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七十四章:带她回家

    说完,幽君也不想办法逃脱,而是纵身向这他身后洞里跳进去,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里。

    我刚想进洞看看幽君要进洞之后是死是活,不过柳龙庭拉住了我,跟我说这洞十分凶险,算是幽君不死在里面,那想出来也要费尽一番本事,叫我此算了。

    我倒不是担心死不了,我反而担心他会死在里面,因为只有他知道柳月在哪里,必要因为幽君而冒这个险,跟他一起跳进洞里,如果他死了,那之后谁来照顾柳月?不过我对幽君但为人也是十分清楚,他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肯定也不会贸然的跳进这洞。

    现在我们眼前的地只剩下柳烈云,此时柳烈云的肚子被剥开的很大,肚子里一片血肉模糊,刚才幽君从柳烈云的肚子里拿出一条大黑蛇来,听幽君的话说,这条大黑蛇,是他和柳烈云的孩子,这孩子,在柳烈云的肚子里呆了两年,也是说,这两年来,柳烈云一直都大着个肚子,跟着幽君东躲西藏。

    幽君和柳烈云本身是妖怪,他们的孩子怀个两年,也并不是一件十分怪的事情,怪的是孩子的长相。幽君是一股瘴气所化,妖和妖生的孩子,一般外貌只会单纯的像父亲,或者是像母亲,柳烈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她应该是一条赤练蛇,这赤蛇和瘴气所生的孩子又怎么可能会变成黑色的呢?并且这孩子还在肚子里,连人型都没有幻成,他这又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量竟然都能和柳龙庭抗衡?

    我对这问题本来十分疑惑,想转头问柳龙庭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当我转头看着柳龙庭的时候,发现此时柳龙庭看着地面无表情趴着的柳烈云,柳龙庭脸的神色有些难看,但更多的是失望,一句话也没有说,见我看着他看向柳烈云的目光,赶紧的将脸转了过去,跟我说了句既然现在幽君已经逃了,我们先回去,再做打算吧。

    我见了柳龙庭躲着我的目光,又看着地躺着的柳烈云,心里一时间有些纠结,从前柳烈云为了救幽君,已经和柳龙庭断绝了姐弟关系,柳龙庭他现在看见他的姐姐如此凄惨的躺在地,虽然表面没有和我说什么,但是我猜柳龙庭的心里,看见自己的姐姐如此落魄,一定会感到伤心难过。

    可算是伤心难过,会发生今天这一切,也是柳烈云她自己找的,她在幽君丧心病狂的将她肚子里的孩子挖出来之后,她还想顾着幽君,这种女人,真是爱疯了,疯的让人感觉到可悲又恶心。

    如果不是幽君刚才这么残暴的将柳烈云的孩子,从柳烈云的肚子里活生生的剥出来,并且让我看到了这么凄惨的景象,我一定不再会管柳烈云的死活,可是看着柳烈云躺在地浑身微微颤抖的模样,她被剥开的肚子里显露出来的一些器官,还在血糊糊的微微颤抖,像是在替柳烈云哭泣悲痛,她好不容易才怀了幽君的孩子,而现在孩子却被自己的亲爹给杀死了,并且毫无愧疚之意,要我是柳烈云,我一定得哭个昏天黑地。

    可能是因为我自己也是一人之母,并且还知道自己的孩子还活在水深火热之,柳烈云的这模样,让我对她产生了一些同情之心,也顾在不想让柳龙庭太过于伤心的份,我低头看向柳烈云,然后问她说:“你知道柳月,也是我的女儿在哪里吗?”

    在我问柳烈云这话的时候,柳烈云依旧是脸什么表情都没有,像是没听见我的话似的。

    “柳烈云,我再问你一次,你知道我的女儿在哪里吗?你要是告诉我柳月在哪里,我救你,你现在这个样子,活不了多久了。”

    柳烈云和幽君在一起,她应该知道柳月在哪里,但是我再问一遍柳烈云这话的时候,柳烈云还是一副表情茫然的样子。

    她这样子让我有点生气,原本是想给她机会让她将功补过的,如果她还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见我脸色不好,姑获站在我的肩,跟我说:“她现在思维已经错乱了,心里啥都没想,估计是刚才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所以可能是疯了,或者是傻了。”

    “傻了?”

    我和柳龙庭听见了姑获的话,再次向着柳烈云认真看过去,只见柳烈云已经维持这个僵硬的表情和姿势很久一段时间,都没有动过,我刚还以为她是对我们不服,没想到竟然是傻了?

    发生这种事情,可能换做是谁也承受不了。

    “带她回去吧。”

    我说完这话后,转身走。

    因为我不想救柳烈云,她从前那种种为了争夺幽君而对我表现出来的种种恶习,让我对她感到厌恶,可我还是想救她,因为不忍心,也因为她不管怎么样,终究都是柳龙庭的姐姐,现在她的孩子没了,被幽君亲手杀了,我想算是柳烈云没傻,清醒了过来,她应该对幽君死心了。

    我们把柳烈云带回到长白山之后,虚去为柳烈云找来了长白山的医仙,给柳烈云治伤。当医仙看见柳烈云伤成这模样的时候,一开始是拒绝治疗的,说已经没救了,但又看在我和柳龙庭的面子说可以试试。

    给柳烈云治伤的时候我们都在现场,随时准备给医仙提供仙气,医仙给柳烈云看完身体后,跟我们说柳烈云这身体,在她没有这次的受伤之前,身已经被灌满了阴气,并且肠胃里都是一些死人的腐肉,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我们所说的她肚子里的怀的是黑色并且灵力极强的黑蛇,那应该是柳烈云吃多了腐肉导致的,死人的肉吃多了在柳烈云的身体里形成了一股强大的阴气,这股阴气酝酿在柳烈云的肚子里,影响了她肚子里的胎儿,这还好这胎儿还没生下来死了,这要是生下来了,法力更强,到时候一出生,要吃人为生了。

    我们听着医仙说这些的时候,都感到惊讶,柳烈云她还是没修炼成仙的妖怪,在人间过日子,要吃东西,但是怎么又会去吃死人的烂肉?是没东西吃吗?还是幽君逼迫她吃的,为的是让她肚子里的孩子强大起来?

    不过现在幽君逃走了,柳烈云神智,也不是很清楚,这个问题,算是我们问她,她也指不定能回答的来。

    姑获看着柳烈云这模样,倒是十分的幸灾乐祸,跟我们说没想到幽君还做了一件好事,没等到这种妖孽生出来把他杀了,这要是生出来个畜生,又得白搭进去一些人命,不过这幽君也真是狠毒,这再丑的孩子,也是自己的,他下手的时候,简直都是眼睛都不眨一下,这种恶毒的妖怪,真是世界少有。

    我现在倒是不想听姑获说幽君怎么样,只是柳烈云一个不值得被原谅的人都回家了,那柳月什么时候回来?幽君会不会把对我的怒火,撒在柳月的身,一想到这些,我心情好不起来,想一个人去外面散散心,把我消极的情绪压下去,毕竟他们每个人都在帮我,我也不想让他们看见我总是一副怨天尤人的模样。

    不过在我一个人准备出门的时候,柳龙庭大概是感受到了我心情不好,从屋里跟我一起出来,低头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我陪你走走吧。”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