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四十一章:鬼门关

    当我想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心里确实是怪,不管什么时候,我们好,或者是不好的,柳龙庭都没有跟我谈过什么时候把心还给我,甚至是一点意向都没有,我都在怀疑,他到底要我的心干什么?

    不过现在碍于我和柳龙庭刚刚缓和的关系,我在这个时候也不好和他说这种事情,看来得在别的什么时候,我得找个时间和他说一说。

    见我不跟他吵了,柳龙庭的气也是逐渐的消了下来,冷静了语气跟我说:“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现在这样子,你还想干什么呢?这冥界被封不是小事情,你算是再想一个人调查,那也要等你身体全恢复了之后吧。”

    柳龙庭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骂我,现在却又温和下来跟我语重心长的解释,这让我顿时感觉我还是个孩子一般还需要家长教,于是转头对着柳龙庭说了一声我知道啦,以后我什么事情都告诉他和他一起。

    之前还觉的柳龙庭没什么变化,其实感觉他的变化也很大,起码不会像是从前那样,动不动会拿我当诱饵,也不会不顾及我的感受,他现在关心我,这种关心的让我很明显的能感受的到,要是以前,他才不会这么对我,城府深厚的很,算是给我颗糖,都要在这糖裹层苦胆,看着柳龙庭这种变化,我一时间有点想夸他,但毕竟洛神也在我身边坐着,这么明目张胆的夸柳龙庭也不好,于是我便偷偷将手向着柳龙庭的手伸了过去,向着他的手掌心里握了进去。

    柳龙庭的手很暖,当我握去的时候,他手心里的热度顿时向着我的指尖传来,我紧紧的抓他的手一握,瞬转头看了眼他,咬唇笑了一下。

    柳龙庭着我莫名其妙的对着他笑,再紧紧抓住了他的手,顿时会意了过来,反手握住了我的手,脸也像在我的头发压了下来。

    东海之东,也是神荼所居住的地方,在东瀛往东三千万里的海域,我不是太清楚柳龙庭现在的法力有多少?原以为我们这次过去,最快也要两三天的时间,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坐在神辇里,神辇外面沧海桑田,瞬间是陆地瞬间是海洋,并且随着我们飞行,再也看不见人间的景象,而是飞进了一片幻境。

    这片幻境里有宫阙,有楼房有万千大夏,也有各式各样的人,各式各样的山脉,跟我们陆地也没多大的区别,在我们到这片虚幻又真实的地方之后,柳龙庭跟我们说这里是东海之东。

    我之前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当我们的神辇降落在这片神的地方的时候,我转眼看向四周,这里跟人间差不多,是仿古,所有的高楼大厦,都是国古代的建筑,按照常理来说,我们飞了那么久,已经过了东瀛,跨越了国线,怎么可能,这里的这些人,这里的建筑,都是华古代的?

    几千年前,我并不关心凡间之事,也并不了解凡间所有的历史,当我问柳龙庭的时候,柳龙庭告诉我说这人间最早的神都是诞生与华夏,哪怕是各自有了领土,都是华夏之神,这些神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称呼,也有不同的认知与被地方所主要供奉与次要供奉的区别,如西方的亚当夏娃是造人先祖,其实这亚当夏娃,是伏羲于女娲,天降洪水,淹没大地,有了诺亚方舟和大禹治水,这些传说,只是到了不同的地方,被人广泛流传下来,加后期化与语言开始产生了分支,所以同一个故事,同有了不同的版本。

    从前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现在柳龙庭这么一说,我瞬间豁然开朗,好很多,世界各国的神话历史,总是惊人的有些相似,人对神的认知有限,被人间供奉的神,同一个神哪怕是在同一片华夏地区,也会有不同的说法,但是尽管万千说法不一样,但是这个神,所做的事情却是一样的。

    这东海之东,如同从前柳龙庭的归墟,都是结界幻境,这些幻境,在一般的情况下,人是看不见的,但是某些固定或者是气候发生变化的时候,也会向着人间显现出它的模样,任何幻境浮现在人的眼里并且找不到依据的,会被人称为海市蜃楼,空之城。

    只是我们现在来的这东海之东,只是露在冥界之外显露在人间的部分,而我们要找的神荼,要穿过东海之东方立着的鬼门关,才算是真正到了冥界,而神荼的宫邸,在这鬼门关之下。

    神荼来找我是前些天的事情,而整个冥界的结界,按照洛神的说法,是早在神荼出来之前,被结了,我倒是想知道,这神荼到底是怎么从这冥界出来的,只要找到了神荼,我们现在对这离的封印,也有个了解。

    当我们越往东海之东里面飞去,周围的天色越来越黑,直到我们的四周全部乌黑,在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道类似高墙一样的东西,而在我们的车辇到了这高墙面前,柳龙庭跟我们说已经到了去往神荼神府的必经之路,鬼门关。

    这鬼门关是进入鬼国的必经关卡,无论是谁来到这里都必须接受检查,看看是否持有鬼国通行证,也是路引,不过我和洛神现在都已经是天庭之神,不用这些礼节,按照洛神讲的,说这鬼门关是人死后到阴曹地府报到的第二座关卡。鬼门关两旁有十八个鬼王和把门小鬼把守,森严壁垒、铜墙铁壁,牢不可破。

    可当我们向着鬼门关走过去的时候,我看见这人间传说的鬼门关,也不过是一座牌楼,面横书苍劲有力的鬼门关三个大字,挂满了白色的灯笼,这些灯笼散发出来的白光将整个鬼国入口照的清光徐徐,仿若是盛夏月圆之夜,清冷又阴森,但是除了这些之外,整个鬼门关周围,别说是小鬼王,连半个阴兵的影子都没看见,大门开着,整个关口空荡荡一片。

    见大门开着,我想向着这大门走进去,试试这冥界是不是真的被封住了,不过在我想向着前面走的时候,柳龙庭忽然一把按住了我的肩膀,示意我别动,而他直接一道法力向着这大开的鬼门关里涌出一道白光。

    只见这白光在快接近到关口时,一时间像是碰到了什么无强大坚硬的东西,这道光束,瞬间在关口炸开,根本无法进去!

    这法力在鬼门关门口炸开,也说明,连法力都进不去,更不要说我们几个血肉之身,如果进不去这鬼门关,也没办法再找到神荼,这道结界将人间与幽冥隔绝的彻底,里面出不来我们也进不去。

    “可能神荼来找你的时候,并不是从冥界出来的,你试试再传唤她一次。”

    柳龙庭对这件事情也较心,而我用了神荼给我用的容颜膏,也知道她的气息,于是闭眼睛,嘴里默念咒语,传唤神荼。

    我和她同样为神,神与神之间,都能相互传唤,像是人间的电话一样,可是现在不管我怎么传唤神荼,都没有神荼的回应,而没有回应的话,那么只有两种解释的可能,一是她不理我,二是像是洛神传唤阎罗王似的,他们在封在了幽冥,接受不到我们传唤她们的咒语。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