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九十四章:侍寝

    看着幽君脸上浮现出一丝怀疑的表情,我心一悬,有点害怕幽君在这个时候,认出我的身份来,而这个时候,柳烈云看着幽君忽然不话,也有点慌,于是提醒幽君,跟他我在问他话呢,叫幽君赶紧回答我。

    幽君转头看了柳烈云一眼,对柳烈云笑了一声,跟她要她先回寝宫吧,一会他就回来。

    柳烈云站在幽君身边,其实就想知道幽君对我会有什么结果,现在幽君叫她走,她顿时就有些不放心,跟幽君又撒娇了几句,但是没用,直到最后见幽君的脸色都有些变了,有些害怕,这才有些心不甘情愿的从幽君身边起身,在几个宫女的护送下,向着殿外走出去,并且在我身边经过的是偶,还忍不住转头,多看了我几眼。

    避免被幽君猜疑,我看都没有看柳烈云一眼,而等柳烈云走了之后,幽君这才起身,向着我身边走了过来,绕着我转了一圈,又轻轻的靠近我,像是在闻着我身上的气息。

    我和柳烈云都是拿着对方身上长着的东西才互换身份的,加上我穿的也是柳烈云的衣服,就连泷儿和洛神还有之前的柳龙庭,都没有分出我和柳烈云有什么不一样,就幽君,他肯定也是分辨不出来的。

    果然,幽君在闻着我身上的气息确实是柳烈云的后,神色微微放松了一些,但是还是没有直接答应我,而是问我:“你不是很爱我吗?为了和我在一起,你都忍受了这么久我和曦儿在一起,怎么今就想离开了?”

    “就是因为您和曦皇在一起太久,如今曦皇又怀孕了,我忍受到了极限,所以才想走,还恳请吾帝答应。”

    我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从地上起来,依旧是跪在地上,给他磕头,虽然这种感觉让我觉的耻辱,但是想到马上就要离开他,我也是心甘情愿。

    “你就真的这么想离开我?”幽君又问了我一句。

    他这么问的,让我都有点懒得回答,但是还是装成是柳烈云爱他的模样,跟他:“不想,我爱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离开你,可是我知道我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与其这样耗着你跟我,还不如我走的干脆一些,不再打扰你和女曦。”

    时间拖得越久,我心里就越不安,而在我不安的时候,幽魂忽然就停在了我的跟前,我低头看见了他叫上穿着一双银白色的精致云靴,就对着我。

    猛然间,我的下巴像是被一只手忽然就托了起来,我的目光,直接被这只手托的,向着幽君的眼里的看过去。

    幽君的眼睛就盯着我看,眼神利锐,跟我:“你这话,的好假,让我不由得想起,这跟从前的女曦,是一模一样。我问你,从来了庭之后,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了?”

    这种话,听起来就像是幽君在留恋他和柳烈云的感情一样,但是依我对他的了解,他只不过是开始有些怀疑我的身份,他问我这么多,无非就是想从我的话里找到破绽,然后揭穿我。

    “您来庭以后,就一直都跟曦皇在一起,我找您也没有机会,唯一的一次,您还是不见我,没有你的喜欢和宠爱,我的地位连宫女都不如,我除了一个人想你之外,还能怎么办?我不想再这么过下去了,所以幽,你让我走好吗,算是看在我们也是夫妻一场的份上?!”

    我的每一句话,听起来都真真切切,就像是我自己的情感,幽君他不喜欢我,我什么他都无感,但是我还是要,演戏就要演到位,让他相信我就是伤心欲绝到崩溃想走的柳烈云。

    幽君在我这些话的时候,和我预料的一样,他的神色里,并没有因为我这些而对我动容,看着我的眼神,也没有一点的感情,但是他嘴里却对我:“那要是我不答应呢?”

    “为什么?”我没想到幽君竟然不同意?他对柳烈云,不是没有感情吗?就连他现在看着我的眼神,也是冰冷无比,难不成他是想留我下来,观察我的身份?

    幽君的心思,细腻的让人害怕,我只单单的来找他要离开,他就已经盯上我的身份了,一旦被他盯上,他就会密切的关注我,一旦不心,我就会被他识破,到那时候,我都难以想象,他会用什么方式来惩罚我,从前我只是骗了他几,他就把我的眼睛给挖了,而如今……。

    后面的事情,我都不敢想象下去。

    我一把就抱住了幽君站在我面前的双脚,痛哭流涕,问他为什么不答应,难道他就这么忍心看我每都为他难过伤心吗?还是因为他和曦皇在一起,只是因为曦皇的身份对他有利,他心里还是有我的,对吗?

    我一边故意这恶心幽君的话,一边抬头看向他,眼泪婆娑。

    而幽君看着我这样子,眼神里顿时就闪过一丝对我的嫌恶,拖住我下巴的手掌一把就松开了,站了起来:“我跟曦皇在一起,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我爱她。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已经被我封为帝后,暂时我还不想休你,回宫去吧,今后我会补偿你,你以后来见我,不用禀告了。”

    幽君完这些话,都没再看我一眼,转身就想走,而我赶紧的拉住了他的裙摆,这是我最后机会,哭着跟他还希望他放我走,就不要再这么折磨我了,算我求他了!

    而幽君此时也不知道哪里忽然升上来的怒火,转身看着我的眼神都有些在冒火,抬起脚差点就朝着我的脑袋上踹了下来!

    但是在马上踩在我头顶上的时候,他忽然停了下来,但依旧是通红着一双盛怒的眼睛,尽管他此时已经很克制住了他自己的情绪,但是他对我话的时候,声音里还是透出了一丝凶狠的残暴:“滚回去,要是没我的同意你敢走,我就让你全家死无葬身之地!”

    着这话后,再也不理我了,像是逃离瘟疫似的,急冲冲的就走了,并且在出大殿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他不心还是怎么样,被地上的仙毯绊了一下脚,差点就摔倒在地上,他也没有在意,赶忙快步出去了。

    我就坐在大殿的地上,转头看着幽君着急出去的背影,和他刚才差点摔倒的那一下,从我认识他这么久,他这次的背影,就像是副烙印,刻在了我心里,十分落魄,尽管他是三界之主,但是他刚才的那副模样,那是由内到外散法出来的一种狼狈,狼狈的有点低贱,就跟他从前的身份是一样的。

    幽君没让我走,这是让我意料之外的,只是既然他不想让我走,那我今后呆在这庭,肯定就是危机重重,暂时柳烈云她只要演好了她自己的戏,就不会出什么乱子,只是我这里,恐怕以后就要接受幽君一次次的考验了。

    白的时候,我又给洛神和泷儿下达了消息,幽君并没有同意让我走,并且叫他们今后行事多加心。

    洛神和泷儿自然是站在我这一边,及时是不走,对他们来,也只是继续做之前的工作而已,而我自己也是,最近这段时间,为了不引起幽君的注意,我还是得少出现在他面前。

    只不过,一切都出乎我的意料。

    在快黑的时候,幽君破荒的第一来找我,跟下人安排他今晚要我侍寝,让他们去跟曦皇一声,他不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