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四十二章:卜卦

    第六百四十二章:卜卦

    毕竟从前幽君,也是开始不断的吸食吸食我的血液,才逐渐的膨胀了他的野心。

    如今再想起从前,或许幽君对我的喜欢,看起来一起因我而生,可他其实最爱的还是他自己,要不然的话,他不会宁愿杀了我,也不愿意他自己去死。

    而倘若是柳龙庭,他便是宁愿他去牺牲,也要我活下去。

    当我兴奋的跟着柳龙庭说着我的想法之后,柳龙庭原本一副无所谓看着我的眼神,顿时变了,刚才他还好不容易用话套我要我和他做成的一笔交易,现在他直接将我从他身放下来,跟我说:“你是认真的吗?”

    看着柳龙庭这忽然变了的脸色,我心想他这又是怎么了?我是哪句话说错了吗?怎么又让他黑起一张脸了,毕竟这种时候我也不会傻到连柳龙庭的脸色都看不懂,于是跟他结结巴巴的说不确定,我也是这么一说。

    “我告诉你,你身体里流淌的每一滴血,都是你自己的性命,你不是祭品,没有必要把你的一切都祭祀出去,你得好好留着它们,你才能好好的活着……。”

    “可是也不要紧啊,之前幽君……。”

    当我说到这话的时候,还没说完,我意识到我说错话了,半句话噎在嘴里,一时间没说下去,而柳龙庭忽然听到我说到幽君,脸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看着我,半天也没说话。

    可能是我从前的经历,让我觉的只要是我的血不被幽君吸食,哪怕是全都洒在地,我都觉的是用在了好的地方,只是我想柳龙庭他不能接受,毕竟现在我跟他在一起了,过去的事情不会再发生,而我再次提起,未免都会让双方有些不好接受。

    “我也是为希望能帮到我们,没有别的意思。”

    在我和柳龙庭解释的时候,语气明显弱下去了很多,我并不喜欢这样的我自己,这种感觉像是回到了从前被柳龙庭掌控的时候,懦弱又被随意掌控。我现在可不能将我自己再培养成过去的那种性格,于是再向着柳龙庭抬起脸,还没等我摆好一副气势凌人的女皇表情,柳龙庭便忽然向我抱了过来,将头埋在我的肩,跟我说:“以前都是我不好,没能够好好的保护你,从现在起,没有人还能再碰你,幽君从前对你所做的一切,我会加倍的给你讨回来。”

    柳龙庭的话说的诚恳坚定,在他说完话之后,我将我心里原本想在气势压住柳龙庭的想法给退了下去,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变得这么小心翼翼的像是刺猬,只要谁对我一点不好,我会竖起全身的刺来将他报复的遍体鳞伤,刚才我以为柳龙庭是在生我谈到幽君的气,现在看来,他只不过是在气他自己,在气幽君。

    在抱完了我之后,柳龙庭又跟我叮嘱了好几遍,以后不能我自己打我血的主意,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会沦落到吸食我的血来增长功力,况且,我是他的心肝宝贝,他怎么舍得。

    这可拉倒吧,柳龙庭说起情话来,也真是恶心,既然现在没有破界的办法,那我们还能怎么办?

    柳龙庭看着我这幅忧愁的模样,跟我说:“好了好了,别忧愁了,其实我还有一个办法,没告诉你。”

    “有什么办法?”我有点惊讶,一时间,柳龙庭的形象顿时在我心里高大了起来。

    柳龙庭坐了起来,转过身看向我,跟我说:“在冥界,除了地藏之外,还有一个古神镇压,是酆都大帝。他从从前掌管三界众生生死轮回,法力无边,但是自从有了天庭和制定了三界定律条例之后,他便隐退了,如果我们能将他请出来,破这个封印,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酆都大帝不都是住在冥界吗?我们怎么能把他请出来?”

    “如果他若是能出来,说明这个结界并不能困住他,破了这个结界,对他来说,也并非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若是不能出来,那我们只能另寻他法了。”

    虽然柳龙庭说的这么不确定,但是听着他的语气,我又像是感觉他胸有成竹的模样,于是向着他凑过去,亲亲热热的问他:“那你有几成把握能请得到他他又有几成把握愿意帮助我们呢?”

    柳龙庭这会看着我,眉毛一挑,跟我说:“九成。”

    我听他这么说,一时间也是高兴坏了,顿时在他的肩打了他一下,骂他说既然他有这么大的把握,为什么不跟我说,害的我白担心这么久。

    听我这么说,柳龙庭抱着我又向着我身压了来,重复刚才我们做的事情,再然后跟我说:“我若是什么都提前给你说了,你对我不没有半点的崇拜感了吗?”

    “你走开吧,哪有你这样的。”我顿时骂了一句柳龙庭。

    不过在说完这话之后,柳龙庭倒是也不跟我开玩笑了,跟我说:“这个办法虽然可以用,但是你明天不能跟我去,你身体太弱了,我怕到时候酆都大帝出来的时候,你被他的阴气给侵蚀了。”

    柳龙庭认真的交代我,可是他这么一说,让我心里顿时有点不甘心,这要是我不能陪他去,他要是出了半点差池什么的,我也帮不忙啊。

    “可是我很想和你一起去啊。”我跟着柳龙庭撒娇了几句。

    柳龙庭见我这会不乐意,压着我的力道忽然重了好几分,我差点喊了出来,赶紧的捂住了嘴,然后跟他说要是他有什么危险怎么办?

    “带你去了我才危险,我还得保护你,我明天和虚去吧,你在家里等我的好消息好了。”

    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在我的脸亲了一下,然后转过身平躺了下去,然后他的那双眼睛一直都看着我,唇角带着点点笑意,他这样子,看起来确实是十分蛊惑又迷醉人心。

    虽然我心里有点担心柳龙庭一个人去找酆都大帝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我身体确实是不好,要是发生点什么事情,柳龙庭还要保护我,到时候我还得给他添麻烦,于是我又开始很着我身体什么时候能快点好全,也好帮助柳龙庭。本来还想着第二天早醒来的时候,和柳龙庭好好的告个别,尽到一个贤妻良母该有的本分,不过可能是晚太累的原因,当我第二天早醒来的时候,太阳都已经出来了,我身边柳龙庭早起床了,我向着他躺着的地方摸过去的时候,一点他的余热都没有。

    于是我赶紧起身,到大厅的时候,看见娇儿,问娇儿说她三哥呢?

    “三哥很早起来和师父出门去了,叫我们好好照顾你。”

    真是的,柳龙庭他要走,真是一句招呼都不打,只不过他这次要去见的那个酆都大帝,让我心里没缘由的紧张,若是从前,柳龙庭是一代妖皇,虽然和我一样是三界之首,但是身份级别可我现在高了不知道多少倍,那时候他是古天帝一代代流传下来的天帝,可不管前世多牛逼,他现在是个蛇妖的身份,连之前的官职,都贬了,一点身份地位都没有,法力修为肯定也不从前。

    不过在我担心的时候,我转头看向娇儿,忽然想起娇儿是修炼的玄学之道,于是我问娇儿:“娇儿你会卜卦吗?要是会的话,替我为你三哥,卜一卦,看看是吉是凶。”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