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八十二章:坦白之言

    第五百八十二章:坦白之言

    幽君本来不想我去管这件事情,但是洛神这么一说,顿时让幽君有些恼火,看着洛神的眼神都变了。 (  .    .   )

    我在一旁看着幽君的情绪变化,洛神是想把幽君直接套出来,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赶紧的抱住了幽君的手臂,跟他说洛神也是为了人间繁荣着想,叫幽君别生气了,他要是不喜欢,我们不说这件事情了。

    不过我说这话,并没有让幽君因此而消了对洛神的气恼,唇瓣一启,唤了句:“来人,将这违逆帝命的罪臣拉下去关押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把他放出来!”

    这要是把洛神也关起来了,那我身边真的是没有一个人了,我赶紧的为洛神求情,但是此时幽君不管我怎么求他,都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根本不搭理我。

    现在我只能看着洛神被拖走,而洛神也并没有求情,只是在拖走的时候看着我,满眼都是歉意。

    洛神她可是我的左膀右臂,我的大部分事情都是她在处理,而幽君忽然一句话把她关押了起来,让我心里有些不爽,甚至怀疑幽君这是不是故意的,要不是故意,他怎么会因为洛神一句话,把她关了,只要关住了洛神,从我的处境来看,我想做什么事情,已经艰难了太多。

    不过不管幽君是因为什么原因把洛神关起来,真的生气也好,无意也罢,但他这么做,确实让我不爽了起来,仗着幽君现在宠爱我,于是我恃宠而骄,他生气我也生气,也不挽住他的手了,直接气给他看,一个人朝着宫里走了进去,不再理会他。

    我们两刚刚还好的,现在说闹别扭闹别扭,我估计幽君也是很郁闷,见我头也不回了,于是向我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拉住我的手,跟我说现在我也不小了,怎么还像是个孩子似的,说生气生气,不是关了一个下属吗?对我来说,是我这下属重要还是他重要?

    说到这个问题,幽君对我来说,确实没洛神重要,但我又知道,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全是幽君给予我的,我不能太得罪幽君,但是又不能这么快妥协,于是一把扯开了幽君抓住我的手,跟他说:“当然是你重要,你在我心里是天是地,我这么夸你你现在开不开心?”

    “不开心,说的一点都不真诚。”幽君回答的干脆。

    “那你把洛神放了,我说的真诚了。”

    我又把问题牵扯到洛神的身去。

    在我说完后,幽君垂着眼睛一直都看着我,似乎不太同意,我一看他这副模样,正想转身,不过在这个时候幽君却是一把拉住了我,跟我说:“要是我把他放了,你不准他再调查这件事情。”

    幽君说到这,我知道话套的差不多了,于是问他:“为什么不让洛神去查这件事情,如果把幕后真凶查出来了,不正好增强我们的信仰吗?也能巩固你的权政,让天仙家有用武之地,岂不是更好?”

    我装作不懂的样子,问幽君,这天所有神明,他一个人是妖祟,只要是明白人,都能怀疑到这件事情是谁干的。

    幽君听我说这些话,松开了放了我的手,将周围所有的并将都谴下去,然后跟我说进屋再说吧。

    看着幽君这架势,他应该是想告诉我事实,于是我跟他进屋,并且老老实实地给他了杯茶。

    不过进屋后,幽君的神色还是有些纠结,想说又不想说的,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抬头跟我说:“你真的这么想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干的吗?”

    “当然了,这些邪祟是从天放下去的,这说明我们天有了想扰乱人间的叛乱者,我们要是不把这个人给揪出来,今后会后患无穷。”

    “那如果说,这些妖邪是我放下去的,你还会追究下去吗?”

    尽管我已经怀疑这件事情,是幽君做得,但是听见幽君说这话的时候,我还是表现出一副很惊讶的模样,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问他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像是已经下定了决心,幽君从椅子站了起来,跟我说:“是我把妖邪放下人间的,我是个妖怪,我需要大量的精气,才能在这九重天生活,所以……。”

    后面的话,幽君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既使是她不说我也知道是什么一回事,可是他已经拿到了造物鼎,这个世界是他的,他想要什么没有?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些精气而去杀人。

    见和疑惑,幽君转过身来跟我说:“你一点都不好,我是怎么把造物鼎到手的吗?”

    幽君拿到了造物鼎,才能统治这三界,之前我只知道他和天帝相互串通,天帝遭了他的算计,才将造物鼎落入的他的手里,具体的是什么我并不知道,于是问幽君说他是怎么拿到手的?

    我问完这个问题之后,幽君冲我一笑,唇角邪魅的勾了起来,并且整个身子都向着我的椅子压了过来,脸摆在我的面前,我连他脸的细小毛孔都看得一清二楚:“天帝想让我和他合作,用法力驱动造物鼎,但是他没想到,我把这个鼎给吃了,也是说我现在和这个鼎融为一体,我在鼎在,我死了,这鼎消亡了,但是我不会死,这个鼎是永生的,我的寿命即将与这个鼎一模一样,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

    幽君说的这些话,听起来像是很开心,他这么一说倒是让我想起了之前他柳龙庭的时候,是直接用法力救他的,当时我还觉得诧异但是现在我完全明白过来了,鼎此时已经和幽君合二为一了。

    现在算是幽君不再说他为什么要孩童精气的事情,我也已经明白了其的道理,幽君算是再怎么厉害,再怎么称霸三界,但他的本质,却还是一个依靠造物鼎而得到这天下的妖怪。

    这个造物鼎,拥有着惊天动地的力量,连之前柳龙庭,在拿到造物鼎之后,也不敢将这鼎与身体融合在一起,更况且是这幽君,一副修炼了区区几千年的身体,却与这么一个巨大的神器共享一个身体,如果他自己精气稍微一弱,或者是意念弱了下去,他的身体,这个被他几个兄弟占有的身体,很有可能会被造物鼎吞噬,造成这个身体的死亡,也是,算是没有在任何外力的影响下,幽君会死在他自己手里,是他自己把他与一颗定时炸弹绑定在一起,所以为了避免万一,他不断的需要精气,才能维持住他自己的万寿无疆。

    见我脸逐渐惊讶的表情,幽君也知道我把整件事情都猜了出来,于是也没跟我多解释,他脸得意的表情也逐渐的消淡了下去,坐在了我身边,然后跟我说:“我知道你对人间的那些百姓较在乎,但是如果我没有精气供养的话,很可能我会死在造物鼎的这巨大的威力下,我所需要的精气,人间也是供奉的起,对他们来说,起我之前救了无数条性命,已经是九牛一毛,我现在的索取,当做是他们对我的报答,这不是很正常吗?曦儿,难道你真的为了维护那几条人命,不希望我活下来吗?”

    幽君最后这一句,像是试探我对他的感情一般,这个天下的区区几条人命和他,我究竟选谁?

    之前确实是幽君,挽救了很多人的性命,扭转时间回到三年前,让所有的人都忘记了一切痛苦,但是现在却又要用这些人的性命,维护他的性命,我问幽君说:“那你为什么,不把造物鼎从你的身体里拿出来?只要你把造物鼎拿出来了,不不需要精气了吗?”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