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五百九十九章:缠情咒

    什么都给我?

    我心里有个想法蠢蠢欲动,如果乘着幽君现在精神脆弱的时候,要他再把造物鼎给我,那他是不是一定会同意?

    之前那次幽君都同意了,更不要说这次。

    尽管我知道我现在的这种想法有些不厚道,但是算是再不厚道,再丧尽天良,这也是我一个绝好的机会。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但是我很渴望拿到造物鼎,我努力这么久,在幽君身下碾转这么多次,只是为了我想拿到造物鼎,想摆脱他,如今,是一个机会,只要幽君将造物鼎给我了,那我再也不用惧怕他了,能光明正大大的离开他。

    在强烈的想摆脱幽君束缚的驱使下,我轻轻低头,脸颊向着幽君的头发贴去,微声的跟他说:“可是我想要的东西,对你来说,也很重要,我若是要了,是对不起你,所以我还是不要了。”

    我欲情故纵,如果我直接的对幽君说出口,恐怕还会引来幽君的反感,我要让他自己说出来,让他自己把造物鼎交给我,不然我还怕他没等造物鼎交给我的时候,已经翻脸了,毕竟和幽君相处这么久,他的习性我还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在我说完这话之后,幽君听见我说有想要的东西,抬起脸来,跟我说:“是造物鼎吗?”

    他说的这么直接,都让我有点不好说是,于是含糊的说:“造物鼎跟了我这么多年,宛如是我的贴身法器,我习惯了它的存在,对它已经产生了感情,我时时刻刻想它,只是想起它对你来说也很重要,我不好再把它要回来。”

    我此时说话的声音,是能温柔有多温柔,希望在这个时候,能打动幽君,而幽君也正如我所愿,跟我说:“你怎么所愿,跟我说:“我们两人之间,我的是你的,既然你想要的话,那我给你。”

    我没想到幽君竟然这么爽快,于是对他的态度都好了不少,伸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身子,不住地对幽君说谢谢,这个世界,能遇见向他这么对我好的人,是我的福分。

    我说的这话,自然是真心的,我身的衣服穿的少,在我紧紧抱着幽君的时候身的肉也向着幽君身贴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这个动作,激发了幽君的念想,幽君在准备将造物鼎给我的时候,向着我的耳边抬起脸来,在我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十分暧昧的话,意思是他想要我。

    我简直有些不理解幽君了,他的爽点,是我吗?前些天我是柳烈云那模样的时候,也没见他泰迪精转世似的。

    可能是我们双方都有了想要的东西,幽君此时的脸,终于对我浮现出了一点温柔的笑意,他这抹笑,还是这么些日子以来,第一次见,并且也可能是吸了我血的缘故,他的精神都好了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在吸完我的血之后,容貌似乎也之前更加俊丽,跟我说话的时候,尽管他的语气很温柔,但是神采流溢,美的有些不像话了。

    难不成是我的血,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

    虽然我是很不心甘情愿的答应幽君有关系,但是想到这也是最后一次,只要他把造物鼎给我了,这个天下,全都是我的了!

    我调整好心态,对着幽君故作娇羞,跟他说:“你想要要得了,还要跟我说干什么?”

    当我的话完,幽君唇角弯了起来,将我的头发顺到我脖子后面,一边看着我,一边像是调戏似的,朝着我的唇瓣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松开,但是当他正想按着我的脖子向我压下来的时候,一阵门开的声音,瞬间从门口向着我们传了过来,一阵脚步声想起,只见是柳烈云带着好些宫女,忽然出现在了我们书架的面前,看见我和幽君正躺在地的姿势,加我们身的衣服都没有穿,她这么直直的看,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而她身后的宫女,也是以和她同样的姿势张大了嘴巴看我和幽君!

    我脑子里一下子有些发懵,柳烈云她这是什么意思?进来的时候为什么不敲门,直接闯了进来!

    面对这么多人的目光,我赶紧的往幽君的身后一躲,毕竟这实在是太丢脸了,而幽君见我躲着,也转身将所有的衣服都盖在我身,转手将我抱在了他怀里,用整个胸膛挡住了我,防止我走光,然后侧脸,十分平静的对着柳烈云还有那些宫女怒喝了一句,叫她们滚出去。

    虽然这天庭里我最大,但是幽君来了,他的权利在我之,加他刚才才吸食过这么多宫女的精气,这些宫女早害怕了他,幽君这么一凶,那些宫女吓得乱了阵脚,慌忙的往外面跑,而柳烈云也赶紧的说对不起,她只是担心我们,进来看看,说着也赶忙的出去了。

    经过柳烈云她们这一打搅,幽君什么兴致都没了,从我身起来,伸手帮我整理衣服,跟我说:“真是晦气,当初若不是你建议,我不该立柳烈云为后,免得让她总来坏我们好事。”

    看着幽君都在穿衣服了,我心想幽君是不是已经将要给我造物鼎的事情给忘了?

    不过还没等我开口问,幽君自己提起了这件事情:“造物鼎,是这三界之至尊的法宝,这至尊的法宝,当然不能这么平平淡淡的传授给你,三日之后,我给你办个庆典,在庆典,我当着所有神明的面,将造物鼎送给你,让所有神明,都能看到我对你的真心,让三界万物生灵,全都祝福我们。”

    幽君说这话的时候,开心的很,捡起地我刚才在他疯狂时候扯下来的项链,轻轻吹了吹灰尘,然后再给我戴在我的脖子里,然后像是看着什么喜欢的工艺品的似的,满脸都是欢喜的笑,然后盯着我看,问我说整理好了没?

    我看了下我浑身下,该穿的衣服也已经穿好了,散乱下去的头发现在也梳理整齐了,于是对幽君点了点头。

    而幽君见我好了之后,忽然伸手向着旁边一张桌子,拿了一把剪书籍标签的剪刀,轻轻的剪了他头的一缕长发,然后放下剪刀,再将我的手拿了起来,将头发的一段轻轻的捆在了我的手腕,然后头发的另外一段,向着他自己的手腕缠了过去,并且在缠完了之后,他的手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念动了几句咒语,只见他刚才还缠在我手腕的头发,现在竟然全都融入进我的皮肤里,而幽君的手,也跟我一样,他的头发,也全都陷进了他的皮肤里!

    像是两个黑色的镯子,牢牢得套在我的手,但是却又能看见,里面又是根根发丝,一大圈,紧紧的缠住了我手腕里的骨头,这种东西,像是一把无形的枷锁般,牢牢的将我和幽君拷在了一起,一种窒息的压抑感,瞬间向我全身袭来。

    刚才幽君你念得是咒语,他不会是用这个咒,限制了我的自由吧!

    看着我一脸疑惑的表情,幽君将我的手举起来,和他的手放在一起,然后跟我说:“这是缠情咒,以后不管你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这样,我不怕你会离开我了。”

    说着,他的五指,向着我的指缝里插了进来,牵着我的手,向着偏殿外走了出去。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