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七十三章:我们走着瞧

    第六百七十三章:我们走着瞧

    而幽君从柳烈云的肚子里掏出这条黑蛇来之后,他的双手全都是血,可他一点都不在意,直接将他手里提着的柳烈云往地毫不留情的一摔,一手抓着黑蛇,一手放在唇边,开始在不停的念咒。

    这黑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力量十分的巨大,随着幽君不断的念咒,大风在林间呼啸,我们整片山林空的云层逐渐开始剧烈的翻滚了起来,并且变得乌黑,层层黑云里面,开始电闪雷鸣,这些闪电,不断的向着我们身边的大树和山体劈下来,树倒地崩,像是要世界末日一般,十分恐怖。

    柳龙庭抬头看了一眼我们天空被幽君咒语控制的异象,天的云层开始变成一条巨大的黑蛇模样,迅速的向着我和柳龙庭攻击过来!柳龙庭赶紧的伸手搂住了我往他的怀里按进去,抱着我在空一个翻身,直接躲开了这条巨大云蛇的攻击,并且他现在也没有打算放过幽君,一边搂住我,一边轻启薄唇,一声声低沉的咒语,不断的从柳龙庭的唇里溢出来,并且这些咒语在离开了柳龙庭的唇瓣之后,变成一道道的白色的烟气,向着所被幽君控制的黑云压。

    黑色的云,白色的雾,在天交织着汹涌的卷绕在一起,金色的闪电一道道的向着我们周边劈下来,整个山体开始摇晃,天地变色,这个场景十分震撼,而我在看着柳龙庭在跟幽君做法的时候,也开始念动咒语,金色的光芒不断的从我身散开来,汇聚成一道道气息,直接向着幽君的身攻击过去!

    开始几招还好,幽君还能接住我的攻击,但是在我也出手对付幽君的时候,地的那些山神还有姑获和虚,全都做法,配合我专门攻击幽君,柳龙庭负责镇压幽君手里握着的黑蛇的力量,顷刻之间,整片山林灵光飞舞,狂风怒号,一招招的力量全部都向着幽君的身体里打进去。

    算是幽君再能抗打,现在他本身也没多少法力,现在把我们攻击的,眼角嘴角,都开始在流血,并且他手里握着的那条黑蛇,可能是抵抗不住柳龙庭的力量,那个差不多有个排球那么大的头,开始在不断的左右扭动,张着一张像是蛇一样的巨嘴,嘴里两个尖牙凸爆,这蛇头身下的身子,也在疯狂的摆动,似乎十分痛苦。

    终于在柳龙庭换了咒语,再将一道更大的气息张开手指向着空的黑气推去的时候,顿时,天的黑气瞬间爆炸,幽君手里握着的那条大蛇,瞬间也炸成一个血肉模糊的东西。

    在幽君手里的大蛇被炸了之后,幽君他仅有的一丝法宝也没有了,他自己也被的们打的跪在了地,一口猩红的鲜血,从幽君的口汹涌了出来,而此时柳烈云破开着肚子,躺在幽君的脚下,脸沾满了那蛇炸开时的碎肉,此时双目无神,正盯着幽君看,肚子里的肠子之类都被幽君扯了出来,这会也没谁去给她捡起来塞进肚子里。

    柳烈云见幽君此时受了重创,尽管她自己都快不行了,但还是伸手想去给里幽君擦血,幽君看了柳烈云一眼,还没等柳烈云的手接触到他,他直接厌恶的一把拍开了柳烈云的手,嫌恶的对她说:“没用的东西,白养这畜生这两年了,真是什么样的女人生出什么样的鬼东西,还想跟念儿,去死吧!你要是还想留在我身边,最好是将功补过。”

    幽君说着这话的时候,低着头,阴着脸开始冷笑了起来,抬起一张满脸是血的脸看我和柳龙庭,此时他那雪白的长发,已经被鲜血染透,猩红的披在他的肩,算是已经惨成了这样,幽君还是面不改色的看着我们,猖狂的对我们阴森的笑着说:“杀我啊?!你们杀不了我,也不敢杀我,只有我知道你们的女儿在哪里,要是把我杀了,你们的宝贝女儿也会死,并且死的我还惨!”

    “这种狗东西,早知道当初应该快点杀了他,免得留下这么多祸患!”

    姑获在一旁实在是气不过去了,从我肩飞了起来正做法想向着幽君吐火,而幽君冷笑着看着姑获,张开双手,一副我们谁都不敢杀他的模样。

    虽然我恨幽君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要把他千刀万剐,但是如果他真的死了,我找不到柳月了,于是在姑获向着幽君施法的时候,我伸手拦住了姑获,然后对幽君说:“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只要将月儿还给我,你说什么只要我办得到,我都给你。”

    当我向着幽君这么委屈求全的时候,我心里已经不知道是强压了多少层怒火,我的手紧紧的抓住了柳龙庭的衣服,他的衣服,都快要被我给抓破了。

    幽君见我制止了姑获,便睁开了他的那双邪魅的眼睛,原本那双很幽静的眼睛,此时已经被他浑身下散发出来的戾气而染的眼眶发黑,现在看起来更加的邪恶阴毒,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像是在想着跟我要什么条件。

    柳龙庭看着幽君不怀好意的盯着我看,立马伸手过来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而这一幕,正好让幽君看见了,他直接开口对我说:“只要你废尽法力跟我走,我把念儿,还给你们,毕竟你可别忘了,只要我没死,我还是你的丈夫。”

    念儿,估计是他为我女儿取的名字,这种名字安在我女儿的身,听起来恶心。

    如果真的把我换过去,能让柳月脱离苦海的话,我宁愿拿我去换,但是柳龙庭此时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如果我这一答应,恐怕我今后和柳龙庭,没有以后了。

    我心里一时间有些犹豫,如果不是哪天晚柳龙庭跟我说我们不要找月儿了,我现在肯定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幽君,只要能把我女儿平安无事的还给我,从前能和他斗,现在我也能和他斗。

    但是自从柳龙庭那晚和我说了这样的话之后,我一时间犹豫了起来,一个是我爱的人,一个是我的孩子,我该怎么选择,如果我选择了柳龙庭的话,我的女儿要再多受苦,可是如果选择了我女儿,那是放弃了柳龙庭。

    我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同一件事情,却变成了两件,虽然我想过我可以不要和柳龙庭在一起,也会爱他,但是我还是怕柳龙庭伤心难过,我还是输在了柳龙庭手里,女儿我可以和柳龙庭一起找回来,但是要是我死了或者是再一次的放弃了柳龙庭,那我们没有将来了。

    我反手握住了柳龙庭的手,很庆幸我在这个时候,还能清醒的做决定。

    幽君看着我像是已经想好了,脸的笑容更加阴沉狂妄,我看着他那恶心的模样,冷笑了一声,对他说:“你给我女儿取什么叫念儿的名字,是因为我们分开后,你还每天思念我吗?那我告诉你,我的女儿叫柳月!姓柳天明月,照着你这团肮脏的污秽,只要我活着,我永远也不可能再会和你在一起,你的样子,让我感到恶心,你有什么火气,最好是冲着我来,要是我发现你对我女儿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我有的是办法折磨你!”

    现在能唯一安定我和幽君关系的,是柳月,如果柳月要是有什么事情,我要让幽君进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轮回超生。

    幽君听我说完这话之后,原本笑着的脸色变得开始狰狞:“那女曦,我们走着瞧。”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