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六十二章:妖妇

    第六百六十二章:妖妇

    看着秦广王这么笑,我也对着秦广王冷笑了一声:“怎么?我一个人来你很开心啊!”

    “曦皇大驾光临,当然是开心,殿里请,殿里请!”秦广王说着这些的时候,对着我弯腰,赶紧的将我请进殿内。

    此次前来,我知道我自己是凶多吉少,秦广王的目的,连洛神都看了出来,这已经足够说明他有多迫切的想推翻我,我唯一能活着出去的机会,是洛神召集了天兵,带领天兵一路杀下地府,但是这个机会太渺小了,秦广王不至于那么傻,会给我们很多准备的机会,让我们成功,他自己白策划这一场戏。

    “两年不见曦皇,曦皇真是越发楚楚动人了,容资乃是倾覆天下之绝色了!”秦广王在说着这话后,安排身边的小鬼下去给我准备点心酒水,然后再对我说:“只不过曦皇再怎么样,都是女人,是女人容易犯错,这次曦皇动用几千万天兵为了寻找一个妖怪,耗用这么大的兵力,不怕在这这个时候有人伺机谋反吗?”

    “这伺机谋反?这天下还有谁人有秦广王您这么快手脚?”我反问秦广王。

    秦广王当他听见我这么直白的说出他谋反之后,脸色顿时有点难看,这种是纯属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立马装出一抹对我忠心耿耿的模样,跟我说:“这怎么可能?我对天皇忠心日月可鉴,绝无半点谋反之意。”

    “可我看你,好像对我并没有安什么好心啊……。”

    我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我还不至于为了苟活我这条命,对这阎王低三下四的陪着他说一大堆根本无法改变他想法的废话。

    话已到此,秦广王似乎也演不下去了,终于将脸绷紧了起来,抬头再次认真看向我,似笑非笑的跟我说:“可是,我从来都没把你当过天皇。”

    “如果真有这么大的骨气不把我当为天皇,那为什么在我登基当天还要配合所有的神明向我下跪?”

    “为了活命,伺机杀了你。”

    秦广王话完之后,刚才被他叫去给我准备点心酒水的鬼物这会也端着些吃的来,而秦广王从她身旁鬼怪的身拿了一壶酒,又拿了个杯子,倒出一杯乌黑的像是墨一样的酒,端着向我走来,放在我的跟前,跟我说:“如今整个冥界已经被我完全掌控,你要是不想人间变成地狱的话,把这杯酒给喝了,这是我专门令人为你熬制出来的药酒,喝进去,也感觉不到痛苦。”

    我扫了一眼秦广王端着的这杯黑酒,并没有急着端过来,而是抬头看着他,问他说:“因为我是女人?所以你觉得我配不坐这三界之主的位置?”

    可能是已经料定了我已经逃不脱,秦广王这会倒是也愿意跟我废话,跟我说:“这要是论起当天皇的资质,这三界已经很少有人能的过你,再说这世间,男女并无什么区别,若你只是女人的身份,我依旧会臣服你,但是你不该是女曦的身份,因为你是女曦,我永远都不会辅佐你!”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恨我。”我心想我不管前世今生,我记忆里面都没有与地府有过什么往来,这次下地府,还是第二次。

    “那这件事情,你得要问东皇了,不对,是长白山柳家蛇仙柳龙庭。“

    秦广王这会在刻意的贬低柳龙庭的身份,看来让秦广王这么恨我的原因,也和柳龙庭有关。

    “既然要去我去问他,那这件事情肯定也与柳龙庭有关系,那你为什么杀我不杀他?”

    “你们都得死,只是得一个个的来,我也做不了主张。”

    秦广王这话里,让我察觉出来了端倪,眉毛一挑,立马问他:“谁让你敢做主张杀了我的?”

    不过这会秦广王也没有我想象的这么傻,知道我是在探他的话,顿时停顿了一下,将酒向着我的唇凑过来:“这个我自然是不会告诉你,把酒喝了,若是不喝,我立即向人间发兵,我想你也不用我提醒,应该知道若是我向着人间发兵,人间冥界,会有什么结果。”

    见秦广王这么快的想逼死我,我也伸手将这酒从他的手里接了过来,看了下杯子里装满了一杯黑乎乎的液体,我再问他说:“那我最后问你一次,若是我死了,你有没有想过这三界失去尊主,会有什么后果?”

    “这我不关心,只要你死了,这天皇之位,自然是有神明顶去,你赶紧喝了他,念在你为人间也做了这么多好事的份,我也不逼你。”

    虽然我知道我来这里会死的几率占了百分之九十,但是现在我连我的孩子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如果我死了,天庭之主的位置又会空下来,到时候三界神明为了这个位置,又会掀起一场战乱,哪怕是知道我要死,也要用尽我最后的力气去反抗!哪怕是不让秦广王死,我也不会让他好过!

    在秦广王催着我的时候,我手指晃了晃我杯子的黑酒,瞬间向着秦广王的脸泼了!

    这酒好硫酸,泼到秦广王脸的时候,秦广王脸的肉,瞬间被腐蚀,把他原本那张丑陋的脸,腐蚀的黑气四溢,烂肉翻卷,一阵因为疼痛而巨大的悲号,从秦广王口传了出来!

    “来人,杀了这妖妇!”

    一阵嚎叫,从秦广王的口传出来,他被给我喝的药酒给毒的练练后退,一下没小心撞在了他身后的大柱,一个重心不稳,直接向着地摔倒了下去!

    乘着现在这个时候,赶紧幻出长剑,想一剑杀了这个秦广王,但是在我抽剑的时候,我身边瞬间涌来无数的阴兵,这些阴兵非常怪,也不拿兵器跟我斗,而是在我周边围成一圈,围绕着我,不断的迅速旋转,嘴里叽叽咕咕的在念着一些咒语。

    这些咒语像是专门为了对付我的,在他们念着这些咒语的时候,他们每个阴兵的嘴里散发出来的时候,无数声声音交织着进入我的耳朵里,让我听得头晕目眩,像是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将我浑身每个能动的神经都给困住了!

    并且随着我身边围着的阴兵越来越多,万千张嘴里在同事对着我念这个咒的时候,我连我手里的剑都开始拿不住,当我手里的剑向着地掉下去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的时候,我想起姑获还在我的衣服里,虽然他陪我下来什么都没干,但是在我一个人决定赴死的时候,他还陪着我,我心里已经无感动,我不能让他陪我一起死,于是趁着我最后能动的时候,低头看向我的衣服,艰难的对姑获说了一声:“你快走,别管我了,我马不行了!”

    可是我这一低头看,姑获早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不在我衣服里了。

    真是只死鸟,我还以为它真的会陪我到最后关头,看来我真的是白感动了。

    我心里暗骂了一句姑获,而在这些阴兵将我完全禁锢让我不能动弹之后,秦广王捂着一张烂脸,十分气愤的从地歪歪斜斜的站了起来,那张脸摆满了对我的厌恶,对着他的阴兵下命令:“把这妖妇捆去炼鬼台,烧死她!”

    地狱炼鬼台,是专门烧死那种作恶太多而无法再投胎转世亡魂的地方,目的是让其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