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九十章:至深之情

    我将话对着这簪子完了之后,又念了咒语将我的话封印,然后再叫来一个宫女,在下午的时候,将这个东西送到帝后宫去,无必要亲手交到帝后的手上,至于为什么选今下午,那是因为幽君现在刚走,若是在这个时间选择和柳烈云送东西,一定会让他百分之百的产生怀疑。

    尽管现在他也是并不完全的信任我,但是这层窗户纸,能怎么守住就怎么守住,要是一破,我就完了。

    昨我是和幽君一起上来的,泷儿还在人间,今我就派人了人间一趟,幽君喝了我的血,就会把放下凡间的哪些妖邪给收回来,如今洛神还没被幽君放出来,我就把之前洛神做的事情,现在就安排泷儿去做。

    幽君在走的时候,也没有跟我提一句要放了洛神的事情,现在幽君走了,这庭最大的还是我,我也梳妆整理了一番,去往牢看望洛神,虽然我不能下令放他出来,但是在我的统领范围里,我也不会让洛神在牢里吃一点苦头。

    我带了几个宫里的守住皇宫的将士去牢,之前幽君关押洛神的时候,幽君下令过谁都不能进去探望,所以我这次走到牢门口的时候,顿时就被几个看守牢的狱吏拦住,我不能进去。

    我就料想到了是这种结果,人是幽君亲自下令关押的,而我现在这些狱吏眼里看来,就是一个幽君以下的臣子,他们不能忤逆幽君的话,来给我放行。

    这是在我自己的庭,如果我连我自己庭的人都驾驭不住,对我不够忠心耿耿,那怎么行?我需要脱离幽君掌控的朝政,并且从现在开始,但凡是贬我抬幽的,一律降职无赦,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顺我者,得到嘉奖,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新起来的帝王,都不是靠着一两句下仁爱,而巩固自己的统治,一半的繁华里,都是用鲜血堆积而成的。

    在这几个狱吏拦住我的时候,我身前几个我带过来的将士,立马向前,怒喝了一句这个庭,曦皇为尊,若有违背曦皇意愿者,一律按照有辱圣明处理,完,将这几个狱吏,硬生生的直接拖走。

    以下犯上,这是个大罪,就算是之前人帝在的时候,犯了这么个罪也要剥去仙权判为死刑,现在也是一样,而在几个狱吏被抓了之后,其他的狱吏就没这么大的胆子,赶紧的出来迎接我,打开了这牢狱大门,请我进去。

    当我看到洛神的时候,洛神早就感应到我来了,看见我一个人为他而来,神色里瞬间就满眼疼惜自责,此时在牢狱里面,他也变回了男儿身的模样,从一看见我就跟我对不起,是他太心急了,所以给我带来麻烦了。

    洛神只想看着幽君早点下台,所以才会这么心急,不是他,就算是我,我也恨不得一下就将幽君击垮,让他永远都没有翻身之日,只是昨的时候是个好机会,却被我错过了。

    我伸手抓住了洛神的手,叫了我身边的兵卫下去,对洛神看来,没有个他熟悉的人跟着我,我就是孤单一个人过来,虽然他前世也是我的手下,但是他和我的感情,也是在我人间的时候而产生的,那时候我懦弱没用,一直都是洛神保护我,而现在即使是我已经成为了幽君之下最为尊贵的曦皇,洛神对我的关怀,也还是跟从前一样。

    “你没有给我带来麻烦,你就当是在这里好好休息几,你的事情,大部分我已经交给泷儿去做了,不过你放心,我也会尽快把你救出来。”

    现在我和幽君的关系,正处于处于微妙的时候,我不敢在这个时候,再违背他的意思,私自将洛神放出来,不过洛神看着我为难的样子,赶紧的跟我没关系,他什么时候出来都不重要,只是他被关了起来,就少了一个人为我上上下下打点的人,就连我来趟牢都要我自己亲自施威,他只要一想到这里,就特别愧疚。

    我伸手拍了拍洛神的肩膀,也没再什么,现在我们还没有稳定下来,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在我陪着洛神了一会话之后,洛神忽然问我:“曦儿,你就真的打算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对付幽君吗?”

    到这个问题,我心里一痛:“这怎么可能,如果真的需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对付他,那一切还有什么意义?昨已经被我错过了一次机会,幽君只要失去了造物鼎,就是一个普通的妖怪,不过我们下次还有机会的。”

    昨的心慈手软,让我现在都觉的后悔,但只要幽君肯一次将造物鼎拿出来,我就能让他再一次的拿出来,幽君失去了造物鼎的力量,他就已经对我再也构不成多大的威胁。

    “如果有必要,您就去找柳龙庭吧,你们之间,错过的太多,如果你不是已经嫁给了幽君,恐怕你们现在也不会有这么深的隔阂。”

    洛神再提起柳龙庭的时候,我心里一阵难以言喻的感觉顿时就涌了上来,我和柳龙庭之间的感情,就像是一个还没熟透却经雨冲刷发烂了的果实,烂了,就不会再重新再生长成熟。

    不过,若是我想,倘若是我真的没嫁给幽君,恐怕我对柳龙庭,也不是那种拒之千里之外的态度,因为没希望,我就不想再付出更多毫无意义的情感。

    “哪有这么多如果,要是有的话,我们也不会变成这样,你先好好休息,等我,我不会让你白白在这里受苦的。”

    我对着洛神完这话后,转身向着牢狱外走出去,洛神似乎想叫住我,但是话却没开口,目送我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下午的时候,我宫里的宫女将我给柳烈云捎的话传了出去,并且在傍晚的时候,我也装出一副要去见幽君的模样,叫人来帮我打扮好,让宫里人都知道我去九重见幽君了。

    我只带了七八个我比较信任的侍卫陪我出宫,在去往九重的路上,我让他们先把我送去帝后宫里,到时候等我到了柳烈云的宫里,柳烈云自然之道怎么做,而我就给我自己变幻了个假身,我自己从神辇里脱身而出。

    因为幽君在九重,我根本都不想踏入九重一步,我想最讨厌一个人也莫过于如此,不过我不怪他,我们的每一笔交易,都是我自愿的。

    看着神辇在我面前走远,我现在都不知道我要去哪里,想起洛神白和我的话,我脑子里一时间竟然涌出我想去长白山的想法。

    我想见他。

    不过我还是转身回了庭,明明知道已经回不去,再见又有什么意义?

    一个晚上过去,我对我的计划,还是很有信心的,果然在第二早上,我的护卫回来向我禀报,是幽帝已经下令让帝后移居庭,以后和我作伴。

    看来是昨晚柳烈云把幽君伺候的让他满意了,然后再吹吹枕边风,他就答应了下来,不然一个堂堂九重帝后,就算是幽君再也不喜欢,也要摆在九重当摆样的,怎么可能会让来我庭住,立马就答应了。

    不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让我心里倒有些得意起来,我对付幽君最大的武器,就是他还对我有感情,我对他的感情是假的,所以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经常闹别扭,但是柳烈云对他的感情是真的,真情容易让人失去理智,等柳烈云来了,我的身份,加上柳烈云对幽君至深的爱,也不怕掌控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