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二十五章:三月之期

    我说出这话的时候,都有些尴尬,我很久没有和柳龙庭正常说过话,从之前我嫁给幽君之后他对我的拒绝,到现在他又对我好了起来,让我都猜不清楚他想做什么?我很想问他当初如果他语气对我好一点的话,我也不会转身的投进幽君的怀抱,堕落的这么快。

    可是按照幽君的性格,算是我有一百个不愿意和他在一起,他也只会用尽各种办法逼的我跟他在一起,他想得到他想要的,会不惜一切手段,算我从始至终不愿意又怎么样,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我现在的结局,还是一样的。

    在我回答了柳龙庭的话,从床坐起来的时候,柳龙庭也将汤药给舀好了,五指支撑着一个小碗,向着我走了过来,并且在我床边坐了下来,看了看我的脸色,像是很满意,又跟我说:“你醒了好,我还怕你失血过多醒不过来了,也亏是长白山里的小妖小仙,知道我把三界之主带回了家里,这大雪还没融化,他们不辞辛苦给你在这长白山里到处搜罗那些千年灵芝人参补药的,一个个的送过来给你补精气,这送的太多了,家里都快堆不下了。”

    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也舀了一勺药,轻轻的的吹了吹,用唇瓣试了下唇温之后,向着我的唇边喂过来。

    倘若是在从前,柳龙庭要是这么照顾我,我一定会感动的不行,早扑进他的怀里,但是如今我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幽君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每一件都将我对从前的一切幻想,一点点击碎,我太恨他了,如果不是他,我现在也根本不会沦落到看见我喜欢的人,却一丁点也不想接受他的好意。

    我没有喝下柳龙庭喂我的药,看了他一眼,自己伸手将药从他手里端了过来,跟柳龙庭说了一句我自己来吧,并且还对他说了一声谢谢,谢谢他给我举办的年祭,还有谢谢他的救命之恩,等我天之后,他想要什么封赏,我都给他。

    柳龙庭见我对他也不是很友好,我要从他手里接过药碗,他也没执意的要喂我,不过我在跟他说到他要什么封赏的时候,柳龙庭倒是对我微微一笑,跟我说:“我什么封赏都不要,因为我想要的,在我的面前。”

    当我听见柳龙庭说着这种话的时候,我整个人都一愣,一时间有些不敢看向柳龙庭的眼神,柳龙庭没有明确的说出我的名字的时候,我心里也不敢肯定他说的他想要的是我这种念想以为是我,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时候,我会在柳龙庭面前变得如此自卑,跟他在一起,仿若是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将我压得喘不过气来,让我无的想离开他,又有点想多贪恋点这种我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感觉,哪怕是我们相互之间,也没有了未来的可能。

    在柳龙庭说完这话之后,我装并不在意他这话的模样,一口口的吹着我碗里汤药的气,一口口的将这汤药喂进口,在这种时候,我内心的挣扎,都让我尝不出来这汤药是苦的还是甜的。

    “虽然你不要,但是我还是会赐给你,如今幽君已经不再是九重幽帝,这个位置还空着,你要是愿意要的话,我赐给你。”

    虽然我现在不是很明白柳龙庭现在的法力是多少,但是我还是想尽我所能的,给他一些昂贵的东西,如今我推翻了幽君,那整个九重天和天庭,是我为大,这九重天天帝的位置,也将是除了我之外,最高的一个职位。

    也不知道是我这话说的太过生分还是太过冷漠,当我说完这话之后,柳龙庭看了我一会,我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于是抬起脸看他,问他说:“怎么,你不愿意吗?虽然和你前世的地位不能,但是今生已经不是前世,我只能将我最好的东西给你,当然,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也算了,药我已经喝完,还麻烦你帮我传达洛神,让他下界来接我回天。”

    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一手端住了药丸,一手掀开被子,向着我现在的身体也恢复的的差不多了,于是想下床,我坐在床与柳龙庭相互对视的姿势,让我好生不自在。

    柳龙庭过来伸手扶我,被我拒绝了,毕竟我认为我身体快恢复的差不多了,总不能躺了这么多天,连下地都不能,可当我的脚向着地的些踩去的时候,我整个身体的重量,全都压在了我的脚,腿脚一时不受力,连腹的内脏在我直立起身来的时候,一股疼的几乎是让我窒息的痛,顷刻间从我的内脏里向着周身迷漫开来,腿一软,手里的碗掉在了地,发出一阵清脆的碎裂声响,而我整个人也瞬间向着地倒下去!

    眼见我要趴在地摔个狗吃屎了,柳龙庭赶紧弯腰,伸手过来扶住了我的肩,将我真个身体向着他怀里一揽,他身穿着的绸锻衣裳的微凉丝滑的触感,立即紧贴在了我的脸,而此时,我的耳朵贴在了柳龙庭的胸口,他胸膛里向我传来的砰然心跳,听的让我有些着迷。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喜欢他,哪怕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无数次告诉我自己我不能再喜欢他,他没有什么值得我去喜欢,但是我是忍不住,原本在嫁给幽君之前,我都以为我已经放下他了,可是每次和幽君欢爱或者幽君虐我的时候,我控制不住的想他,这种念想,只要开了口,控制不住,尽管我根本不想让柳龙庭知道,所有趁着柳龙庭这会将我揽进他怀里的时候,我几乎是屏住了呼吸,是为了多听见他一两声的心跳。

    “你别急着回去,你把你的血全都散了出去,又和幽君打斗的时候受了重伤,哪里会这么快好?我带你回来当日洛神和泷儿来找过你,我已经跟他们说了让你先在长白山养伤三个月,天庭里的事物,暂时交给洛神帮你打理,三个月后,我自然你会送你回去。”

    我不知道柳龙庭是知道我不想离开他,或者还是他原本想这么抱我,在他说着这话的时候,他一直都没有想将我放下去的念想,像是安慰受了伤的小猫小狗似的,抚摸着我的头发,十分温柔。

    柳龙庭一摸我的头发,我忍不住更想往他的怀里钻,我希望他能把我身幽君残留下来的气息全都给抚摸干净,可是有些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是注定怎么洗也洗不干净,扭曲乌黑的心灵,再想变白回来,也不会这么容易。

    其实我很想跟柳龙庭把话问清楚,问他还爱不爱我,问他介不介意我跟幽君有过这么一段不堪的过去,问他要是我想跟他在一起,他还愿不愿意好好对我,只是这些话说到口边来的时候,我忽然的觉的我太过于自私,也太过于下贱,每次都是我倒贴柳龙庭,倒贴到我自己都觉的的自己低贱不堪。

    我平复了一下我自己的心情,然后推开了柳龙庭,重新躺在了床,跟柳龙庭说了一句谢谢,这些天还麻烦他照顾我了。

    而柳龙庭听我说这话后,也微微对我笑了笑,跟我说:“你想在我这里住多久都行,对了,过两天,龙腾和娇儿出关,到时候,他们两人也可以陪你好好玩耍,你也不会嫌我这苦闷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