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八十七章:真心话

    第五百八十七章:真心话

    “诶,这当然不能了。    .      .   ”白仙回答我说:“这世间万物,都是药,但是药不能医治本身,这是自然命数。”

    一听到白仙说这个话,我顿时有些沮丧,既然我的血肉不能为我自己所用,那算是有再厉害的功效,又与我何关,我总不能平白无故的,开始悬壶济世,拿着我的血去救人吧。

    看着我沮丧的模样,白仙又安慰我说叫我别懊恼,我这魂血合一,算是我法力散尽了,但是因为我这特殊的体质,恢复起来也别的神明要快,所以让我高兴一点,别年纪轻轻的,整天都愁苦着一张脸。

    白仙竟然说我年纪轻轻的?我顿时有些好笑,转头看向白仙说他是不是老糊涂了,我这修炼了都有几万年了,他才一千多年,这要说年纪轻轻,应该是我说他年纪轻轻吧,这要是算起辈分来,他叫我一句祖奶奶,我都还嫌他太小。

    我现在是这天庭的曦皇,算是白仙怎么跟我关系好,也要稍微的让着我一眼,于是着我说话,说得得得,他以后得叫我老奶奶了,但是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又将擦了我血的纱布如数的全都放进了他的医药箱子里,然后正经了下来,跟我说:“吾皇您的血肉筋骨功效,是由您的精魂生出来的,今天老夫是看了您的血,才知道您全身都是宝贝,只不过这件事情,只有你我知道,若是让第三个人知道,恐怕吾皇今后又会多生出很多是非出来,轻者受伤,重的话,可能会丧命,所以还请吾皇,最好是保守这个秘密。”

    这会白仙倒是说了一句关心我的话,我看着白仙把一团团血布收拾干净的动作,然后问他说那接触到我血的人,会不会知道我的血肉有这功效?

    “您的学看起来,与常人无异,只要不是被学医的仙家亲自检验过您的血,或者是被人误食,一般是没人看出来的,”

    白仙这么一说,我把心放下来了一些,我之所以会这么问白仙,是因为刚才是幽君带我回来的。

    不过幽君再厉害,他也只是法力高深,他并不擅长医学,所以算是他身沾了我的血,也没什么关系。现在我虽然是已经被幽君封为曦皇,但是我并没有多少力量可以保护自己,如果我的血肉筋骨还有这种疗效,现在被扬出去了,对我的安全确实不利,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于是我对白仙说了句谢谢,若今日要换做是别的医仙来给我瞧伤的话,指不定这个事情被传出去了。

    白仙对我的感谢倒是无所谓,一边笑盈盈的收拾好了箱子,一边跟我说:“谢什么谢,我与吾皇认识,也是缘分,再说要不是吾皇登基,老夫也不会过的像是现在这么自在,吾皇今后要是磕着了碰着了,随时传唤老夫是了。”说着又叮嘱了我一遍要怎么调理,然后这才告辞,出去了。

    看着白仙出去的背影,他的影子,又让我想起从前我们在凡间所生活过的回忆,只是凡间的奶奶已经恢复了真身,我的家,也随着奶奶恢复真身,而不复存在了。

    我们回到天庭的时候,也已经是傍晚了,所以幽君洗完澡进屋的时候,身也只穿着一身雪白的亵衣,外套简单的披在了肩,可能是刚从温水里出来的原因,他进屋的时候,身冒着层微微的白气,这层白起缭绕在他的周身,加他身形高大,样貌又生的精致,朱唇红润光泽,一身白衣将他衬托的神气清明,干净的不行,看起来像是画里画的人走下来了一般。

    白仙的医术不是盖的,在他给我瞧完之后,我额头的伤口也已经痊愈了,加洗了把脸,我的容貌,也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幽君从一进门后,眼睛一直都盯着我额头原来的伤口看,一边将他身披着的外套脱下来,一边向着我走过来,坐在我的身边,伸手扶过我的脸,将手指轻微的按压在我刚才受过伤的地方,问了我一句:“还疼吗?”

    想到我私自下凡去祛除那些妖邪,对幽君来说,这已经是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不过既然幽君原谅了我,虽然打了我一巴掌,但是这已经是轻的不能再轻的惩罚了,于是我这会对幽君的语气也好了很多,跟他点了下头,说不疼了。

    听我说不疼了,这会幽君脸微微担心的神色才舒缓了下来,将我的手拉进他的手掌心里,跟我说:“你不疼了好。”然后又像是很担心我下次还会做出这种忤逆他的事情来一般,抬手有些用力的捏了一把我的脸颊,又跟我强调了一句:“记住啊,下次不能再做这样的事情了,你想做什么先跟我说,都可以商量的,要是再背着我胡来,我要是再生你气了,你不要想着我还会原谅你了。”

    随着跟幽君认识的越久,我越觉的他其实也并没有我之前所认知的这么坏到骨子里,但是可能是命运弄人,我不可能因为他对我好,完全的信任他,这世界的真真假假,不到最后一刻,也根本没人能够看清,况且,我并不想和他在一起,我每时每刻都想离开他。

    在幽君说完这话后,我向着幽君的怀里靠了进去,我又不止做了一件这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于是也不想对他保证什么,而是问他说:“那你不会原谅我了,会杀了我吗?”

    说完我抬头看了幽君一眼。

    幽君此时也剃头看向我,这一低头,他的一双深墨色的眸子,也愈发的变得幽邃起来,唇角扬起来跟我笑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跟我说:“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死并不是什么最痛苦的惩罚,最痛苦的是想死不能死的活着。”

    我心里听着幽君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心惊胆战,不过我脸还是迎合着幽君不满跟他说:“那要是我下次无意冒犯了你呢,你也要这么惩罚我吗?真是的,我还以为你有多爱我,你最爱的也是你自己而已。”

    我不想让幽君这么早的看出我对他早已经有二心,虽然他现在还不信任我,但是也不能让他进一步的怀疑我,现在明明是我自己做错事情了,我还跟着幽君赌气,我这幅姿态,连我自己都看不过去,一副活脱脱笨蛋女人的形象,不过也是这种形象,才能迷惑幽君,让他对我放心。

    果然,幽君见我这一副生气的样子,不但没有怪我,反而张手将我一揽,又将我揽靠在他的胸口,安慰我说:“我又不是傻子,你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我还看不出来吗?只要你好好对我,我把我的心全都掏出来给你。”

    “那你跟我说要把造物鼎拿出来,是真的吗?”我趁着这个机会问幽君。

    本来我还以为幽君只是一时哄着我的玩笑话,现在幽君听我这么一说,立马侧头看了我一眼,跟我说:“当然说的是真的,我对你什么时候保证过假话?”

    说着,拉着我的手往他的衣服里摸进去,跟我说:“你摸摸,造物鼎在这里。”

    我的手掌贴在幽君胸口,可能是洗过澡的原因,他的肌肤这会十分的柔滑细腻,我摸去的时候,像是摸在一块好的羊脂玉那般,而透过他柔滑的肌肤,他的身体里,传出来一股巨大的力量,而这股力量,是造物鼎的力量。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