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一十九章:咒解除

    要罚也罚过了,要讨好也讨好过了,幽君他还想对我做什么?

    毕竟这里是天庭,毕竟我是曦皇,在幽君的命令下去了之后,被幽君叫过来的天兵,一时间也并不敢来抓我。

    “为什么要抓我?”我抬脸问幽君,眼神毫无感情。

    幽君见我这会问他了,也毫不忌讳的回到我:“因为你不怕我,我要关到你怕,关到你自然老实。”

    “那要是我不去呢?”我反问幽君。

    而幽君这会却是对我一阵冷笑,伸手往旁边的一个兵将的脖子里猛地一抓,一大股精魄瞬间被幽君从这兵将里的脑袋里吸了出来,兵将瞬间灰飞烟灭。

    “你要是不去,我一个个的杀死这些神仙,杀到你去为止。”

    幽君这个动作,立马把我周围的将士给吓呆了,慌忙的护住我往后退,而我也没想到,这次回来,幽君连杀天仙兵都如此明目张胆!

    “怎么了,难道你要用这天庭里所有的仙兵的命,换你自己的任性吗?”幽君又笑着问了我一句,并且在说着这话的时候,两只手一齐用功,将我身边的两个仙兵又向着他的手里抓了过去!

    当幽君又要吸食他们精气的时候,我赶紧的对他喊了一声:“慢着。”

    我的话音刚落,幽君握住这两个吓得脸色发白的仙兵的手松了下来。

    “我去。”

    幽君将两个仙兵丢在了地,而我十分厌恶的看了他一眼,伸出手让我身边的天兵拷着,跟着他们一起进了天牢。

    现在幽君的性格,真是越来越捉摸不透,如果让他再这么呆在天庭的话,恐怕这个天庭,早晚都会被他给毁了。

    在我进了天牢之后,碍于我的身份,和威信,所有狱吏都不敢过来绑我对我行刑,但是如果不按照幽君的命令做的话,这些狱吏,会我都先死。

    不过在这些狱吏都为难的时候,一个狱吏自告奋勇的过来将我绑在了刑柱,跟我说以后由他负责对我行刑。

    这狱吏的胆识还不错啊!我一时有些惊讶,不过当我低头看着他的时候,倒是觉得他这脸有点眼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那天我和柳烈云打架的时候,我为他挡剑救过他一命的狱吏,不过看着这狱吏的这张脸,倒是又让我想起在凡间的时候,开车把我送到长白山的那个陌生男人,那个陌生男人也说我救过他一命,这两人,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不过我想了想,应该不可能,这个狱吏是天界神兵,天神兵没有经过批准,是不允许下凡的,况且,这么个小仙儿,他都还没有下界的资格。

    我也没有在这个问题多想,在这个狱吏用鞭子抽我的时候,那股打在我身的痛,我是感觉的到的,但是在这股痛楚之下,给我更大刺激的,是我体内正在不断新增的力量,这股力量,让我原本都开始瘦弱的身体,都变的丰满了起来,像是幽君喝了我的血一般,不仅使我身体变得轻盈,还让我皮肤也变得的细腻,连我头顶着的一头长发,算四天都没洗了,却越来越柔顺,那狱吏打在我身的皮鞭,我现在也感觉不到半丝的疼痛了,之前被打出来的伤口,现在也能很快的自我愈合。

    如果在没有任何外力的情况下,靠我自己,我是不可能会发生这种变化的,唯一的解释,是柳龙庭给我办得那个年祭,他给我收集了无数信仰,并且我现在一直都在想,在幽君带走我的时候,他最后对我晃手,是什么意思?

    他不可能是在跟我说再见,于是我学着他的模样,也晃了晃我的手腕,不过在我抬手的时候,我意外的发现,原本一直都缠在我手腕的发丝,现在竟然不见了!

    一时间我都怀疑是我眼花看错了,这怎么可能会不见了呢,连我体内的造物鼎,都没办法将幽君的这个咒给解开,还会有什么力量能解开的?

    不过当我揉了揉眼睛在看的时候,发现我手的这个毒咒,确实是没了,我还怕是我看走眼,又叫来给我行刑的那个狱吏过来帮我看看,那个狱吏也跟我说我手确实没有什么东西。

    是幽君帮我解开的?绝对不是,按照他的性格,算是他死了都不会帮我解开,想到在我离开长白山的时候,柳龙庭向我扬的那几下手腕,我心想,该不会是柳龙庭帮我解开的吧!

    可是他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量?!

    我一时间都不知道这其发生了什么,柳龙庭是什么时候给我解开的咒的,我猜幽君肯定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要是他知道的话,肯定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把我关进天牢里。

    那我手的咒要是没了的话,那我岂不是以后算是不用死,也能离开他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又有那么一丝期望被点燃,并且这几天随着我身体里力量变强大,我都在想,柳龙庭他专门给我办了个年祭,提高我的力量,是不是让我可以考虑和幽君再次拼命?彻底摆脱他?

    只是这算是年祭所有的信仰都给我,也不足以我打败幽君啊?

    “你过来一下。”我叫了给我行刑的狱吏,问了一句他:“你叫什么名字?”

    这狱吏向我面前走了过来,跟我说了一声:“吴。”

    这名字,一个姓。不过也无所谓了,于是我喊他:“吴,你最近这几天,知道幽君在干什么吗?”

    我直接称呼幽君的名字,不过这吴胆识大的真的是超乎了我的想象,见我直接称呼幽君的名字,也没有被吓着,而是十分自然的回答我:“知道的不多,不过外面都在传他在淫乐宫女歌姬,天庭众多神仙敢怒不敢言。”

    “除了这个呢?”我问吴,我对幽君关与女人方面的事情,一点都不感兴趣,不过还没等吴说话,外面一阵喊声响起:“帝后驾到。”

    柳烈云无端端的怎么来了?是来嘲笑讽刺我的吗?

    不过柳烈云是幽君的人,我赶紧的在行架站好,让吴抽我。

    吴这会也抽的卖力,一鞭鞭的,打在我身,皮开肉绽,不过因为柳烈云要过来,我也没有很迅速的恢复我的伤口。

    当一阵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向着关着我的牢狱传过来的时候,这叫不深,在快到门口的时候,又像是故意放慢了脚步,一袭大红色长袍,首先出现在了牢狱之外的栅栏外,确实是柳烈云过来了。

    柳烈云的此时看着我,脸色有些不自在,青一阵白一阵的,看见吴正在挥着鞭子用力的打我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吴的手,对他怒喝了一声:“滚下去。”

    柳烈云来找我,肯定没什么好事,此时我冷眼看着柳烈云,对她冷哼了一声,对她说:“我曦皇的部下,还轮不到你来指挥。”

    我说着,看了吴一眼,吴这才收起了鞭子,站在了我的身旁。

    要是在平时,柳烈云肯定会嘲讽我这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都被关在天牢里了,得意什么,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柳烈云她现在并没有嘲笑我,而是站在我的面前,像是有什么话说不出口。

    现在我看着她的样子,跟看见幽君没什么区别,果然真是物以类聚。

    “你来找我,不会是让我欣赏你这身大红衣服的吧?穿的这么娇艳,幽君碰过你吗?听说他最近低贱到竟然连歌女舞姬都不放过。”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