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四十四章:寂寞

    第六百四十四章:寂寞

    我惊愣的看着娇儿,一时间不敢相信她说的这话是真的,心想若真是大凶的话,柳龙庭为什么昨晚一点紧张感都没有,难道他昨晚不知道此去危险吗?这也不可能,柳龙庭一向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他若是去了,肯定已经想好了会有什么结果。

    “你是不是算错了?”我试着问了一句娇儿。

    娇儿平时可不准别人怀疑她的能力,但是我现在跟她说这话的时候,她自己也有点怀疑自己,赶紧的跟我说刚才不算,让我再算一卦。

    我点了点头,并且认真的在娇儿的引导下,又开始投掷铜钱,心里心心念念的都想着柳龙庭,可千万不要出事,然后再一次次的将铜钱抛出去,希望不会因为我的心不诚而导致算得结果不准。

    可是这次我真的已经很认真了,娇儿此时也十分的正经了起来,当我投完六次铜钱之后,她再按照这次的卦象一点点的推算,可到最后,她推算完之后,整个人都有些傻了,像是有些不好怎么跟我说,犹豫了一会儿才告诉我:“小白姐姐可能是我现在的功力还不高,推算错了,你别往心里去了。”

    娇儿说着话,可能她已经推算出来的结果,并且这次结果和次一样,于是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娇儿,问她说:“这次也是大凶?”

    娇儿似乎不想承认,但又不想骗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句。

    从前娇儿给我算命的时候,不敢说百分之百完全正确,但正确率也有百分之八十左右,而现在我们两人卜卦了两次,两次推算出来的结果都是大凶,这让我有点心惊胆颤,一时间也不知道是相信好,还是不相信好。

    见我好一会没有说话,娇儿要向我凑过来跟我说:“姐姐你别太担心了,我三哥他一定不会有事情的。”

    我也相信柳龙庭也不是那种喜欢干傻事的人,他做的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了,难道是柳龙庭没有预到这件事情的危险程度,或者真的是娇儿算错了?

    我心里有无数的念头闪过,但是不管柳龙庭有没有想到后面,也不管娇儿有没有算对,这卦象摆在我的面前,于是我抬起头对着娇儿说了一句:“娇儿你跟龙腾在家里看着家,我要去看看你三哥,我不放心他。”

    娇儿现在也担心她三哥,我跟她说我去看她三哥了,她眼里的担忧之色这才下去了一些,赶紧的对我点了点头:“那我也要和小白姐姐一起去。”

    “你和龙腾在家里,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会提前通知你。”

    我和娇儿说完这话,叫她去厨房帮我喊下姑获鸟,我回房间换身方便点的衣服。

    娇儿也知道她自己法力不行,如果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跟过去也没什么作用,于是赶紧的丢了她手里的铜钱,向着厨房跑过去,大声的喊着姑获。

    而我也赶紧回房,换了身人间的穿着出来,然后叫姑获,跟我去酆都。

    姑获跟着我还是很乐意的,我现在叫他出门,它带着我从空飞过的时候,可以向着地面的妖怪秀了,不过当姑获鸟看见我的只穿了一件人间很普通的衣服出来之后,顿时对我不满的说我能不能换身大气点的衣服,穿成这德性,不知道的要是被地那些小妖怪们看见了,还指不定以为他是臣服于哪个无名小辈之下了。

    我看着姑获那婆婆妈妈的样子,真的很想一拳暴揍在他脸,叫他别废话,现在柳龙庭可能有危险,我们赶紧过去。

    “那有危险你更要穿的漂亮非凡一点,让柳龙庭那个小妖怪见识见识什么叫娇妻如画,救他与苦难。”

    “你可拉倒吧,你快一点,不然我自己过去了!”

    眼见都到这个节骨眼了,姑获还在跟我争论这种毫无营养的问题,气的我差点骂他,但是如果他不带我去的话,我的法力有限,恐怕还没到酆都,已经卡在半路过不去了。

    “你不换身衣服打扮下,我不去。”

    姑获这会也任性,说不去是不去。

    “我……。”

    我这会气的心里都快要扭曲了,骂了姑获一万遍,不要等我恢复法力,等我恢复了法力,他肯定是要第一个挨我揍的。

    在姑获的要求下,我一边极度不爽的瞪着他,一边又回到屋里,把我最美的一套华服拿了出来,里里外外的一件件的套在身,然后在出门的时候,伸手向着我的头施了法,妆容和头发,也全都好了。

    当我再向着大厅作走过去的时候,娇儿从没看过此时的模样,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姑获这神经病围着我走了几大圈,又动动我的衣服又整理我的头发,然后这才心满意足的变成了一只只有五个头的大鸟,向着屋外飞了出去,而我也直接扬手向着他的背飞去,一起去酆都。

    酆都其实也在地府,但是他与人间相通、也是入口的地方,也叫做酆都,在川省境内,我们要去找酆都大帝,只能去地面的酆都找他,而酆都大帝掌管的酆都地狱,是一冥界除了阎罗王掌管的十八层地狱之外的另外一个更为恐怖的地狱,人在人间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会去十八层地狱受磨难,磨难受尽,还能投胎转世,而酆都地狱所关押着的,是不可能还有机会投胎的恶灵,并且不仅是人,哪怕是神,也不仅是神,是这个世间万物,只要是犯了罪大恶极的事,死后魂魄会去往酆都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也是说,酆都大帝,他掌管这个时间最恶东西的亡魂。

    本来连恶魂都都是难以对付,古那些恶神恶兽的亡魂,死后全都进往了酆都地狱,而酆都大帝却有能力压住这所有极恶之魂,哪怕是从没见过他,我心里都已经想象到了他的力量到底是有多么庞大。

    在去酆都的路,姑获问我说:“你身的衣服,是你登基时的玄袍吗?真是人靠衣马靠鞍,你一穿这衣服,惊艳的很,这世没有谁你好看了。”

    这傻鸟,我现在根本懒得搭理他,要是柳龙庭因为我换衣服的时间出了什么意外,我第一时间要吃了这死鸟。

    见我不理他,姑获又跟我说:“其实我叫你这么穿,也是为你和柳龙庭好,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吧,从前我路过酆都的时候,无意探听到酆都大帝无意间流露出来过的心思,那是一种沉积了几万年的寂寞,算是柳龙庭现在有了危险,你现在这副模样,拿什么和酆都大帝斗?他掌管世间万神亡魂,你要是在他这里出了点事情,你以为你那天的那些老神仙们,真会不顾一切的下来救你。”

    我现在对姑获的气还没消,他说的话,我一句都懒得听进去,他还以为所有的神仙都像是人一样,还寂寞,要是忍耐不住寂寞,还当什么神仙。

    在我们飞行了数千里之后,我们已经到达了人间酆都,我们身下,已经是一片城市,神的世界,与人的世界,并不在一起,姑获隐藏了我们的真身,我念动了咒语,打开了酆都在地面的结界,一片更加广阔的灰色天空,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在这巨大的空间里,我闻见了柳龙庭散发出来的一股十分强大的气息,并且在这股气息里,血腥味迷漫,柳龙庭他受伤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