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二十九章:犬马之劳

    第六百二十九章:犬马之劳

    娇儿和龙腾,之前是在柳烈云差不多九重天的时候,才去修炼的,到现在,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这闭关修炼,按照他们动物来讲,好说十年二十年,多则百年,这才几个月,出来,这好刚提起筷子还没端起碗,饭吃完了。

    虽然柳龙庭的家事我并不想管,但是毕竟娇儿和龙腾又招我喜欢,于是在柳龙庭收拾地的药碗碎片的时候,我忍不住的多问了柳龙庭一句:“他们不是刚闭关没多久吗?怎么这么快出来了?你别因为我,坏了他们修行。”

    我以为是柳龙庭怕我不好玩,故意叫龙腾和娇儿出来,不过当我对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柳龙庭神色一愣,洁白着一张小脸转头看向了我,回答我说:“那倒不是我因为你叫他们出来的,是龙腾和娇儿这次进步较快,将要参悟的心法,都已经参悟透了,他们又听说你来了,急着出来了。”

    柳龙庭这么一说不是,顿时让我感觉有点尴尬,看来真是我自己想多了,我把我自己当成什么人了,柳龙庭怎么可能会为了我再去损坏娇儿和龙腾的修行?

    不过龙腾和娇儿出来了,自然是要我以后这么每天都面对着柳龙庭要好,在柳龙庭出去了之后,我继续躺回床,心里想着柳烈芸会带着幽君去哪里?

    这天地下,幽君失去了势力,柳烈芸她这个帝后之位也会作废,回天是不可能的,那只能呆在凡间和地里的冥界,还有后土,我一直都担心幽君会在这个最后关头,唤出后土为他保身,毕竟他都差点死在了我们的手,可是让我感到怪的是他并没有,哪怕是在最后一刻他的三条命都被姑获鸟击杀的时候,他都没有叫出后土,后土乃是大地之母,也是从前天帝的配对神,她要是在最后关头出手的话,幽君也不用柳烈芸来救,他自己能脱身了。

    幽君的想法,实在是让人难以捉摸,这次被他逃走,也不知道今后会不会发生什么变数,现在我的伤势还没好,又在这长白山,本来想叫柳龙庭去派些仙家去找幽君,但又不好再麻烦他,于是我自己又动用精气念动了请仙决,请来天兵将领,让他们多派些天兵下界,去寻找幽君,并且请洛神去一趟地府,去找地府一殿里的秦广王,叫他通知其他九殿阎王,若是见到了幽君和柳烈芸,立即向我汇报。

    虽然我躺了十几天,但是当我将天兵唤下来并且吩咐完这些事情之后,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要累的虚脱了,也不知道我的身体什么时候才能好,柳龙庭说要我在这长白山里修养三个月,要是三个月过去的话,这按照日子,我寄托在玉虚宫里的孩子,如果按照正常孩子怀胎日期来算,那应该也有十个月了。

    时间过的真是飞快,可是我每一天过的,都像是度日如年,在战败幽君之前,和现在相对起来,仿佛已经像是个世纪的事情了,而我现在想起我的孩子的时候,我心里都涌出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倘若不是我亲自玉虚宫求的元始天尊,还有凤齐天留在了那里,恐怕我都快要将这个孩子给忘了。

    只是现在平静下来,想到以后没有了幽君的日子,我甚至还有些期待我的孩子早点降临,如果我去把我孩子接回来,带他回天界,那好歹他也是个帝王之子,皇子公主,从前我一直有个管二代的梦想,也算是在我孩儿身完成了。

    想到这些,我心里这才逐渐的平静下来,躺在穿的时候,想到我已经和幽君没有了半丝关系,哪怕是我带着一身伤,我都觉的,连空气都是无的轻松自由。

    长白山确实适合养伤治疗,现在还没开春,整片山全部被冰雪覆盖,积雪厚实,真的很难想象,柳龙庭竟然在冬季的时候为我举办了年祭,其实现在想起这件事情来,我还是有些不可思议,我想逃脱幽君,是我自己的意识,为什么柳龙庭将这场年祭,准备的这么及时?如果不是他帮我准备的这场年祭又给我解除幽君对我下的缠情咒的话,恐怕我现在不是死了,是还在幽君的身边,难道柳龙庭还能提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这几日,我也没怎么和柳龙庭说话,唯一说的较多的一次,是娇儿和龙腾闭关从山里出来的那天,柳龙庭说去接娇儿和龙腾出来,想到我也在他家住了这么久,跟他说我也一起去。

    我们去接龙腾还有娇儿的路,时不时的有长白山里的一些小妖怪,躲在路旁的雪地里,探着个脑袋偷偷的盯着我看,见我一转头看向他们,他们又像是只受了惊的兔子,匆匆的抛开了,柳龙庭看着这些小妖怪一直都跟着我,对我说:“这些妖怪,都是给你送林芝人参的,听说你今天要出来,老早的在的路边等你了,想看看你,想沾沾你的福气。”

    看着路旁冒出来这些一个个小孩子,或者是小动物的头,一时间我都感觉我仿若活在了小时候看过的童话书里,长白山真是不仅是风景美,连小动物善良无,不过随着我们一起去的,还有虚,虚从银花教主死了之后,从来都没有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出现过,我曾经一度的都认为他是不是也死了,那天他又拿着镜子出现在我的面前配合柳龙庭对付幽君的时候,我都很是吃惊,虚是怎么又和柳龙庭在一起了?还有姑获鸟?

    这会姑获鸟的伤也养的差不多了,见我们都去接龙腾还有娇儿回来,他一个人在家里也没意思,可能是想问我关于凤齐天的事情,之前我躺在床养病他也不好来问,现在我和柳龙庭出来了,他像是个跟屁虫似的,一直都跟在我身边,跟我说为什么他没看见凤齐天和我在一起?凤齐天哪里去了?

    凤齐天为了我留在了玉虚宫当了元始天尊的徒弟,这一直都让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加柳龙庭也在我的身边扶着我走,我并不想让柳龙庭知道我和他孩子的下落,之前是他对我的冷落,让我决定将这个孩子送去玉虚宫,现在哪怕是他救了我,我的事情也是我的事情,孩子的事情还是孩子的事情,于是我对姑获鸟说不知道,可能是去哪里玩了。

    姑获见我这敷衍的回答,顿时有些不开心,一个劲的跟我说小凤凰跟了我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在我大战的时候还不出来帮忙,我一个堂堂曦皇,连个坐骑都没有,也不嫌寒酸,要是我不介意的话,他愿意代替凤凰当我坐骑,这也算是对的起他的老祖宗了!

    这说来说去,这姑获原来只是想当我的坐骑,虚一直都跟在我们后面没有说话,听见姑获鸟说想跟着我光宗耀祖的时候,顿时忍不住说了一句:“你若是想当曦皇的坐骑,先把你那残缺的几个头补吧,不然坐着你去游行,更是丢了三界之皇的脸。”

    很久都没有再见到虚,他此时的性格,和从前还是一样,说起话来,还是这么不温不火,不急不躁,在他身,我都感觉不到一点的时间流逝的感觉,于是转头看向虚,问他说,他最近都去哪里了?

    在我问虚这个问题后,虚抬头看了一眼柳龙庭,像是经过柳龙庭的同意,柳龙庭只是抬眼微微扫了他一眼,他便会了神:“去哪里我不多说了,我去了太多地方,说不完,只是感谢东皇救了我一命,今后愿意为东皇,效犬马之劳。”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