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四十一章:胆小如鼠

    同样是纠缠不清,但是柳龙庭跟我这话我并没有感到痛苦,此时此刻,有的是感动与开心,但是如果换作是幽君跟我这种话,恐怕我对他的憎恨就会越来越深。爱就是堂,不爱就是地狱。

    不过好在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和柳龙庭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我们刚开始的时候,并且因为有了从前的记忆,变得更加了解对方。

    不过虽然我和他和好了,但在快回家的时候,我就让他把我放下来,他一直都抱着我,都抱了一路你不嫌累,但是都要快到家了,那是让虚他们看见多多少少的有些影响不好。

    可是柳龙庭并不会在意这些,执拗地跟我大家都是自己人,看见了就就看见了。又没有什么大问题。

    发现他这人比起从前要更加的不要脸,于是就在门外跟他争起来,跟他能不能低调一点?毕竟我们之前相互都不怎么理会对方,现在忽然就抱着一起回去了,他不怕娇儿和龙腾他们接受不了啊?

    这事就算是跟着柳龙庭真的吵到这些没用的话,我都觉得心里十分满足,仿佛和他的任何一句话,哪怕是无病呻吟,再废的话,都乐趣非凡。

    柳龙庭就干脆跟我争,估计是我们的声音太大了,吵到了娇儿她们,我们还没进去,就听见门一开的声音,龙腾开了门,看见柳龙庭抱着我站在门外,两只眼睛紧紧的瞪着我们看,就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娇儿和姑获鸟也闻声赶来,看见我和柳龙庭这么快就和好如初,看着我们的眼神里都充满着难以置信,我也赶紧的将,我们请进屋里,吃饭吃饭。

    我和柳龙庭好了之后,姑获鸟对我话都正正经经了起来,跟我,我现在和柳龙庭在一起了,那简直算得上是强强联手了,以后还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得到我们?它只要跟着我们两。这修仙从妖兽变为神兽,那是早晚的事情,我对姑获鸟这种拍马屁的话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我太过于紧张,还是因为什么原因,我总是想起幽君,就是没有死,并且下落不明,我总不能相信他以后就这么沉静下去,那生命力实在是顽强,并且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这次他被我们战败了,肯定不会就这么那么善罢甘休。

    在饭桌上我们并没有吃很多东西,毕竟姑获鸟做的东西太难吃了,大家吃完聊了一会儿,然后就都去睡觉,我就去浴室洗澡。

    从我用了神荼给我送的容颜膏之后,我身上的死皮在一的退下去,到今都已经蜕光了,看着我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蛇蜕皮似的,一退就是一层新的皮肤,并且这层皮肉在用了这容颜膏之后娇软无比,又香又滑,加上我自己本身就是微微有点肉的体型,就连我自己看着我的身体都有点忍不住想要我自己,柳龙庭也真是,我们都在一起了,他也没要和我一起睡。

    对他的欲求不满,让我自己觉得我自己就是个荡妇,想想我不能这样,我好歹也是神仙了,怎么能沉迷肉欲,只是我对柳龙庭的念想特别深,当我想着和他好之后,我就一直想要他。

    不过柳龙庭在我们吃完饭之后也没有主动跟我,我也不可能主动去找他,这就太倒贴彻底了。

    不过从浴室洗完澡回来,准备进房间,刚上床的时候,只觉得床上一片温暖,一张的白蛇忽然就从我的被窝里钻出来了一个脑袋,紧随的这个脑袋顿时变成柳龙庭的模样,伸手将我往床上一拉,我整个人就盖在了柳龙庭的身上。

    柳龙庭忽然出现在我房里,我一时间有些吃惊,跟他这事干嘛?虽然我知道他过来是想干嘛,可是我就想问问他。

    柳龙庭现在正便朝着我躺在被子上,听我问他这种话也毫不忌讳跟我:“不干嘛,就想要你。”

    虽然这话跟我心里想的是一样的,但是我表面上也要捏一下,本想这电视里的女主人公向着男主撒娇的样子在柳龙庭的身上打一粉拳,跟柳龙庭骂一句他讨厌,但是没有等我的话出来,柳龙庭直接翻身将我一带,将我连人带鞋的拖到床上,他从蛇变成人之后,身上什么都不穿,白洁着一身结实的肉,侧身半压着我,一边将脸埋进我胸口,用力的呼吸,一边伸长手将我的鞋脱了,直接抱着我,抵在了身下,贪婪的嗅着我身上的气息:“你身上真是要把我香死了,我忍不住想把你全部吃掉。”着根本就不等我话,迅速将灯给灭了,我浑身上下,瞬间就如同被火包围。

    这个世界上最幸福舒服的事情,恐怕就是知道压在身上的,是自己所爱的人,并且相爱的人之间的幸福,都是相互心身上的给予,是希望对方能再舒服满足一点,并且我和柳龙庭在一起的感觉,与和幽君在一起时,截然不同,我厌恶幽君,所以就算是幽君在我身上再怎么努力,想看见我为他疯狂的表情,所以越是不能忍受的动作他越喜欢,这种表层刺激,就如火烧,烧的皮肤发焦,尖叫来缓解痛苦,而柳龙庭是精神欢愉,哪怕只是轻轻一吻,便烧入心里,难以忘怀。

    可能是我们很久都没在一起过,所以这次特别的绵长,早上窗外还混着冷气的朝阳向着屋里撒下来的时候,我感觉我就快要累的虚脱了,从柳龙庭身上滚下来,准备起床穿衣服的时候,就问他他怎么这么喜欢我在上面?

    好像是从我记得开始,他特么喜欢这个姿势。

    我问柳龙庭这话的时候,语气里算是有很大的意见了,但是柳龙庭听见我不满的语气,并没有在意,而是反问了一句我:“怎么了,你之前不是很喜欢吗?你在我上面看着我,不觉的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吗?”

    也不知道柳龙庭这是什么歪理,我刚想驳回他,但是话还没出口,柳龙庭再次伸着手将我往他的怀里拉下去,跟我:“要是腻了的话,那我们就换换。”

    这都亮了,我跟柳龙庭马上都要起床了,有时间再换吧,但是这会我根本就缠不过柳龙庭,于是就再由了他一次。

    我们再次起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快到中午了,毕竟柳家还有外人,我就叫柳龙庭先回到他自己的房间去,这要是让虚他们看见我们在一起这么久,肯定会乱想的。

    柳龙庭就撑着头看着我这胆如鼠的样子,问我乱想又怎么样?难不成以后我们还要把他们赶走?

    这赶走姑获鸟倒是没什么好的,但是要是赶走虚,娇儿会第一个跟柳龙庭闹别扭。看着柳龙庭这厚脸皮的样子,我实在是懒得再多跟他废话,早知道我就多吊着他一会,免得答应了他他就立马原形毕露了。

    不过柳龙庭跟我也只是嘴上,我们起床时,他也稍微的避着点嫌,回他屋里去了,不过就在柳龙庭刚走,我正好穿衣服的时候,我屋里忽然就幻进了一道气息,只见是洛神这会进来了!

    我衣服都还没穿好,叫洛神赶紧出去,什么事情这么惊惊慌慌的,而洛神这会像是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根本就不理会我对他什么,而是一把就半跪在了我的面前,跟我:“曦皇,地狱、不,是整个冥界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封印了,人间所有亡魂,都无法再进入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