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四十八章:囚犯

    我叫姑获赶紧的寻觅着这股血腥的味道找过去,这整个地面酆都,都被柳龙庭的气息迷漫,肯定是已经发生了一场恶战,而既然已经发生了恶战,那说明酆都大帝已经出来了。

    果然柳龙庭猜的没错,酆都大帝并不会被这种小小的结界困住,他是整个幽冥最原始阴神,神龄远在神荼之。

    盘古开天辟地之后,人间分为三界,酆都大帝位居冥司神灵之最高位,执掌整个幽冥,万灵之魂,算起来,这要我和柳龙庭还要更古老的神。只是时代变迁,地府阴神逐渐多了起来,新起了神荼郁垒等五方鬼王,十殿阎王,他们有了各自职位的分配与掌管的地域,整个冥界也被瓜分成不同区域,酆都大帝手握有的权利也一点点的散了出去。虽然他是古阴神,但却职位和信仰不高,这和他的性格有关,我从没有见过酆都大帝,算是在前世,我也很少听说过他,按照常理来说,他这么一位古阴神,法力又强,应该被万神膜拜,他却相反的原因,是因为他生性冷漠,从不关心三界任何动荡任何事情,无欲无求,也不计较得失,而这次柳龙庭能请他出来,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办法。

    “我看见柳龙庭了!”姑获在我面前大喊了一声,在他朝我喊着这句话的时候,我赶紧的顺着姑获几个头转过去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在一片空旷的巨大六角白色地坛,地坛周围的每个角,都有一只巨兽把守,地坛间,是一副十分诡异的图案,而柳龙庭屈膝跪在地坛这幅诡异的画面,身的衣服已然全部被鲜血打湿,这鲜血的颜色被这洁白的地坛衬托的格外显眼,一道道的精气,不断的从柳龙庭的体内汹涌而出,扩散至整个酆都结界!

    除了柳龙庭之外,我并没有看见什么酆都大帝,现在柳龙庭被困在这地坛间,我大喊了句柳龙庭的名字,可是柳龙庭他这话并没有理我,像是没有听见我的话一般,也像不知道我已经来了。

    “姑获,我们去把柳龙庭救出来!”

    看着我自己的男人,被别人这样隔空任由摆布,我心里十分生气,而姑获鸟听到我的指示之后,几个头朝着天一吼,带着我瞬间向着柳龙庭冲了过去。

    姑获鸟虽然掉了几个脑袋,但是也算是有些修为的妖兽,当他带着我冲向柳龙庭之时,一道更为巨大的力量从柳龙庭的身散发了出来,这道巨大的力量,瞬间把我和姑获鸟冲飞,我在姑获鸟翻滚着身体要往地面摔下去的时候,顿时踩着姑获鸟的背腾空而起,浑身衣纱翩飞,眼看着姑获鸟几个头往地面冲下去要撞的头破血流的时候,我使用我体内的法力瞬间抓住了他,而姑获鸟也趁着我抓他的力度,一个翻身,向着我脚下飞了过来,给我的脚着陆的地方。

    这股巨大的力量,是从柳龙庭身体里发出来的,也是说,这股力量来自柳龙庭。

    柳龙庭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巨大的力量?这股力量跟他之前拿着造物鼎统领归墟时差不了多少,这力量完全超乎了我对他的意料之外,但是现在并不是我想柳龙庭这股力量是从哪里来的事情,而是该想,算是柳龙庭有了这么大的法力,却还被酆都大帝控制的不能动弹一丝一毫,这酆都大帝,究竟是有多大的力量,才能这么连身都不现,将柳龙庭打败的毫无用武之地!

    刚才我们向着柳龙庭飞过去的时候,我们被柳龙庭的力量弹开,于是当我和姑获鸟说我们再一次,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把柳龙庭给救出来!

    姑获鸟这会也没像是在家里那么啰嗦,在战场,我说什么他做什么,当我们再次准备向着柳龙庭飞过去的时候,一阵十分清脆的女娃娃的声音瞬间从我们四面八方传了过来:“大胆狂徒,敢闯我酆都之地,不怕我们主人把你们关进大牢,永世不得超生吗?!”

    当这个声音落下去之后,我便感觉到我身前不远的地方,有一股浓烈的阴气向着地面涌了来。我盯着地面阴气浓郁的地方看,只见原本平静的地面忽然升起了一扇乌黑的巨大高门,高门狴犴凶猛狰狞,铁钉根根排列组合在一起,阴森又庄严。

    爱到我在盯着这大门看的时候,这大门间的裂缝忽然打开,一个五六岁但却长着铜陵大眼又配着一张樱桃小嘴的小女孩先走了出来。

    这小女孩生得十分怪异丑陋,想必刚才的话也是她说的,但是在她出来之后,她的身后也出来了一位身材十分挺拔高大的男人,这男人身穿一袭深紫贵气的交领里衣,外套一件藏蓝色开襟长袍,长袍双肩及胸前绣有红日月银月绿色的星辰,金色祥云将这日月缠绕交织,色彩搭配艳丽非俗,所有图案在他宽阔的双肩及厚实的胸口形成一幅十分美丽的天空景象,他从这丑陋的小女孩身后走出来的时候,我看见他双脚踏着一双金色流云靴,脚步沉稳如大地,并且在他出来时,他门后面的大门里涌出来一阵阵黑色雾气,这黑雾直接把这男人衬托了起来,让他原本属于暗色系的衣服凸显但的更为绝美明艳,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大气非凡,精美绝伦,让我脑子里忽然想起了几千年前柳龙庭还是东皇神时给我看过的一个东西来,是一幅古神明画卷,这画卷里画的都是古尊神,我想我是不是也在在那画卷看到过这个男人?也是酆都大帝,虽然我现在想不起来当时柳龙庭给我看的那个画卷是什么意思,很多记忆,在我脑子里被遗忘,只有看到似曾相识的东西,才会想起来一些。

    只是光看外表气场这么惊艳尊贵的男人,头打扮的却是有些怪,我看不见他的脸,他半头青丝一丝不乱的的垂落至他的胸口,柔顺直挺如瀑布,半头青丝挽进他头戴着的一顶紫玉冠里,他这头戴的紫玉冠也是十分精致,装饰满了金色碎花与碧玉雕琢的神兽,还有一颗朱红如同圆日的夜明珠镶嵌在冠顶央,神冠的两边,有层轻薄黑纱从他的脸前垂落了下来,遮住了他的整张脸,不过从他面前的薄纱里,我还是能隐隐约约的看见里面光华,像是裹着一层纱的白玉。

    “来的是什么人?”在酆都大帝出来之后,他身前走着的那个怪的小女孩,仰着头朝着我和姑获鸟大声的喊,声音尖细,听起来像是粉笔在玻璃摩擦一样刺耳。

    现在在酆都大帝出来之后,我看见柳龙庭身的气息扩散的也不是这么快,于是回答这个小女孩:“我是天庭之主曦皇,来你们酆都,是来问你们为什么要散了他的法力!我是来救他的。”

    我说着这话,转头看了眼柳龙庭,在这种时候,我其实很想来一句是来救我丈夫柳龙庭,只是柳龙庭没娶过我,而幽君还没死去,我丈夫还是幽君。

    “天庭之主不是玉皇大帝吗?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小妖来自尊仙皇?”

    这童女的口气,简直大的让我难以置信,别说是我,连姑获看见那个怪的女童对我不敬,差点开打,不过在这时,酆都大帝忽然向我抬眼,缓缓的对我开了句口:“你救不回他,他是我的囚犯,进来了回不去。”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