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一十三章:态度的转变

    我没有想过柳烈云会救我,她也不能救我,但是我也没想到她看见我这样被幽君欺负的时候,她竟然当做是不知道那般,毫不犹豫丢下我不管了。

    好歹我之前帮助过她这么多次。

    好歹从前我也是她弟弟的女朋友。

    而这些,在她对幽君的感情面前,全都不值一提,什么都不值得她去惹幽君不高兴,我不是她,也根本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难道她这一辈子,活下去的最大愿望,是为了得到幽君的喜欢吗?

    我抬眼看着我将我缠的丝毫不漏的丑陋巨大怪物,我脖子里的血顺着我往下仰的头向着我的脸流下来,而这怪物似乎也不想浪费,一条血红色的长舌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向着我的脸舔舐过来,舔的我满脸口水,并且顺着我的唇角,肆无忌惮的向着我的口插了进来,在我口拌着我的舌头胡乱搅动,吸食我口的积液,让我配合它这一会的情绪高涨。

    我已经麻木,浑身都被我身身血腥包围,尽管我十分想吐想反抗,可是,幽君将我缠的像是死尸一般,让我连一个指尖都没办法动弹一丝一毫,无力挣扎,内心只能恶毒的咒骂这件事情能早点过去。

    毕竟也考虑到这里是什么地点,所以幽君没有在这里做这件事情有多久,等他心智达到极致的时候,便放过了我,缠绕在我身的触须开始逐渐的散开,一道道深红色的勒痕像是烙印般浮现在我的身,而且这个时候,幽君也慢慢的变成变回了人形。

    他便会冷的样子的话,还是和从前一样,意气风发,外貌从前更加秀美漂亮,一头浓墨般的头发,像是有了生命一般,鲜活的披散在他的肩,衬托的五官越加精美,皮肤也变得愈加白皙,吹弹可破,要不是我知道他这一切变化都是我血的功劳,我再次看见幽君的时候,一定惊为天人。

    现在右键把它的触角全都从我身散了开来我的衣服差不多已经被撕坏,他把他身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我的身,然后一把将我抱起来,去往浴池洗浴。

    整个期间,幽君跟我说的话,无非是他有多爱我,多舍不得离开我,而我此时如同一个玩物,一个把件,让他说什么话,我都没有再回应他,而幽君不管也不在乎,他不断地说他的,宛如一个神经病人般那么可笑。

    从幽君知道我的血能使他的精气和法力迅速增长之后,我宛如成为了他宠养的动物,他不会放我走,时时刻刻都把我带在身边,我越是反抗,他将我的血吸食的更加凶狠,并且他从第一次在天牢门口没有顾忌我的感受之后,此后的他更是肆无忌惮,想什么时候吸食我的血液,什么时候吸食,想什么时候和我发生关系,撕开我衣服,我活的像是一只牲畜,活下来的唯一作用,是给幽君提供血液,供他发泄。

    根本还不到一个月,我已经被幽君折磨的快要死了,我身体里的血一次次的被幽君吸食,根本来不及修复,又被幽君再次吸食,短短的时间,我早已经没有了从前的风华,身体迅速的干瘦,我都怀疑我要是再这么下去,根本不会等到我自杀,我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因为我现在的模样,我连见洛神和泷儿都不敢见,我怕他们此时要是知道我变成了这幅鬼样子,他们又会因为我而担心,于是每天都躲在寝宫,不敢出门,也不敢见任何人。

    虽然幽君不在乎我的什么感受,但是看着我这么日渐消瘦下去,他也害怕没等到他能力强大到能称霸众神的境界,我死了,不仅经常叫人给我喂各种补品,还说是带我去散心,舒缓精神。

    本来我一点都不想跟幽君去哪里,我这副模样,根本是哪里都不能去,但是想到如果我一直都呆在这天庭的话,天庭戒备森严,我根本没有办法逃出去,但是如果去了外面的话,只有幽君跟我在一起,指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现在天庭虽然大部分的政权还在我的手里,但是这么多些天来,幽君代替了我管理,跟幽君出去的话,绝对不能在天庭,而我除了天庭和九重天,唯一熟悉的,是人间,人间现在神鬼妖人混杂,能离开幽君的机会,也在天界,要容易些,于是在幽君问我想去哪里的时候,这么久以来,我跟他开口说了第一句话,说我想去人间看看。

    幽君现在还是三界之主,加在这天人地三界也不再有人是他的对手,我说去人间,他自然是欣然的同意了,叫人下去准备好,我在出门的时候,再将我身的衣服穿厚了几层,整个脸,也盖了一层厚厚的白纱,毕竟这样看起来显得胖一些正常一些,也不至于引起外面的怀疑,让外面的神仙,产生恐慌。

    在幽君牵着我出门的时候,柳烈云正好给幽君过来请安,见幽君带着我要出门,便问幽君我们去哪里?

    幽君从前对柳烈云完全是冷着一张脸,但是自从柳烈云怀孕了之后,他对柳烈云的态度似乎有点改变了,虽然也没到喜欢的地步,但还是会嘴跟柳烈云说几句好话,跟柳烈云说我心情不好,他带我出去走走。

    “正好臣妾从天以来,也没有好好的出去走过,还请问吾皇是否能带臣妾一块出去走走?”

    当柳烈云一说完这这话,幽君的眉头顿时皱了一下,如果带柳烈云,我更加的不好走,于是我赶紧摇头,主动伸手挽住了幽君的手腕,靠在幽君的肩头,跟幽君说我不想让柳烈云和我们一起。

    从柳烈云次在天牢门口头也不回的走了之后,我跟她从今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若是相犯,我一定不会再顾及从前的情分,是生是死,我绝对不会再手软。

    见我拒绝了,幽君皱着的眉头顿时舒缓了过来,眉色一挑,跟柳烈云说:“曦皇最近身体不太好,我们三个人去的话太吵,你现在有孕在身,好好的在天庭调养。”

    幽君将话说至此,柳烈云便转头看了我一眼,眼里满是不甘心,不过她也学乖了,没有再次继续缠着幽君,嘱咐了我们一声要玩的开心后,退下去了。

    看着幽君抬眼目送柳烈云走的眼神,还有他嘴角露出来的一点笑容,幽君对柳烈云忽然好起来的态度,让我不禁有些怀疑,他是怎么了?按照我对他的了解,他肯定不会是因为喜欢了柳烈云,因为他从前是最低级妖祟的原因,柳烈云从前也是妖,他不可能再会喜欢一个妖祟,除了这个之外,难不成幽君确实是在乎柳烈云肚子里的孩子?毕竟也是他的后代。

    尽管幽君在乎谁喜欢谁,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在我们去下界的路,我还是忍不住的试探着问了幽君一声:“你爱柳烈云了?”

    可能是我从来都没有关心过幽君喜欢谁的话,现在听我忽然这么问他,幽君来了些兴致,转过头来看向我,反问我说:“怎么忽然想起问我这个了?”

    “因为她肚子里有你孩子的原因吗?”

    我直接忽略幽君问我的话,又问了他一句,不过当我说到柳烈云肚子里的孩子之后,幽君刚好好的表情,瞬间有些阴沉了下去。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