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八十九章:约定

    第五百八十九章:约定

    看着幽君此时看我的眼神还有动作,都不用猜,我都知道他想对我做什么。

    我心里有点慌,这种时候,他在我身边,我都不好再叫柳烈云过来。

    “幽……。”我伸手按住了幽君向我压下来的肩膀,想跟他找点什么话题,转移这件事情,但是我说着这话的时候,幽君已经在伸手将他身的衣带解开,虽然衣服都沾满了血迹,可衣服里面却只是湿汗斑斑,当他脱着衣服的时候,结实的胸膛向着我的脸贴过来,热的汗,混着他身的气息,迎面向我扑来,又暖又香,让我体内的荷尔蒙瞬间炸了。

    “嗯?我在。”

    这一声嗯,从幽君鼻腔里溢出来,声音十分性感又温柔,他将我抱坐在了他的腿,侧头便向着我的唇角吻过来,指尖也覆盖在了我衣领,将我衣服解开,抓着我的手按在了我的头的两侧,整个人也朝我压了下来。

    一时间我都不知道怎么拒绝幽君,幽君吻得香软缠绵,他的口刚还带着股他刚喝过血的血腥味,但是现在他口的腥味已经都被我口里的水渍所稀释的一干二净,全都被他吞咽了进了腹,并且在幽君吻我的时候,他看着我的眼神也是十分迷离,跟我说他多爱我。

    从来都没见幽君这么温柔过,温柔的简直像是一瘫柔弱无骨的春风,吹的让人舒适,但是这舒适里又带着心痒,幽君将我手伤口缠住的纱带给解了开来,一丝血迹又瞬间从我伤口里冒出来,幽君张唇含过去,轻轻吸咬住了我手腕的伤口,那种又疼又窜在每一寸骨头里的痒的感觉,又弥漫我全身,勾的让我心里急慌又焦虑。

    幽君的意图很明显了,他在引诱我,我越是路出心慌的神情,他便愈加的魅惑,恢复了他妖怪的本性,想让我为他沉沦。

    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眼前的整个人是幽君,我并不喜欢他,也知道我和他之间,今后必定会有一场恶战,所以我不想再和他发生任何关系,我对他仅有的那么一丝感觉,也是因为他对我还不错。于是在幽君的手向我腹下滑下去的时候,我转身向着他的身压去,低头看着幽君,伸手勾起他脸旁一缕滑顺又沾着些他身汗滴的湿发,在手里卷绕着玩,然后和他说:“你看你,每次说爱我,都是想要我,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真的爱我了。”

    见我忽然打断了他的情调,幽君也并没有生气,手掌向着我的脸抚摸过来,跟我说:“你每天都在胡想着些什么东西?想要你不是爱你吗?只有不喜欢才会不想要,你看我除了你,还要过别人吗?”

    幽君和我一说这话,我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了柳烈云的样子,幽君和柳烈云翻云覆雨了这么多次,而幽君却还被蒙在鼓里。

    我现在在想我是不是有点过分?用一种这样羞辱人的招数侮辱幽君,这和他之前用我所不能接受的方式惩罚我有什么两样?

    虽然幽君从前对我这么坏过,但是现在这一切天命也因为他改了过来,时间能改变一切,也能改变对一个人的憎恨,我之所以会想对付幽君,之前的仇恨只占了一小部分因素,绝大部分的原因,还是想离开他,我不想成为和他同样的人,或许我和他的关系还能改善一点,于是将脸埋进幽君的脖子里,继续问他:“如果,我是说如果,要是有一天我想离开你了,你会让我走吗?”

    我这话虽然在我认为我已经很委婉了,但还是有点太直接,我在想如果幽君问我为什么,听我解释的话,如果最后答应我,尊重我的意见的话,我将我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找机会都告诉他一遍,并且认错,以后对幽君,也完全泯去仇恨。

    “不会。”幽君不假思索的回答了我一句。

    我猜到幽君一定会这么回答我,心里瞬间有些生气,真是白瞎我还对他抱有那么一丝希望,不过我还是耐着性子问了他一句:“为什么?你不是爱我吗?爱一个人是爱惜对方和尊重对方,我开心你也开心,我难过你也难过。”

    我试图给幽君灌输一些我们人的思想,期望他慢慢接受。

    也不知道是幽君听我说的话里已经猜到了我在想什么,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幽君忽然用力抱住了我,力气极大,根本不容我反抗,然后一个挺身,他顿时陷了进来,再抬眼看向我的时候,他的眼神里已经没有了刚才那样的温和,也不顾我因为他忽然用力而喊出来的惊呼,语气都变得有些冷冽,回答我说:“你想去哪里,我都可以陪你去,但是只要我活着,别想离开我,哪怕是你死了,我也要把你的骨灰吃了,让你死了也和我一起。”

    这简直是变态!我不知道幽君是经历了什么,才会产生这种恶心想法,我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瞪着幽君,我以为一个人不管怎么样,在得到了想要的之后,都会有所改变,但是幽君他是一块坚硬的顽石,不管我对他做什么,我怎么想放弃和他的争斗,但是他是他自己,不会因为任何东西而改变,我根本不能对他有什么期待,指望着他会放了我。

    好在我并没有傻到以为幽君对我好的这么一会,完全信任他,坦白真诚的他讲出一切,不然我现在,连个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看着幽君现在生气了,我自然是不能跟他硬碰硬的对峙下去,尽管我此时因为他刚才说的这番话而十分的厌恶他,但是也故作娇嗔的在幽君的肩膀打了一下,跟他说犯得着忽然这么认真吗?我是和他开个玩笑的,真是的,他都把我给弄疼了。

    我的语气变了,幽君的神色也缓和了下去,对我弯起嘴角笑了一下,翻身向我压了下来,在我耳边跟我说:“那我现在让你舒服。”

    此时我心里像是条死狗一样,不管幽君怎么样,我都没有半点波澜起伏,但是我表面还是很配合幽君的,戏要做到底,才不会被淘汰出局。

    一晚时间过去,整个晚,我根本没睡,幽君躺在我床,并不想起来,搂住我的肩跟我说要不我们什么都不要了,找个没有任何人的地方,一辈子都这么过下去。

    做梦吧,我心里笑了一句,不过还是扶着幽君起来,跟他说叫他快回去了,要是想我的话,来找我,说完这话,我还抱着幽君的脸,在他两瓣唇亲了一口。

    在我离开幽君的唇的时候,幽君跟着我离开的动作凑过来了一些,似乎有些舍不得,不过我动作较快,打破了他想要的这份温情。

    “那只是我想你,那你怎么不想我,你怎么不来找我?”幽君说这话,简直像是个计较得失的孩子一般,语气里都有些稚嫩的不甘心。

    “那好啦好啦,等我做完今天的事情,我晚来找你。”我笑着对幽君说。

    幽君眉毛一挑,爽朗的回了我一句:“好,那我准备好等你。”

    说完这些,幽君才准备起身,回去他的九重天。

    而在幽君回去之后,我回到宫里,拿出之前柳烈云留给我的发簪,念了几句咒语,然后对着这发簪说让柳烈云今晚变成我的样子去找幽君,要她今晚跟幽君进言,明天搬到天庭来,说是陪我,和我一起住。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