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七十七章:无罪释放

    当柳烈云真的叫宫人拿着剪刀来剪我头发的时候,我还是很羡慕她的,得到了她自己想要的,还能每天都关心她自己漂不漂亮,可以什么都不关心,而我不管有没有得到,我所过的生活,都还是一个样。

    我也想像是柳烈云那样,什么都不管不顾,自己过自己的好日子,可是这根本不可能,因为我所嫁的,是一个我不爱之人,我想摆脱他,而想摆脱他,只能将自己变得强大,才有资格去过我想过的生活,如今的我,只配生活在牢狱,带着枷锁,一步步的向着牢狱之外爬出去。

    柳烈云在剪了我的头发后,显得十分的开心,拿着手绢轻轻包好,跟我说她回去了。现在我看着柳烈云也烦,于是点了下头,叫人护送柳烈云回了九重天。

    在柳烈云走了之后,真个宫里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凤齐天留在玉虚宫了,洛神也出去办事情了,整个宫里剩下我一个人,刚才被拉下来的帷幔珠帘,现在也没有完全的拉去,外面的光芒照不怎么进来,我平躺在窄榻,周围一片昏暗,昏暗的几乎让我有点绝望,难不成我真的只能向幽君妥协,才能把柳龙庭救出来?

    这不可能,我根本做不到,我不想和幽君之间,有任何的关联,但是如果我做不到的话,柳龙庭指不定真的想跟我来个鱼死破,那到时候,我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龙庭和我约定的时间也逐渐的到了,我在想我到底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才能让幽君释放柳龙庭。

    一整个下午,我都在忧虑渡过的,我想我干脆和幽君妥协算了,只不过是生个孩子,我愿意给他生是了,可是即使我是这么想,我心里委屈难受的不行,又想去找柳龙庭,求他能不能给我宽限些时间,但是又知道柳龙庭会答应我的可能性十分渺小,我也不想去见他,更不要说去求他。

    到最后,我犹豫了很久很久,想到幽君也快要回来了,心里忽然在这个时候打定了注意,我还是选择向幽君妥协,这个要求,是柳龙庭跟我提出来的,柳龙庭要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释放他出来,那他已经说明已经准备好了让我付出一切代价的准备,这个代价,今后我一定会向他讨要回来的!

    当我做好了准备之后,心里的压力也没这么大,只是想得到权利和法力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我一定不能在这个时候失败了,如果失败了,我今后完了。

    幽君今天出去的时候,我说的是会早点回来,自从他统一了三界之后,三界的时间和昼夜,都是一样的,现在已经将近黄昏了,幽君也还没有回来,他到底是去处理什么事情了?怎么需要这么久?

    我又耐着性子,又等了幽君几个时辰,外面天色黑暗,这方圆几百里内,也都没有幽君的影子,这让我慌了,心里想着幽君会不会不来了吧!

    一般来说幽君答应了我的,不会食言,况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只是按时回到我这来,他竟然不守约。

    今天是我和柳龙庭最后的相约时间了,这眼看着还差几个小时,是新的一天了,我要办不成柳龙庭交代我的事情,我急得直接去九重天,打算找幽君,但是当我到九重天的时候,离零点只剩下最后半个时辰,我不可能在这半个时辰内跟幽君欢好一场,让他在我肚子里留下他的种,然后我跟他说叫他放了柳龙庭。

    这时间根本不够!

    原本以为我好不容易做好了打算,会成功的放出柳龙庭,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谁知道幽君会忽然不守约,让我的计划泡汤,我的时间已经剩下的不多了,于是我干脆又立马变成了一个宫人的模样,继续说是帝后娘娘的宫女,来看望柳龙庭的。

    这都晚了,我还来看人,这让这些看守天牢的兵将有些生疑,不过还是让我进去,跟我说下次要来早点来,别挑在这个时候。

    我跟着这兵将说了几句好话有给了些仙气,这兵将才走,当我向着关押着柳龙庭的监牢走进去的时候,发现柳龙庭这会正端端正正的坐在地闭目练气,估计是的猜到是我来了,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抬脸看向我,问我说:“你来了?是带着幽君的口谕,带我出去的吗?”

    说着,柳龙庭从外地站了起来。

    我看着柳龙庭,犹豫了一下,然后跟他说:“对不起,时间太短,我根本没有办法做到,我现在来见你,是想过来求你宽限我一段时间,别把我的事情对幽君说出去,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能把你给救出去的!”

    我这话里,我假装了太多的诚恳进去,希望柳龙庭听到我诚恳的语气,能再给我一些时间宽限。

    柳龙庭听着我给他道歉的声音,依旧是神不改色的问我说:“这是你办事的效率?女曦,你真是大不如从前啊。”

    从前我只是一个被柳龙庭所操控的傀儡,连心都没有,只要是他给我下达命令,我能不计一切后果的去完成,可是现在不一样,我长了颗心,并且这颗心一直都在柳龙庭那里,长了心有七情六欲,我被我自己的情感所掌控,所以我一时间没办法抛却我所有的情感,去做这件事情。

    尽管我此时不想对柳龙庭多说任何一句话,但是却又不得不说,我必须要虚心的解释,求柳龙庭给我机会。

    “因为从前我没有心,所以您叫我做什么我去做什么,但是现在不一样,有了心有了各种情感,这些情感导致我没有按时间完成任务,如果您需我高速高效率的为您办事的话,那把我的心给毁了,再将我制造成一个傀儡,到时候我能事半功倍的完成您布置的任务。”

    这种时候,我连对柳龙庭的称呼都变了,但是我确说的是事实,如果柳龙庭真的把我的心给毁了,恐怕我现在活的也不会这么纠结,也不用背负这么多的东西,我变成了傀儡,对我来说,也不失是一个较好的结局。

    不过即使是我说的很诚恳,对柳龙庭是一副百依百顺的样子的,但是柳龙庭也并没有因为我此时的模样而改变他的想法,也并没有打算给我时间,而是跟我说:“现在还有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之后,我若是没有得到赦免,那你将会陪我一起被关在这天牢里。”

    当柳龙庭和我说出这么生硬的话来的时候,我都有感到生气,情绪都有点伪装不下去,问他说他不是说想出去是为了帮我对付幽君吗?但是现在我没能让他在约定的时出去,他为什么不肯再给我一些时间,难道把我也关在了这里,他才算满意吗?

    见我朝着他怒吼,柳龙庭眼睛一直都盯着我看,然后伸出一只手,虎口向着我的下巴捏了过来,跟我说:“我确实是不急,但是我是不想看见你对我虚伪的样子,你早对我这样,指不定我还会教你怎么让幽君把我放出来。”

    当柳龙庭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简直是语塞,一时间脑子里根本找不出什么话来怼他,他这是神经病吗?想看我对他发火他才开心?是欠虐吗?

    不过在我想着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盔甲耸动的声音,像是有一大队的并将过来了,只见都还没见到这些兵将,传来一阵喊声:“狱吏听令,吾皇下旨,将柳龙庭无罪释放。”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