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六十一章:身往虎穴

    现在天庭里的一大半事情,都是洛神在接手管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我孩子的消息,于是我对洛神说直接他去吧,这几天我没时间。

    “可是秦广王他说只能让你去。”

    洛神跟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看着我的眼神有些为难,像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但是又说不出口。

    这几年来,洛神对我是怎么样的,我心里知道,他一般没有很严重的事情,都不会来找我,现在他跟我多说了一句,秦广王一定是要我去,这让我想起两年前去秦广王那借招魂幡的事情,于是我问了一句洛神:“你把你知道的,都和我说完吧。”

    现在我和柳龙庭站在一起,身边还有很多仙家,似乎是不方便跟我说,洛神看了周围一眼,跟我说:“曦皇,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我点了下头,然后示意了眼柳龙庭,然后跟着洛神往没人的地方走过去。

    这次看起来事情有点严重,在我们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的时候,我跟洛神说有什么事情,他直接说吧。

    “其实这次秦广王,找曦皇去叙旧,其实是借着这个目的谋反,若是你不去,他便利用曦皇你不管理他们地府为由,直接谋反,并且还会煽动天诸神这两年来你动用天庭兵力报私仇为由,让大家将你从曦皇之位撤下来。”

    秦广王对我不忠,我一直都知道,只是没有想到,会是在这个时候,或者我应该能想到,他只能趁着这个时候才能反我,这两年来,我大量用兵,天庭的兵力已经被我消耗不少,如果在这个时候他们要是谋反,按照现在天仅存的兵力,我们不一定能在短时间内镇压他,因为地天兵分散极为广阔,根本不是一时间能收回来的。

    可是若是我去了的话,他既然是想谋反,一定会对我动手脚,要么杀了我,要么拖住我,然后布施他所有的计划,反正他的目的,不管怎么样,都是要把我从曦皇的位置干下来,或者是除掉我。

    我跟秦广王向来没什么深仇大恨,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谋反我,哪怕算是他谋反成功,他一个掌管地狱的阎王,除了一堆阴兵,身又没有什么法力,算是当了天皇,那也会被打下来,幽君的下场他不是没有看到过,可是他为什么却要和我过不去?

    一时间我都有点怀疑,秦广王是不是和幽君串联了起来?幽君四处逃亡,借着我对孩子的执念,分散我的兵力,然后阎王趁着这个时候,对我起义谋反。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都怪我太沉迷追寻幽君,可算是再给我一个反悔的机会,我还是会用这大量的兵力追幽君,然后杀了他。

    目前我们已经有了他的踪迹,但是很可惜的是我不能亲眼知道我孩子是不是还活着,没有办法再杀他。

    我心里考虑好了一切后,转头看向洛神,跟他说:“好,我这去会会阎王,你留在人间,让天庭四天王下来,协助你召唤齐所有地面的天兵,让泷儿回天,召集天庭剩下的天兵,随时待命,若是我去了地府还没出来,你们召集完了天兵,在保护人间情况下,杀入地府。”

    我把要安排的都向着洛神安排下去,洛神听我说了这些话之后,顿时有些担心,跟我说:“那你呢,那你怎么办?你一个人去地府,秦广王他对我们早有意图,万一对你动手你怎么办?”

    “你不要担心我,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你要替我掌管好天庭,当然我不会这么轻易的死去的。”

    现在这种时候,只有我先下地府先拖住秦广王,洛神才有将所有兵力召集的时间,这关系到整个三界的改朝换代,天下安定,这事情,远我的命要重要的多。

    虽然洛神很不乐意,但是也没什么办法,跟我说他一定会把兵力尽快召集,不会让我有事的。

    我对洛神点了下头,叫他赶紧去办吧。

    虽然我表面表现的平静无波,但是我的心里已经是一片波涛翻涌,这次我知道我下去见秦广王会是什么结果,但是我还是要去。

    在我回到柳龙庭身边的时候,柳龙庭问我说洛神和我说了什么事情?

    我抬眼看了一眼柳龙庭,为了不让他担心,尽量的将我的表情装的轻松一些,跟他说现在天庭有些事情要我回去处理,我必须要去,现在找幽君的事情,靠他了,他一定要把幽君找到,把我们孩子的消息问到,然后再杀了幽君!

    后面的这几句话,我在努力的强调,我真生怕我这次下了地府后回不来了,秦广王这次将我请下去,一定是费了很大的功夫准备,也能料到我会带任何一个人下去,我不想拖累任何人,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我带任何人下去,都有可能会成为我的陪葬品。

    我装的很真,在我对柳龙庭说完这话之后,我转身走,不过在我转身的时候,柳龙庭忽然拉住了我的手,将我用力往他怀里拉了进去,将我紧紧抱着,跟我说:“我等你回来。”

    眼泪在这个时候瞬间汹涌,我生怕柳龙庭察觉到我在哭,如果让他看见我哭了,他一定不会刨根问底,但是这次,我真的不能和他下去,我怕他和我在一起有了什么意外,如果我的孩子还活着的话,我不想让他连父母都没有。

    “好啦好啦,我走啦。”

    我对柳龙庭说完这话,然后直接在他面前幻身消失了。

    在去往地府的路,我一直都在强忍住眼泪,告诉我我现在已经是一个人母,天下之主,若是遇到这种小事还哭个不停,怎么对的起我身份?

    在我打开下地府的大门时,我正准备进去,这时我忽然听见了一阵声音从我后面传了过来:“曦皇,去见我孙子,怎么不带我一起?”

    我转头一看,竟然是姑获。

    姑获此时变成了一只小雀,站在我的肩膀,侧过两只黑不溜秋的眼睛,瞅着我看。

    我去地府,这件事情只有我和洛神知道,姑获是怎么知道的?

    看着我眼里疑惑的神色,姑获对我说:“刚才我无意遇到了洛神,我从他心里知道了你要去干嘛的。”

    “那你跟着我,不怕死吗?”我问姑获。

    “死了我也要去见我孙子最后一眼。”

    自从次姑获硬称呼秦广王是他孙子之后,他便可得意了,一直都将这件事情挂在嘴边,现在姑获决定跟我去地府,可能也已经是想明白了,我也不强求他,跟他说:“既然你要去的话,等会躲在我衣服里别多嘴,若是你感觉到了对你不利的想法,你别管我,自己跑吧。”

    “走吧走吧,知道了知道了,不用你说我也明白。”

    姑获鸟赶紧的拍着翅膀催着我,我原本还以为他是担心我的,才会要和我一起去,但是现在看着他这开心的模样,我连感动都感动不起来,直接念了咒语,沉入地府。

    再次来地府,地府起次,整齐了很多,起码从前一直都游荡在阎王殿门口的那些亡魂,现在一个都看不到了,整条大街清冷冰凉,这才是真正的地狱。

    这次我再来,都不用我再禀告阎王,阎王向着我迎了出来,对着我左看右看,然后问我说:“这次曦皇,您是一个人来的啊!”

    说着哈哈的笑了起来。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