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二十章:血之战!

    我这话,是故意说给柳烈云听的,她这么喜欢幽君,现在好不容易干掉一个我,忽然幽君身边又多了这么多的女人,我要是她,我得气的吐血。

    果然,在我说这话之后,柳烈云脸顿时浮现出一抹难色与尴尬,想跟我发作,但是又像是有什么事情求我,于是忍住了,换了一口气,跟我说:“白静,今天我来,是有件事情,想求你帮忙。”

    她这种话,我都不知道听了多少次,她求我帮完,用完了之后又将我当垃圾一样丢掉,一点都不顾及我们之前的情分,见我被幽君欺辱,她没有丝毫的反应,只要是有事情了,来求我,这天下,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要不是看在她还有个弟弟是柳龙庭的份,现在我能让她有多远滚多远,不过我这会倒是想知道,她到底是遇到什么难事,说出来,好让我开心一下。

    于是我眉毛对着柳烈云轻浮一挑,问她说:“说吧,我听着呢。”

    “我想请你出去劝劝幽君,让他别再沉迷女色,不然他要失去所有神明的心了。”

    说来说去,柳烈云这么不要脸的来求我,还是为了幽君,她这么说的,好像是幽君什么时候得到过众神的心似的。

    “凭什么?”我看了柳烈云一眼:“那我凭什么要帮你?”

    可能是我体内的咒已经解除了,又或者是现在在我眼里,柳烈云她根本算不是一个屁东西了,所以我跟她说话,想怎么说怎么说,丝毫都不把她放在眼里,这种女人,不杀了她已经是我对她的最大宽容。

    “不是帮我,是帮我们,幽君不是你的丈夫吗?如果他被众神摒弃,你以为你还能高高在的坐在这曦皇的宝座吗?”

    看来柳烈云真是无知,沉迷在爱情里的女人,说有多可怕有多可怕,除了幽君,她什么都不知道,在柳烈云跟我说这话的瞬间,我都有点不想再和她争辩或者是戏弄她,免得降低了我自己的档次。

    不过身为女人,吵架斗嘴也是天性,于是我很直接的骂柳烈云,跟她说:“这时候,你知道说幽君是我老公了?之前你配合他害我的时候,怎么不说他是我老公了?我告诉你,只要我没有承认,他不是我的任何人,还有我要告诉你,我早把幽君的权利全都挖空了,你去问问这整个天庭的众神,他们是听我的号令还是听幽君的号令,只是我现在还斗不过他,要是有一日他死了,整个三界之内,没一个人会为他祭奠!当然,除了你这条修炼不过千年的区区小蛇,真是下贱妖配下贱妖,还好是你当了他的原配夫人。”

    我不仅骂柳烈云,连幽君也一起骂,原本柳烈云是压住了很大的脾气来找我的,现在见我话说的这么难听,所有的怒火便压都压不住,直接向着我的面前来,正想给我一巴掌!

    不过在她要打我的时候,我身旁站着的吴,一把抓住了柳烈云的手,一把将她给推开了,叫她对我客气一点。

    现在我在牢房里关着,柳烈云见一个小小的狱吏都敢打开她的手,立即大喊了一声,叫人把吴给抓起来。

    顿时,十几个狱吏一起过来了,但是这些狱吏,团团的把柳烈云给围住了,用兵器全都对着她,警告柳烈云,毕竟我们仙子对付不了幽君,但是对付柳烈云,还是绰绰有余。

    柳烈云可能是没想到在一群小小的狱吏,都敢这么对她,顿时有些吃惊,她自己本身也法力弱,幽君虽然对她态度好了一点,但看着她来求我时的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知道幽君在她身,根本没下功夫,加她又是地小小的仙家,功德没圆满都不算是仙家,所以她在这天,只要我强硬一点,她完全没有活路。

    不过柳烈云也不是什么三岁智障儿童,见到这架势,和我刚才说的话我,也明白了过来,对我说话也客气了一点,跟我说:“你不要总以为是幽君把你害成这样子的,他对你有些时候是不好,可是他对你不好的时候,他心里也很痛苦,他喜欢了你几千年,无数个日日夜夜,单爱是痛苦的,要是能放的下你,他早放下你了,现在好不容易和你在一起,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骗他,他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你,你没有想过,你若是好好的跟他在一起,不会有这么多的灾难发生吗?可能你们真的会被人间子孙后代祝福。”

    “说的这么好听,那你给过我和他好好在一起的机会吗?”我反问柳烈云。

    我这一反问,柳烈云顿时哑口无言,沉默了半响之后,这又才跟我说:“只要你答应我劝他不要失去了众神的心,我愿意拿我的命赔给你,当时我对你的道歉,再加,幽君这样放纵,也是因为你引起的,你根本不了解他,他一向不是什么好色之徒,对你的感情忠心耿耿,……”

    “好了你别说了,别把什么事情都往我身扯。”我实在是忍不住打断柳烈云的话,跟她说:“你走吧,我是不会再答应你任何要求的,不过还是要提前告诉你,你最好是早点做好废后的打算,你的好日子不会长了。”

    现在柳烈云被狱吏的刀剑一圈圈的包围着,她自己也有点害怕我真的会这么叫人捅死她,于是又求了我几句,见我依旧是怼她毫无表情的一张脸,这才十分不甘心的走了。

    在柳烈云走了之后,我心里在开始盘算柳烈云刚才找我说的这件事情,每个人都是要脸要皮的,柳烈云竟然跟我闹掰了之后,又压住这么厚的脸面来找我,那说明已经是有很多的神明对幽君不满了。

    真是不怕人不死,怕人作死,之前我杀幽君的时候,还有神明维护幽君,这毕竟涉及到了天下大乱,但是现在,要是我反的话,冲着幽君光明正大的把我关进天牢拷打还有肆意淫乱宫女的恶行,他已经众叛亲离了,只是如果我现在要反的话,我体内的力量还不是很够,我在想我到底要用什么办法,能趁着这个时候,能打败幽君。

    “曦皇,你要是再不处理伤口,血要流完了。”吴在一旁提醒我。

    而也是他这么提醒,我低头看了一眼我自己的血,这已经有好些天,幽君都没有再来吸食我的血液,这让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虽然我自己的力量不能再短时间内提升到与幽君匹敌,但是,我的血可以造出能与他匹敌的军队,现在我的法力因为信仰,也提升了无数倍,只要将天庭的武神以及各路天兵都饮用了我的血,再发动他们对付幽君,那么再对付幽君,算是幽君有后土,那有怎样,对付他们,也不是件困难的事情了!

    我想好了这件事情之后,赶紧的将我身的伤口全都用法力愈合起来!毕竟现在我的血都精贵的很,我要靠着他们来打败幽君。

    我转头向着我身旁的吴吩咐道,叫他安排人去把洛神还有南海龙王泷儿秘密请过来,并且在做完这件事情之后,再去找幽君,说我不堪牢狱折磨,已经认错了,求他放了我。

    虽然不知道我这用了很多次的理由,幽君还会不会信我,但是不管信不信,只要我和洛神还有泷儿他们串联好了,他离死只是早晚的事情!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