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二十五章:白影

    当这话从洛神口喊出来的时候,整个来参见宴会的神灵全都站了起来,这一切都由我们提前安排好了,加幽君在这个时候又肆意刺杀仙家,这一举动,顿时将众神对他的的憎念全部激发了出来,一道道仙气,四面八方的从他们身向着我汹涌过来,而幽君在看着我在吸食众神的灵气的时候,冷笑了一声,问我说:“筹谋了很久吧,为了杀我,在我身下苟且了这么多天,这么作践自己,值得吗?”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地步,没有什么值不值得之说,我张开双手,将众神给我的灵气如数的吸入我的身体之,双眼死死的盯着幽君,斩钉截铁的回答他道:“为了让你去死,我做什么都值得!”

    说罢,直接将我体内凝聚起来的一道巨大的灵气,向着幽君冲了过去!

    灵气闪耀出来的光芒力量十分强大,这些都是诸位神明给我的力量,在这股强悍的力量如数的向着幽君的身体里冲进去的时候,幽君想躲开,但是这股力量飞驰电制,根本不等幽君躲闪,直接向着幽君身劈了过去!

    力量与幽君身穿着的盔甲相互碰撞而产生出巨大的炸裂声响,带动一大片灵气挥发出来的绚烂流光,瞬间向着我们周围冲射了出来。

    这些流光里还带着阵阵强大的灵气,在冲射出来之时,将我们身边数十米内的假山仙雾,冲的支离破碎,一干二净,整个桃宴一片狼藉破败!

    我悬身在幽君身前不到十米的地方,从他身散过来的怒风将我散落下来的长发和大衣,吹的嚎啕翻滚,我的灵气打在了幽君的身,巨大的气息直接将他头发束着的发冠击碎,一头乌黑关泽的头发,瞬间从他的头顶如瀑布般落了下来,猩红的鲜血,也从幽君唇角边,缓缓顺着他那张光洁的下巴流了下去,一滴滴的滴在他身穿着的战甲。

    不过幽君此时算是被我刚才那招的法力打出内伤,但是他自己却并不在意,抬脸看着我,还流着鲜血的嘴角对我路出了一抹阴沉奸邪的笑,嘲讽的又问了我一句说:“你不是要杀我吗?怎么?这点本事怎么杀我?”

    虽然在和幽君决斗之前,我已经想好了他的法力巨大,可能我并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当我用了众神传给我的法力对付他的时候,他却还能这么淡定的说话,这让我心里一时间有点紧张,如果要是我打不过他怎么办?这所有神明,全都要为我陪葬吗?!

    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输,哪怕是和幽君一起死,我也心甘情愿!

    “那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我对幽君说这话的时候,再涌起一阵强大的灵气,拿起剑随着这道灵气向着幽君冲过去!

    这道灵气再次向着幽君的身体冲撞过去的同时,幽君也提起了他手里的剑,挡住了我向着他头砍下去的法力,并且在这个时候,洛神和泷儿,也变回了他们的原形,幻化出兵器,和我一起,开始迎战幽君!

    洛神和泷儿,在喝了我的血之后,此时的法力也提升了不少,又有众神帮我们护法,我们与幽君之间,即将要发生一场恶战!

    在开始我攻击幽君的时候,幽君并不还手,可在泷儿和洛神加进来后,我们的法力立马增加了不少,泷儿和洛神,配合我从幽君的身后攻击。

    算是幽君再厉害,他一面应着我,一面又要抵挡泷儿和洛神的法力,不得不放下傲慢的姿态,这才真正出手,直接扬起剑在空划了一个巨大的圈,嘴里飞快的在默念着咒语。

    整个天庭,在幽君念动咒语的同时,开始像是浮在大海的船只一般,开始剧烈的摇晃了起来,天昏地暗,在我们不远处为我们护法的众神里,开始传来了因为害怕而惊叫的声音,这么强大的法力,我跟泷儿还有洛神根本没办法压制住,在幽君念完了咒语后,将双手一张开,一阵风的剧烈呼啸,从我耳边猛然刮过,幽君一出招,爆发出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顺着刚才这股刮过我耳旁的风扑来!

    力量强大,瞬间把洛神和泷儿弹开,一股霸道的气息,在我的剑被幽君缠住的时候,他身散发出来的那股力量顷刻间攻入我的体内。

    五脏六腑,犹如瞬间被撕开,嗓子里一甜,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从我的口爆发出来,浓稠的血吐脏了已经没有洁白仙雾遮挡的白玉地面,整个天庭宫殿府邸,被幽君爆发出来的力量,从近由远的一片片开始轰塌粉碎,乌黑的气,还在我们四周弥漫,整个仙界没有了之前的丝毫仙气,,变得破败凌乱不堪,宛若地狱。

    我知道,我的法力用的差不多了,但幽君他这天摇地动一招毁灭性的招式,也耗费了幽君大量的精气,现在我还没死,可是天众神,已经被幽君刚才身体里涌出来的力量攻击的死的死伤的伤,哀鸿一片,为我们护法的阵型也在被受到了幽君的攻击之后,全都散乱了。

    众神一溃散,大局几乎要定下来了,我看着我面前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的天庭,还有那些因为法力薄弱而被幽君的力量冲击而死的仙官,我忽然有了一种欲哭无泪的痛苦,这场大战,为了杀死幽君,这代价,大的有点超乎了我的预料,而代价已经这么大,如果不把幽君除掉,这一切,将牺牲的毫无意义!

    “洛神、南海龙王,你们留下来留守天庭,提防后土,保护众神!”

    我转头向着幽君和泷儿命令,也根本不等他们再细问我想干什么,我直接丢了手里的剑,念动咒语,向着幽君身边飞了过去,用我身体里的力量,支配住幽君,将幽君整个人一带,向着天界冲了下去!

    此时我用的是柳龙庭在长白山为我祈福而得来的法力控制住幽君,而幽君见我把他带下界,于是对我说:“没用的女曦,你杀不了我。”

    我知道我可能杀不了幽君,可是算是杀不了,我也要拼了我这条命将他碎尸万段,在幽君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我再强行的运功,将我体内的法力再次全部运出来,化成无数道光带,这些光带在我的意念下,像是缠茧的丝线一般,疯狂想在我们身边翻卷,抽出幽君身体里一道道的黑气,那些黑气,是他的灵力。

    “哪怕是杀不了,我也要杀你!”

    我说完这话,原本被幽君击伤的内脏,在我强行运功之后,开始承受不住我体内的巨大灵气,开始逐渐融化湮灭,此时从我口吐出来的血,也化为了黑脓。

    幽君见我如此执着,想甩开我,但是他整个身体都被我我法力包围,他一时间却又甩不开我,于是低头发怒的看着我,骂我说“你这么恨我吗?你要是再这么下去连你一会死的!”

    “那我也要和你同归于尽。”

    我忍住我腹汹涌出来的莫大痛苦,身的白衣已经完全被我吐出来的黑血染脏,而幽君听我说出这种话来的时候,幽君脸的表情也变得毅然决然,跟我说:“那我成全你,我们一起去死!

    说罢,一道幽寒的气息,从幽君的掌向着我的胸口推进来,将我原本在湮灭的内脏,瞬间击穿!

    这个瞬间,像是时间静止了一般,我再也没办法控制住我的灵气,整个身体犹如已经死了一般,瞬间松开了紧紧握住幽君的手,向着我身下地面的一片碧色湖泊掉进去!

    我终于要死了吗?

    我的整个身体,像是在被火似的燃烧,当我自己问我这话的时候,这个世间,清净的回荡着我自己的气息,而当我在空转身准备扑进这一片清澈的净水里等待消亡的时候,水面平静无波,一个如皎月般的白影,倒映在这明净的水面之,向我急速飞了过来。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