息,有什么烦恼的事情,明在想。

    想太多也没什么用,我对宫女点了下头,转身随她去了浴池,不过就在我在将身上的衣服全脱了准备泡澡的时候,一条筷子粗的白蛇,瞬间从我衣服上往水里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