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一十五章:年祭

    长白山向来就不是有很多人的地方,大山一片,现在又是过年的时候,旅游的人也少,现在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阳气呢?

    我心里感到十分疑惑,但是从那边现在发过来的阳气,促使我向着那边飞过去,并且当我顺着这股气息飞过去的时候,好温暖,宛如我的整个心身,都置身于在春。

    虽然幽君给我的是七时间,这七时间里我根本就不会死。但是不会死,并不代表不会痛苦,在离幽君近一点的地方的时候,这股痛苦感还不是很明显,可是谁在我越飞越远,我就感觉和全身的骨头里都涨满了头发,那些头发在我离开幽君之后,便疯狂的在我骨头里生长,根根发丝吸干我的骨髓,戳近我的骨头,由骨髓里传出来的巨大痛苦,让我根本就无法在利用法力变成鸟,在当我实在是抑制不住我身体里的疼痛之后,整个身体迅速化为人身,从空中掉了下去!

    冬日巨大的风就在我耳边呼呼咆哮,我在这一瞬间都认为我掉下去就要死,但是毕竟我的**是我的魂魄新长出来的,修炼上万年,还不至于这么快死,只是我掉下去的地方正是闹市广场,大家都在大家都在广场上玩乐的时候,忽然间我从上掉了下来,顿时一片哗然,我身边人的目光都向我齐刷刷的看过来。

    我整个身体都趴在地上的时候,都没有感觉到被摔的痛,因为我骨头里散发出来的剧痛,就已经盖过了一切的痛苦,为了避免引起大家的注意,我艰难的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向着长白山的地方走过去,那里的阳气可以掩盖住我的气息,不让我被幽君找到,我宁愿在痛苦中活我最后的每一,也不愿意让幽君再抓我回去。

    自由是痛苦,但也是快乐的。我行走的每一步回想从前发生过的每一件事情,快乐的痛苦的是否在此时已经失去了快乐和痛苦的概念,每一件都是我的经历,活着的见证,七时间,让我痛苦又安逸。

    时间一的过去,因为我身体的原因。在这几时间里,我并没有走多远,离长白山还差几个省的距离,眼看最后的期限就要到了,我实在是走不下去,本来现在已经是新年,哪怕是不去长白山,人间的阳气也应该能掩盖住我不让幽君发现,可是这几的时间里,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人间大量的阳气都向着长白山的方向涌,如果不随着这股大流向往长白山,恐怕我再慢一步,幽君都知道我在哪里。

    哪怕是只有一的寿命可以活,我也要活完这一生中最后的时间,可是我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我体内的咒术,我现在都能透过我的皮肤,看见我骨头里传出来的一根根狰狞恐怖的头发。

    这些头发一圈圈的将我的骨头缠绕,越勒越紧,像是要把我的血肉剔除开来,骨肉分离。

    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在第六下午的时候。一个人躺在了一个北方村庄的村口,看着上刺眼的白阳,昏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喉咙里的一阵炽热刺激了我,我睁开眼睛一看,首先映入我面前的是一张陌生男人的脸。

    这男的手里拿着一杯温水,扶着我的后背,我想我喉咙里的这一丝温度,就是他给我喂的水。

    这男人见我醒了,于是将他手里的水杯放下,问我好点了没?

    听这男人跟我话的语气,就好像是认识我一样,可是我现在浑身疼的半句话都讲不出来,身体里的法力早就在我用来支撑着身体而损耗殆尽,我一时间没有回答这男人的话,男人也没有再什么,一把将我抱了起来,放进他路旁边停的车里。

    毕竟我在人间的时候也有过生活的经历,并且我跟这男人都不熟悉,他却把我抱进他的车。你是我鼓起我最大的力气,艰难的憋出了一句话,问着男人:“你是谁?”

    男人转头看向我,脸上表情平静的很,回答我:“从你掉下来的时候,我就开始跟着你了,我认识你,你救过我。”

    当这个男人这话的时候,我就一直都看着他的脸,可是无论怎么想,我的脑子里都没有这个男人的面孔,况且我从前在地面上的时候做过弟马,确实也救过很多人,可能是我忘记了也不定,不过现在感受着这周会越来越稀薄的阳气,我一把就抓住了这个男人的手,跟他:“求你,带我去长白山。”

    男人二话没,脚踩油门,转了方向盘,向着长白山的方向开过去。

    七的时间马上过去,一路上,我只感觉我的时间在流逝,从之前能感受到我身体里的头发在疯狂滋长,到现在我已经完全都感应不出来任何触感,我的身体就像是死了一样,没有任何的生机,只有我的眼睛还能疲惫的睁开,脑子还能继续保持思维,我一直昏了又醒,醒了又昏,我都害怕我会死在这个男人的车上,给他带来晦气,要这男人把我放在一个人多一点的地方,只要不被幽君抓住,哪怕是就这么死了我也愿意了,不过这个男人并没有听我的话,而是依旧马不停蹄的带我去长白山,终于在第七傍晚黑的时候,我们到达目的地了。

    当男人把我叫醒的时候,用手指了指我们车前面的一座人头济济的大山,转过头跟我:“前面就是长白山了,山上在举行年祭,今年来这里的人有很多。”

    年祭?

    柳龙庭之前就是长白山的,你跟他在一起几年,也在长白山上住过一段时间,也没听过长白山有什么年祭。不过当我抬头向着长白山上望过去的时候,山上弥漫着一股冲的阳气,这些阳气,就是这些山上的人散发出来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这些阳气的影响,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在我看着长白山的时候,我的身体,在这个时候,竟然开始逐渐的能活动起来。

    我想,这就是所谓传中的回光返照?

    不过不管因为什么原因,现在我到了长白山,幽君就不可能再找到我了,并且这长白山也是柳龙庭的故乡,能在这里死去,我已经算是心满意足了。

    在我身体微微好点的时候,我推开车门下车,呼吸着车外冰冷又热闹的空气,站在车边,也不想再去哪里,就想这么静静的站着,什么都不做,等待消亡。

    而车里的男人见我出来了,他也跟着我出来,并且带出了一件外套给我,给我披上。

    我对这男人了句谢谢,并且在这个时候我恢复了力气,也有精神去打量他,他长得普通,和正常男人也没多大区别,身形高瘦,唯一有点不一样的,就是他身上种是若有若无的散发出一股人间没有的气息,这股气息,给他倒是多增添了几分神秘感,并且我现在思维清楚了,再回想从前的记忆的时候,还是没想起来他是谁,并且他身上的气息,我也没有半点熟悉的感觉。

    “谢谢你。”我转头对男人了一句谢谢,并且又问了一句那个男人的名字。

    男人并没有回答我,而是跟我一样,看向前方的远山,跟我:“这场年祭,是有人费了很大心思准备的,你若是有兴趣的话,可以上去看看,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