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零二章:龙庭为饵

    这种时候,柳烈云竟然叫我去见柳龙庭?她安的是什么心?

    要是让幽君在这个时候知道我去见了柳龙庭,知道我对柳龙庭念念不忘,别说是给我造物鼎,说他会把我打的半死我都信,这种事情他不是做不出来的。

    “你没看到我已经要去参加庆典了吗?我为什么要见他?你回去吧,我跟柳龙庭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我不见。”

    造物鼎和去见柳龙庭,对我来说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的,我现在已经熬到了这个份,不可能再因为柳龙庭而影响我拿到造物鼎。

    在跟我对柳烈云说完这些话之后,她也没有缠着我,而是跟我说:“好,那我把你说的话,原封不动的传给他。”

    柳烈云把原封不动这四个字,说的很重,像是在强调,整句话说完之后,转身欲走。

    我不知道柳烈云为什么要强调这几个字,但是她强调的这几个字,确实是让心里一愣,赶紧的抬头,看向柳烈云,跟她说:“等下。”

    柳烈云将脚步,给停了下来。

    “你能不能帮我把话,说的好听一点,说我没时间也可以。”

    我跟柳烈云说这话的语气,很明显的弱了下来。

    柳烈云听我说这话后,转过身来看我,抬着脸直视着我,跟我说:“既然你怕我三弟伤心,那为什么不自己去看看他,他每天想你,想的人都瘦了一圈,他会这样,可全都是为了你,你现在发达了,把我三弟给忘了。”

    柳烈云这话说的咄咄逼人,像是我欠柳龙庭似的,虽然我很不喜欢柳烈云和我说这话的语气,但是她说的每句话,确实又是句句说进了我心里,我知道柳龙庭现在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我活了这么久,也爱过他一个人,尽管我一直都在告诫我自己一定要忘了他,但是这种情愫越压制,越膨胀的厉害,倘若是不提起他,我根本不会想他,可以一提醒,他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

    “我没有忘他,我……。”

    我想跟柳烈云解释,但是在话说出口的时候,又似乎觉的这种时候解释,一切都已经来的太晚,也没什么必要,于是我的情绪逐渐的冷静了下来,跟柳烈云说了一句,叫她走吧,随便她怎么说。

    “哼!”柳烈云对我冷冷一哼,骂我说道:“你还真是个忘恩负义的女人,枉我三弟现在还在御花园天坛泉水池边等你,你玩弄我三弟的感情,又玩弄幽君的感情,你一定会受到惩罚,不会有好报的。”

    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之前觉得柳烈云的改变,也只是因为环境所迫,让她有了各种不同的情绪,各种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但是现在柳烈云刚才跟我说的这番话,他的这话里,像是有什么预谋一般,让我听起来总感觉她这次忽然来找我,是不是有别的什么目的,或者是想让我做什么?

    我猜不透,不过此时我更加的担心她现在真的去跟柳龙庭添油加醋的说我不想见他,或者是去说一些难听的话。

    哪怕是我再怎么不可能跟柳龙庭在一起了,我也不想在我们分开了之后,再让柳烈云去给柳龙庭面前,说着一些什么不好的话,并且我看了下我手腕还缠着的发丝,想到柳龙庭难得天,而我如果这次不去见他的话,恐怕下次要再见他,很难了。

    现在距离庆典开幕的时间还早,幽君也去正殿朝去了,估计这一时半会,也不会退朝回来,于是我考虑了一下,对着外面的宫女说我现在忽然有些犯困,叫他们半个时辰后进来叫我,并且在这半时辰以内,不管谁来见我,都不让对方进屋打扰我。

    幽君除了打我的时候,其他的时候,对我宠爱的程度,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所以算是不看在我自身的威严,看在幽君喜欢我的份,我说的话,相当于是幽君的命令,只要不是幽君,我说的话,任何谁都不敢肆意违抗。

    几个宫女应允了我的安排之后,我便幻身直接化作了一缕烟气,向着御花园的圣水泉边飞过去,我要去见柳龙庭,赶在柳烈云去跟柳龙庭说这些话之前。

    当我到圣水泉边再看见柳龙庭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天庭在办庆典的原因,他身也穿着一席银白长袍,长袍花纹暗绣,雍容华贵,只不过再怎么雍容的衣服,也挡不住他那已经消瘦了很多的脸庞,肌肤依旧白皙如雪,满头长发,也用玉冠簪了起来,整个人儿看起来从前要清寡了很多。

    想起我从前在凡间第一次看见柳龙庭的样子,还有他前世的模样,再看柳龙庭现在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抽痛,很是心疼他,从前我一直都想要自由,但是我的自由无望之后,再看见柳龙庭,心里悲伤瞬间迷漫,为什么我们的命运,会如此曲折悲伤。

    不过不管我心里此时是有多么难受,但是我现在向着柳龙庭走过去的时候,脸依旧没有露出一丝心疼或者是悲伤的表情,而柳龙庭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气息,转身向我望过来。

    我心里一紧,在柳龙庭看向我的时候,我差点想躲,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想躲,但我是害怕见到他。

    但我都已经现身了,周围也没什么地方可躲,于是干脆迎向柳龙庭的眼神,跟他说:“听说你在这里等我。”

    我这话说的还是理直气壮的,毕竟柳烈云是这么跟我说的,我说完之后,眼神一直都盯着柳龙庭看,看着他消瘦下去的脸,他这么一瘦,原本那精致的五官略显得疲惫,但是他本身气质贵气,此时站在这圣水池边的长亭里,身形修长清丽,看起来,像是个病恹恹的病娇公子,让人忍不住心疼,并且我心里涌出一种想去拥抱他的冲动,或者是把我的血喂给他喝,让他看起来不让我这么难过。

    当柳龙庭再看向我的时候,他的目光,也一直都落在了我身没有再移开过,直视着我的眼睛,四目相对,跟我说:“二姐跟我说她去拿些东西给我。”说着停顿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这才将脸微微别了过去,留给我半张精绝唯美的侧颜,唇瓣微动,继续跟我说:“今日幽君赠与你造物鼎,现在时辰也快到了,这种时候,你怎么还敢来见我。”

    此时柳龙庭对我说的话,跟那种我已经跟他过过很久的日子似的,他说的话里,没有了半丝从前对我的那种听着很激动或者心生满欢喜的感觉,反而是十分温和家常,让我再看着他的时候,不紧张了,于是向着他身边能走过去,跟他说:“若不是你要见我,我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来找你。”

    柳龙庭一听我说这话,眉头微微一皱,我看着他皱眉,顿时有些不爽,我来找他,他还不乐意吗?

    还没等我对他发作,柳龙庭忽然问了我一句:“二姐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叫你来见我?”

    这个问题我还想问她呢?她不知道幽君是个男人吗?是男人怎么会允许自己老婆秘密去见前男友,而柳烈云早不挑时候,晚不挑时候,偏偏在幽君要将造物鼎给我的时候!

    当我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瞬间,我心里猛地一沉,柳烈云她该不会是在种时候,想拿她弟弟做诱饵,害我一把吧!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