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三十九章:没有

    第六百三十九章:没有

    本来我是想跟柳龙庭说,我来是找他吃饭的,但是一看到这种场景,我跟他在一起这么久过,都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变态恶心,看着趴在他身的女人,这么丑的女人,简直像是怪物,他怎么下得去手?

    一时间各种情绪塞满了我的内心,我想骂柳龙庭,但是我的脚却不由自主的往门外面退出去,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一时间很乱,也不再看刘龙庭,转身出去了。

    我出黄三娘家里的时候,黄三娘并没有跟出来,反正是几个小黄鼠狼,一直都在跟着我屁股后面。我走哪里他们也跟哪里,我出了黄家的门,他们也还跟着我,举着小矛,在林子里跟着我。

    现在我已经没有心情管这几只小黄鼠狼怎么样?脑子里一直都浮现出柳龙庭和一屋子怪的丑女人在一起的场景,那些女人的丑陋程度,连我一个女人都不能接受,柳龙庭他是怎么接受的,并且还那么享受,并且这么多天,他一直都不怎么在家,难道是来这里每天和一堆丑陋的妖怪亲亲我我啪啪啪吗?

    是柳龙庭的审美发生了畸形的变化,还是他这是在惩罚他自己。只看到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在惩罚自己,那是审美变了,他放着我不要,独自一个人在这里跟着一堆妖怪似的女人玩的开心,真是白瞎我这些天一直都在心心念念的想着他,他却在这里玩的正嗨!

    在回去的路,我越想越不开心,越想越气愤,刘龙平他怎么能这么对我?他不嫌那些女人脏吗?不嫌那些女人侮辱了他吗?而且找找什么女人不好,偏偏要找些那么丑的,是在羞辱我吗?或者是在向我证明什么吗?

    我在外面的林子里走的快两里路,这才有些想通。既然刘龙听他自己这么作践自己,我为什么要在意,刚才我看见他的时候,我竟然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会不会怀疑我心里还在乎他,正在暗暗得意?

    我不能让他产生这种想法,对于他这种连普通男人都接受不了的女人他都能接受,也真不愧是从前的妖皇,能接纳任何的妖怪。

    我停住了往前走的脚步转过身,看见几只小黄鼠狼在我身后,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我都看不怎么清回去黄三娘家里的路,于是对着这两只小黄鼠狼说叫他们带路,今天晚我要赖着他们家。

    估计是黄三娘有了交代,所以这两只黄鼠狼听我说让他们带路的时候,转身便往回家的路走。我跟在他们后面一路的跟,回到黄三娘家里。

    黄三娘看着我又回来了,这么饿不饿,如果饿的话他去煮些东西给我吃。

    想到柳龙庭会这么颓废堕落,是因为黄三娘的纵容,把这当成窑子一样接纳柳龙庭,才让柳龙庭这么放肆,于是我对黄三娘也没有什么好语气。横着想跟她说:“你见过神仙也会饿的吗?也只有你们这些妖妖怪怪的,才需要吃东西。”

    我说的话挺恶毒的,因为黄三娘并没有成仙,现在也还是一个妖怪。身后的两个小黄鼠狼听见我说这话,并不知道,我这是在打击它们而是在悄悄讨论说什么成了神仙不能吃东西了吗?那他们不修炼了。

    真是两个没见识的小牲口,跟他们的奶奶一个货色,都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我现在也懒得理他们,而是直接向着柳龙庭所在的那个浴室走进去,柳龙庭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而收敛了他的动作,见我回来了,反而是直接做法,将门一关,将我和他玩的那对丑女人关在了一起。

    我一时间还有些排斥,不过也无所谓,柳龙庭他自己都能做出这么恶心重口的事情,我还有什么看不下去。

    “是谁叫你来找我的?”柳龙庭张嘴问了我一句,在他张嘴的时候,他身坐着的那个极为肥胖的女人将一截很粗的手指伸进了柳龙庭的嘴里,嘻嘻的调笑着柳龙庭。

    我看着这个样子都快要吐了,这女人也不知道是什么修炼成的,怎么这么丑,这种丑模样,跟幽君化为原身一样的恶心。

    “我要是想来还需要人叫吗?”我反问柳龙庭。

    “那你是专门为我来找的我吗?”

    柳龙庭这话接得很快,快到让我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要怎么回答他。

    他现在这副样子,我怎么可能是为了他而来?自己心甘情愿的堕落,我现在都气得恨不得往他脸打他几巴掌。

    “你想的美,我怎么可能是专门为你来的。是姑获鸟让我来找你的,叫你回去吃饭。”

    我还是很耐心的跟柳龙庭解释了一句,并且看着他身趴着的那个女人,还有他周围围着的一圈丑女人,他那洁白的身子和一张俊秀绝尘的脸,在她们这些女人的衬托下,像是一块绝世美玉掉进了茅坑,看的让我我恨不得直接跑过去,帮他清理门户。

    “那你回去跟他们说说,我吃过了,不用等我了。”

    柳龙庭平静的说这些话,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而她身的那个女人可能是将柳龙庭玩腻了,从他身下来,我都看见了柳龙庭不该看的东西,而在那个胖女人刚才坐在他身,并且现在这个胖女人从柳龙庭身起来的时候,像是招呼着姐妹一起玩找的鸭子似的,叫着别的姐妹坐在柳龙庭腿,而柳龙庭这么一直坐着,不主动,也不逃避。

    我感觉我快要被柳龙庭给气疯了,他怎么这么心甘情愿的作践自己?那些漂亮的女人不好玩吗?我不好玩吗?为什么要找个像这样的人?

    本来柳龙庭让我回去,但是我在转身之前的时候,看见那个一个长着满嘴大龅牙的女人在捧着柳龙庭的脸亲着柳龙庭,口水都顺着柳龙庭的脸颊向着他的身流下去的时候,我想到从前我被幽君欺负的时候,于是也忍不住,也不顾谁先主动还是什么颜面,直接向着柳龙庭走过去,一把将他身的女人给拉了开来,并且对着周围的那些丑女人吼了一句滚出去!

    我不知道我哪里来的勇气,在吼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内心有个什么东西全部都冲了出来,而这些女人看见我发飙了之后,个个都盯着我看,默不作声,是像是一个个不懂事的孩子盯着我一样。

    我看了一圈这些长得丑无的女人,又转头看一下我身后的柳龙庭,问他说:“你很喜欢她们吗?”

    柳龙庭见我看着他,她也抬起脸来,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的眼睛看,回答我说:“不喜欢,甚至是十分厌恶。”

    “既然是厌恶,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你不觉得恶心吗?”

    在我说这话的时候,柳龙庭忽然动了下身子,一把伸手向着我的脖子揽了过来,直接将我整个身体揽进他的怀里,然后垂着眼睛注视着我的脸,伸手将我散到脸前的头发向着我的耳后顺了过去。然后跟我说:“恶心,特别恶心,可是我都已经做了这么恶心的事情,那你恶心我吗?”

    “我……。”

    我瞬间词穷,从刚才到现在,我只是生气柳龙庭为什么要这么做,并未恶心过他,并且看着他被那些女人玩弄的时候,我无心疼他,哪怕是他自己不介意,我也无的想帮他驱赶走那些女人。

    “没有。”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