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三十四章:神荼求见

    现在我在长白山,怎么有人都还没提前向我通报,找我找到长白山来了?

    我见娇儿这会还在睡,先穿好衣服,慢慢的从床起来,问了一句龙腾:“谁啊?”

    龙腾歪着小脑袋,想了想,跟我说:“我也没见过,不过我听我三哥叫他神荼。 ”

    神荼?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东方鬼帝,还有个哥哥叫郁垒,他们两个共同掌管东方冥界的鬼门关。

    只是我与神荼从来都没见过面,也没有任何交集,只是知道冥界有他这么一号神,算起来他也是有些年头的古神了,是女娲造人时,亲手捏治出来的第一批人,天生带有法力,后因守山有功,他和他的哥哥郁垒被百姓奉为门神,天庭创立之后,他们哥俩又升为鬼帝,镇守东方幽冥之地,我们也不认识,他来找我干什么?

    不过客人都门来了,我也不好不见,于是随便梳洗打扮了一下,现在我身体还很弱,抵挡不住屋外严寒,正好之前还有我留在柳家的羽绒服,我直接顺手套在了身,出门去见神荼。

    在我印象里,我一直都以为神荼是个年轻的男人,毕竟他还有个哥哥,神的容貌不老,他又长住在幽冥宫,皮肤肯定也很白。只不过当我走到客厅的时候,客厅里一个男人影子都没有,只站着一个跟我一样也穿着件白色羽绒服的女孩子,年纪看起来跟我外表年龄差不多大,也是二十一二岁的模样,脸还画着淡淡的妆容。

    虽然这女孩子看起来是一副凡人的打扮,但是长得却是很教人喜欢,皮肤白皙,看着很乖,并且从她身流涌出来的一股脱俗的气质,让我看了她一眼,忍不住想再看她第二眼。

    龙腾这会从屋里跟我走出来,我转头问龙腾:“来的客人呢?”

    龙腾伸手指了指站在我面前不远的那个女孩子,跟我说:“是她来找你啊。”

    这妹子是神荼?

    我一时有些吃惊,看着这女孩子的脸,一时间都有点不敢相信,神荼好歹也是一方鬼帝,怎么看起来跟凡间女子没什么区别?并且神荼,不是男人吗?怎么会是一个女人?

    虽然我对着神荼表现出一副微微吃惊的模样,但是她已经认出我来了,不过也没朝我磕头或者是行礼,因为虽然她是掌管幽冥之地的鬼帝,但是并不归天庭所管辖,她这种古神是早在天庭创建之前有的封号,级别同于天庭天帝,是同一批被册封的神,只是天帝掌管天庭,她掌管地府幽冥,连十殿阎王,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讲,也是天庭安排进去的工作人员。

    “第一次见面,我为你带了一份礼物。”神荼眼睛一直都看着我,伸手到肩头,手心朝,轻微的念动了几句咒语,一个用碧玉雕琢的精美礼盒,出现在了她的手心里,在这玉盒完全幻化出来之后,神荼便将这个盒子打开,递到我的面前,只见这个大盒子里面,又装着几个小盒子,这几个小盒子和外面的大盒一样同样精美,只不过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这是我特意为曦皇你准备了很久的一套能美容养颜的容颜膏,用了我八百年的修为练成,若是擦在脸,您的皮肤娇嫩如人间新生孩童,若是擦全身,浑身旧皮新长,肌肤白如凝脂,柔若鲜花初瓣,自然迷漫幽香,迷煞这世间万千男子。”

    这说的这么神,这神荼,不是为我送了一套护肤品吗?这种送礼套路,跟人间女人之间相互送东西是一样的,让我心里瞬间有了一种很熟悉又很怀念的感觉,不过用八百年的修为,只为了给我做一盒护肤的当礼物送给我,这代价是不是有点大?

    我和神荼不熟悉,而且再看着我面前这个女人的样子,她实在是和古神这两个字有点不搭,于是一时间也不好贸然收下她的礼物,而神荼见我看着她,像是猜到了我在想什么,于是将她手里端着的礼物合起了盖,叫龙腾过来拿,然后再跟我说:“我猜曦皇应该是在想,我现在这模样,一点都不像是一个鬼帝,其实我心里跟你心里想的一样,你现在站在我的面前,我也不相信你是曦皇,只不过我是来见你的,这柳家,也只有你一个女人,我才勉为其难的相信你是曦皇。”

    我看着我现在这个样子,身体还没恢复,也没有半点法力,要是走在外面,换做是任何一个没见过我的神明说我是曦皇,人家也不相信,在神荼将这话说开了之后,我叫她坐,顺便跟她拉几句家常:“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应该还有个哥哥吧,我看你这送礼的手法,和人很像啊,我们神仙,哪里还需要用这种东西。”

    听我说到这话,神荼微微抿嘴一笑,不过她这笑容,笑的确是有些沧桑,明明是一张很年轻的脸,仿若她活了我还久一样。

    “郁垒死了,东方鬼帝剩下我一个人。”说着这话的时候,抬起脸来看我,又笑了下:“因为我跟你一样,在人间生活了很多年,所以什么都自然是按照人间的来。”

    神荼这话说的十分漫不经心,当我听说到神荼死了的时候,心里有些吃惊,神荼郁垒,一直都是以对神的形式被祭拜,现在郁垒死了,一个堂堂鬼帝,寿命是与天帝齐长的,怎么可能会死?

    不过我这会也没好问神荼她哥哥是怎么死的,于是对她说了一句节哀顺变,然后再问他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想神荼送这么个重要的礼物给我,总不能只是单单的为了来见我吧,虽然我她年长很多,但是现在的辈分,也是跟她一样,只是管辖的地方大了一点而已。

    “前些天你的手下来地府寻找阎王,让他们去帮你搜查两个叫幽和柳烈云的妖怪,我正好没事情干,顺手帮你查了一遍,她们并没有来到幽冥之界,不过你要找的那个幽,他和后土的关系异常紧切,他是个人间修炼的妖精,后被后土封为山神,但是他还在沼泽池里修炼的时候,后土经常过去看望他,并且给他渡以精气助他修行,我怀疑他的来头,并不是只是单单的沼泽之气修炼成的妖怪,所以想过来提醒你小心一点。”

    神荼和后土,都是冥司之神,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同事,对对方了解肯定要我们这些外人要强的多,并且我与神荼从未有过纠葛,她也没必要说这些话来骗我,但是她也没必要对我这么心。

    于是在神荼说完这些话之后,我想了一会,然后对着她抬了下眉,跟她说:“你为什么这么在意我的事情?”

    “因为我们的经历都一样,除去我们神的身份,我们只是个女人,有了七情六欲,会有悲伤欣喜,希望你的结局我好。”

    看着神荼跟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我猜想她是不是也和我一样,陷入了感情纠纷,但是又从这个漩涡里爬了出来?

    不过我也没问她什么,也没什么兴趣问,不过神荼在和我说完这话之后,似乎有些怕我不懂,于是再转头过来跟我说:“或许,除了我们两个有共同经历之外,我想,我会这么在意你,可能是因为你天命不凡,我有个夙愿一直都无法实现,只有你可以帮我。”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