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八十八章:喝我血

    “摸到了吗?这就是造物鼎,它在我的胸膛里。 ”

    幽君跟我这话的时候,语气里还透着暧昧,并且见我离他离得远,便伸手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整个上半身一拉,想着他身前拉进去了一些,他话的时候,语气几乎就是贴在我耳朵上方跟我的:“我现在就把这造物鼎拿出来,这样的话,我就不用再需要精气来供养它了,你也不用担心我再祸害人了。”

    很轻的语气,听起来犹如春风沐耳,也是在幽君完这话之后,幽君将我轻轻的推开了一点,然后他从我身边站起身来,开始做法将他体内的造物鼎拿出来。

    看着幽君这模样,我忽然之间就有了一种强人所难的感觉,这造物鼎对着幽君来,十分的重要,而他现在竟然为了不吃人精气,就要将这造物鼎拿出来,还是为了我。

    我对幽君没有多少情感,我呆在他身边,也只是整日整夜的想着怎么能爬到他的头上去,但是现在幽君却把最重要的东西都拿出来,这就让我心里有点不舒服,我虽然想对付他,可也并不想欠他什么人情。

    幽君他所有的法力,有百分之九十,都来源于造物鼎,而他现在正用他自己本身的力量将造物鼎从他的体内抽出来,这个过程,就好比一个巨大的软布塞塞进了红酒瓶里,而想使用内力将这软木塞再用力的挤出体外一般困难,并且痛苦,造物鼎要带着巨大的法力撑破幽君的胸膛,才能出来。

    起先幽君正慢慢的将造物从他身体里移出来的时候,脸色就有些铁青,可能是因为使用全身的劲头,他额头上的青筋全都爆了起来,并且随着他的的努力,刚才那张绝美的脸,现在都因为痛苦而变得十分狰狞,看起来就像是个魔鬼!

    在幽君一点点的努力下,我看见造物鼎正慢慢从幽君的皮下鼓了起来,但是这个过程,幽君都已经都快用尽了他身体里的所有力量,终于在他满头大汗的支撑不住的时候,这才微微松了口气,有些歉意的看了我一眼,跟我先让他休息一会,他将造物鼎融进他身体里的时候,还没想过会这么难拿出来。

    着坐在了椅子上,伸手端着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然后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再次运用他身体里的法力,想将这造物鼎,从他的身体里逼出来!

    我就一直都坐在床边,看着幽君在逼出造物鼎的时候产生的痛苦而发嚎叫时,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于是就向着他走过去,拿着手帕轻轻擦了下幽君额头上的汗。

    此时幽君他身上出的汗已经将他的衣服打湿了大半,湿乎乎就贴在他身上鼓起的肌肉上,他此时的表狼狈又十分的难受,我也不知道是不忍心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于是就对幽君:“实在是不行的话,你现在别把造物鼎逼出来了,等以后你自己本身的力量提高了,再逼出来也行。”

    虽然幽君这会费劲的都没啥搭理我的机会,不过在我完这话之后,还是抽空回答了我一句,那不行,这造物鼎在他的身体里,他就必须要吸食精气来供养它,不然他自己就会被这造物鼎反噬,他还不想现在就这么去死了,毕竟他跟我结婚还没几,死的不甘心。

    幽君这话的时候,喉咙里一股,一口猩红的鲜血,顿时就从他的口中溢了出来。

    我又赶紧的伸手将幽君口中溢出下巴来的血擦干净,心里犹豫着我要不要和他明白,他就算是不把造物鼎拿出来也行,我的血可以让他不用再去吸食凡间童女的精气,也能保住他的性命。

    “啊!”一声巨大的悲号,混着幽君满口的血从他嘴里喷了出来,鲜血将幽君的整个下巴都给染红了,并且将他身上刚换上的衣服也都染红了,但也还是没有把造物鼎给逼出来,以他现在的法力,想将造物鼎逼出来是不可能的,他要是再这么坚持下去,不要他没有精气供养造物鼎他会被造物鼎吞噬,他现在就都快要死了!

    “你别再坚持了,先让造物鼎留在你身体里吧,等你法力强大了,再将这个鼎拿出来也不迟。”

    我着这话的时候,随手就在我的左手手腕上施了一道法力,我左手手腕上顿时就破了一个大口子,鲜血顿时就涌出来,我再赶紧的将我的手腕向着幽君的唇边贴上去,然后跟幽君:“你以后就喝我的血吧,我的血能让你不食用孩童的精气,也能保住你的性命。”

    幽君起先瞪大了眼睛看我,有些不明白我这话里的意思,想推开我,但是我一直都紧紧的将我的手贴在他的唇边,不让他拿开,而当我的血流进幽君口中的时候,幽君这才明白了过来,抬头看向我,神色都有些变得不可思议。

    我虽然是神仙,但是神仙的血也是有限的,可能是幽君没有想到我会将我的血给他喝,或者是没想到我的血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神器功效,但是我看着幽君看着我的眼神的时候,我心里有点在责怪我自己,为什么我这么冲动的就救了幽君?幽君好不容易在我面前暴露了缺点,让我有机可乘,如果幽君真的死在里这里,我毁了他的身体再将造物鼎拿走,这个下,岂不是又落在了我的手里?

    有时候我真的是发现我正义仁慈过了头,我错过了这次杀幽君的机会,还救了他,原因让我自己都觉的可笑,我只是不想乘人之危,在幽君一心一意帮助我的时候,我背后插他一刀。这要是他死了的话,我还算是成功,但是如果他没死,造物鼎还在他体内让他识破了我的阴谋的话,下一个死的,就是我。

    “你真是个傻瓜,现在拿不出来你还偏要拿,万一你死了,谁还会做我的后盾,谁还会保护我?这是刚才白仙我的血能补充精气的,以后你就可以不用去杀那些孩童,我也不生你的气了。”

    我低头看着幽君,跟他不满的了一句,如今我在幽君面前所戴的面具,让我摘都无法摘下来,尽管此时我心里,也为我所做之事而感到后悔,但是我嘴上,回答幽君,却是无比情深。

    本来幽君想将我的手给推开,但是听完我这些话后,他急着推开我的动作慢了下去,原本拒绝吸食我血液的唇瓣,也微微的张开,柔软的舌尖轻轻的抵在我手腕的伤口上,一丝丝的舔舐着我手腕流出去的血。

    看着是我自愿将我的血给幽君吸食的,但是我心里确是有些不甘心,想将手从幽君的唇边抽出来,但是现在都已经给幽君吸食了,我这忽然抽回来也不好,并且当幽君的舌尖轻轻的在我伤口周围微微绕圈的时候,手腕心里向着我的骨头里传来一股难以言喻的酥痒感,悄无声息顺着我的骨头,弥漫到我全身,让我浑身都有些不舒服,就感觉像是缺了个什么东西,来止住我这骨头里散发出来的瘙痒一般。

    见我有些难受,幽君这才随手从他衣服上扯下一快布,在他唇瓣离开我的手腕的时候,瞬间的就用布将我的手腕上的伤口给盖住,并且包扎好,然后再抬头看向我,问了我一句:“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对吗?”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回答幽君这个问题,可能是幽君因为我愿意将我的血给他喝,他就感动了,情不自禁的动了感情,就开始忍不住的问我这种问题。

    “当然了,我心里要是没有你,怎么会心疼你,连血都愿意给你喝。”我符合幽君,着这些话,这种话,连我自己都快要骗过去了,骗幽君,自然是绰绰有余。

    “我爱你。”幽君完,腰一挺,一把就将我横腰抱了起来,向着床边走了过去,满眼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