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零五章:神来之剑

    我一直都睁开着眼睛,看着幽君的脸,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我已经不想和他任何一句话,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等我拿到了造物鼎,哪怕是要和他同归于尽,我也要杀了他。

    在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之后,幽君将我从榻上扶起来,我之前身上穿的衣服和我已经弄好的头发,全都坏了散了,幽君便脱了他身上的外套,叫了外面的宫女拿着我在庆典上要穿的盛衣华服进来,还有各种首饰发簪,叫宫女们都放在屋里后,就叫他们出去了,然后全都是由他一个人,帮我穿好,打扮好后,再牵着我出门。

    幽君的审美一直都很好,所以他给我化妆穿衣搭配的时候,就算是刚才我穿的那件柳烈云专门给我在庆典上准备的华服被弄坏了之后,幽君再给我穿的,在他握着我的手跟我一起向着界坛上面走上去的时候,也是精绝美艳,宝石蓝外纱袍被坛上的风吹起,漫飞舞。

    毕竟刚才发生了这件事情,我要笑都已经再也笑不出来,全程就是面瘫着一张脸,好在是我脸上半盖着面纱,遮挡住了我和幽君的尴尬。在我和幽君登上坛之后,我们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祭祀,我和幽君一起祭祭万物生灵的时候,我的动作,麻木的就像是一只木偶,幽君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丝毫都没有我自己的情感。

    因为我的心情不好,所以幽君就算是想他在这个盛大的庆典上开心一点,但是也无法笑得开心,在整个祭祀过程,我都是看见他是在强颜欢笑的,每一丝笑容里,都透露出无比的尴尬。

    这个庆典,我和幽君要做的事情,主要只有三件,一是祭祀地和万物生灵,二是由幽君向着下下旨,将今的节日定下来,定位三界夫妻日,而第三件事情,就是他要将鼎给我。

    估计也是想让我开心一点,我和幽君在祭祀完地万物之后,本来是由幽君下旨的,但是幽君将这顺序改了过来,他的五指一直都紧紧的陷在我的指缝里,转过身对着所有站在坛下的神明宣布:“今日,为了表达我对曦皇的倾慕,感谢她愿意嫁给我当我幽的妻子,我要将三界至宝造物鼎,送给我的妻子曦皇,祝愿她寿命与地齐长,我们恩爱之情流芳万古。”

    幽君这话,是声音很大,坛之下的所有神明,全都听得一清二楚,并且在幽君完之后,站在地面上的诸神纷纷下跪,向着我和幽君跪下去,齐声高呼:“祝愿曦皇寿命,与地齐长,幽帝曦皇之情,万古流芳。”

    坛下的高呼,让我心里没有任何波澜,我只希望幽君能快点将他的造物鼎给我。幽君在坛下的所有神明都祝福我们的时候,他拉着我的手带着我转过身来,轻轻的是将我脸上的薄纱给拉开,他一松手,盖在我脸上的纱就随着他指尖的风瞬间飘走,这一刹那,我心里无比的羡慕这层能随着风吹走的薄纱,要是我也能像是这薄纱般离开幽君,自由自在,恐怕就算是死,我也心甘情愿了。

    见我一直都望着远去的薄纱,幽君的几根指尖就向着我的脸颊上抚摸了上来,轻轻的跟我了一句:“现在我都要把造物鼎送给你了,你就笑一笑。”

    幽君这话跟我的有点尬,就像是在恳求我笑似的,而要是在之前,他没对我做出这些事情来的时候,我知道他要将造物鼎给我,我这会肯定会开心的都要跳起来的,但是现在我明白了过来,这个鼎,也止不过是我的牺牲了我自己的自由从幽君那换过来的,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不想笑就是不笑。

    我就一直都盯着幽君看,就是不笑给他看,也不想再讨好他,而幽君看着我这样子,他自己也不好受,不过也没怪我,毕竟我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也是他一手造成的,他根本就没有资格来怪我。

    所以幽君也不要求我怎么样,低头端着起我的脸,在诸神的注视的下,向着我的唇上亲了下来。

    他的唇在我唇上停留了很久才离开,在离开之后,向着我微微后退了几步,然后张开双手,嘴里在不断的念着咒语,一阵巨大的气流,就在他的身体周围,迅速的旋转!

    幽君喝了我两次血,他自身的力量也提高不少,所以这次将造物鼎从他的身体里拿出来,也不会像是从前那般费力,此时他身上涌出来的气流,将我们脚下的仙雾全都带动着在他的周身旋转飞舞,一个散发亮光的东西,逐渐的,就从幽君的身体里,露出了一个角。

    这个角就是造物鼎的角。

    造物鼎一出,整个来参见我们典礼的神明里面,顿时就发出了一阵唏嘘不不已的声音,因为这个造物鼎,是能改变三界的至尊神器,一个造物鼎,就能让幽君一个的妖邪称霸三界,从此见来,足以证明这个造物鼎是有多厉害!

    在这个造物鼎出来的时候,我这才有了一丝精神,眼睛一直都盯着从幽君身体里出来的造物鼎看,心里就一个念头,只要他将造物鼎给我了,我就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这次绝不心慈手软!

    一点一点,当整个造物鼎已经从幽君的身体里出来了之后,幽君因为耗用了巨大的法力将这个造物鼎从他的身体里抽出来,此时他的法力顿减,而我也根本就不等他将造物鼎送到我的手里,我一把就将造物鼎给抢了过来,念动咒语,瞬间,我身旁的飓风翻滚汹涌!

    这个造物鼎,原本就是柳龙庭给我的,跟了我几千年,它的身上已经有了我的灵气,在我张开双手念着咒语的时候,造物鼎逐渐的向着我的胸膛里移进去!

    幽君就在站在我身前看着我,坛下所有神明也都注视着我,在造物鼎不断的向着我的身体里飘进来的时候,我感觉到我身体里的力量越来越强大,这股强大,让我有了一种回到了几千年前时的那种感觉,我的身体里有着强大的力量,并且因为有这股力量,谁都不能再欺负羞辱我。

    等整个造物鼎全都向着我的身体里全部钻进去了之后,我再抬头看向幽君,几乎就是毫不犹豫的,直接汇聚一起一道惊人的力量,向着他猛的推过去!

    我要亲眼看着他死,我要让他死在众神的瞩目之下,让他变回原形,变称一只丑陋的妖怪,暴露诸神的眼里。

    当坛下的神明看见我竟然在弑杀幽君的时候,瞬间炸乱,而我的眼睛只盯着我手里的那道气,以放慢一千倍的疏速度,猛的就向着幽君的身上冲过去!

    这么大的力量,我心想幽君一定死定了,一想到他惨死的模样,我心里就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哪怕是他已经给我下了咒,哪怕是他死了我也马上死去,我也是心甘情愿!

    幽君似乎已经猜到了他将造物鼎给我之后的后果,所以就算是他眼睁睁的看着我杀他的时候,也根本就没有想躲的样子,而就在我的气息向着幽君身上汹涌过去就快要挨到他时,一柄银光闪闪的宝剑,瞬间就从坛下的诸神中向着幽君飞了过来,不偏不倚,以飞快的速度,从我冲向幽君的强**力和幽君之间直穿而过,我的气息打在了那柄宝剑上,这宝剑身上带的法力极大,竟然替幽君,挡住了我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