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九十六章:株连九族

    幽君忽然来找我,各种捉弄了我一番,什么事情都没干,又生气的走了。

    这让我很费解啊?他这是脑子抽筋了还是因为,一时间没法判断我的身份,又不想和我有那方面关系,所以恼羞成怒了?

    这么想想,虽然幽君歹毒,但是歹毒之下没有成功的模样,也是有些可爱,只不过这次幽君的忽然造访,让我也不敢再麻痹大意,这次只是因为幽君对我的身份和所做的事情而感到排斥,所以半途走了,他的性格,算是这次他失败了,那也根本不影响他下次对我的试探,在没有弄清楚我的身份之前,他是不会这么快的善罢甘休的。

    不过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幽君对我似乎也放松了很多,也没有再刻意的怀疑我的身份,对我表现出一副随时都恨不得拔我皮想认清我是谁的模样,但是有一点让我很郁闷,是他真的跟他说的一样,开始宠幸我,白天还好,也不怎么召我去见他,但是晚,几乎是一三六是在柳烈云那里,二四六来找我,这么一人一天的轮着来。

    不过来他来找我的时候,也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话也不多,像是来完成任务睡一觉一般,虽然和我躺在同一张床,但是盖着两床被子,他睡他的我睡我的。

    之前我还以为,幽君起码是一个男人,我现在虽然是柳烈云的模样,但是柳烈云长得也是一副娇美动人的模样,身段又好,幽君这么躺在我的旁边,都没对我有任何一点感觉,这让我感到十分意外,有次我有点好的想试试幽君,穿的很清凉性感的扭着屁股爬床的时候,幽君在我身后,不为所动,他穿着一身贴身的洁白亵衣,真的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真是难以想象,要不是幽君之前和我做过,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男人。

    不过他这样我也放心,起码不用为了应付他找什么借口。

    虽然幽君没有再刻意的为难我,但是我也没有因此掉以轻心,仍然是心惊胆颤的跟他相处,时刻都保持警惕,不过也是因为他开始往我这来来往,宫里的宫女也开始对我心,不再像是从前那样对我爱答不理了。

    我不知道这种模式能够持续多久,但是既然幽君打算慢慢的揭穿我,我也一边不动声色的安排洛神和泷儿,开始频繁的去九重天走动,现在幽君已经定居在天庭,已经很久都没有再回去九重天了,而九重天离天庭也有些时辰的路途,九重天的神仙都是一些本土原来的小神,后面是在幽君将权证创在九重天的时候引了些央天宫的神明去,那些人对幽君的忠诚度并不高,如果趁着幽君在天庭的时候,将幽君的底子暗地里掏空,那么天庭和九重天的主要权利,都在我的手了,不过如今最大的问题,还是我可以完全信任的人很少,不能什么事情都交给洛神和泷儿去做,现在我较心疼洛神,不仅要做完他自己本职的工作,还要帮我教泷儿,于是我今天去他府看望他,并且和他商量朝野有哪些神仙我们可以进步一步的去信任,我要扩大我可用人的范围了。

    因为幽君今晚是去柳烈云那里,我和洛神聊得较晚,回去的也较晚,因为我现在的身份是帝后,之前和洛神也没有什么联系,所以这次我是变成了个普通宫女的身份出去的,不过在晚回宫的时候,我宫里一片漆黑,这么晚了,连个灯都没有。

    这让我有点疑惑了,在出门的时候,我都已经交代了宫女对我的行踪保密,要是有人来找的话,说我在洗澡或者是在休息,谁也不见,但是这会,我宫里静悄悄的一片,连个人影都没有!

    看到这种情形,我心里顿时有点慌,心想是不是幽君已经察觉到了我的身份,现在要来抓我个现行?!

    想到这里,我心里瞬间滋生出胆怯,看着我这黑漆漆的寝宫,一时间都不敢进去。

    不过,到最后,我还是进去了,做法将宫里所有的灯都点亮了,在这种时候,我心里都已经准备好了一万种对幽君的解释,想着怎么样让他才能信我。

    不过在我准备走进宫的时候,一阵女人的笑声忽然从我寝宫里传了出来,我往屋里一看,只见是柳烈云借着我的身体,穿着一身无雍容华丽的衣服,正坐在我寝宫里的椅子,而我宫内的几个宫女,全都被她捆在了地,并且给她们下了咒,让她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见了我,只是呜呜呜的叫。

    看见是柳烈云,我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我又赶紧的向着周围看了一圈,发现并没有幽君的身影,也没有幽君的气息,这才将心放了下来,看着柳烈云脸一脸并非善意的笑容,我这么站在对方人的面看着原本属于我的那张脸,我简直都不相信这么难看的表情,竟然还能从我的脸露出来。

    “是不是很害怕,以为是幽君来揭穿你了?”

    柳烈云看见我从紧张到缓和的表情的时候,阴里阴气的和我说了一句,并且在说完这些话之后,随手一扬,叫地那些宫女都出去。

    几个宫女看了我一眼,询问我的意思,我用眼神跟她们示意了一下,她们这才从地起来,急匆匆的一个跟着一个出去了。

    柳烈云一来,将我的宫女都绑了,我知道她这次来,一定是不怀好意,于是在宫女出去之后,我又在我们屋内布置了一层结界,然后向着柳烈云旁边椅子坐了去,跟她说:“幽君揭穿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以为幽君还会和你在一起吗?”我眉毛一挑,自己给我自己沏了杯茶,说的漫不经心。

    估计是我这漫不经心的话刺激到了柳烈云,在我说完这话之后,柳烈云猛地拍了下桌子,将我装满了茶水的杯子瞬间震摔在了地,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白静,你真是个臭不要脸的东西,以为你现在占了我的身份,真的以为你是正室了吗?我告诉你,我才是正妻你才是妾,别忘想用我的身份勾引幽君,我要跟你换回来!”

    此时我简直是难以理解柳烈云的智商,又好气又好笑,问她说她是不是疯了?她不怕死我还怕死呢!

    “你怕死?你什么时候怕过死?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幽君吗?那为什么又要千方百计的和我作对,装可怜让幽君陪你睡觉我也忍了,我不想跟你计较,但是今天,幽君本来是来我这的,为什么他没来?是不是你背着我勾引他去快活了?自从他宠幸你之后,没再碰过我,我都怀疑你从前是不是狐狸精转世的!我要跟你把身份换回来,幽君喜欢的是我,他已经对你玩腻了!”

    从前刚认识柳烈云的时候,只知道她性子有些雷厉风行又对亲人十分温柔的那种,但是现在看见她为了爱情像是条发疯了的狗似的到处乱咬人,我简直都不能拿此时的她和从前相对,但是现在我和她又绑在一起,我们任何一方出了差错,都会全军覆没,尽管我很生气,不想搭理柳烈云,但是还是和她耐着性子解释说:“首先,幽君今天并没有来找我,其次,他不仅没动你,也没动我,你要是不信,可以过来检查我身体,其三,他不动我们两人的原因,是因为他已经开始在怀疑我们两人的身份,如果我们做错了一步,被他发现了,不仅是你我,你肚子里的孩子,柳龙庭、龙腾娇儿,还有我的人,全都会被幽君杀死,为我们陪葬。”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