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七十七章:去求龙庭

    第六百七十七章:去求龙庭

    “什么条件?”我赶紧问柳烈云,只要柳烈云肯答应带我去找月儿,只要我能办到的事情,我一定不惜一切代价去办到。

    “帮我杀了幽君。”

    当这话从柳烈云口说出来的时候,我一时间还有些不信,因为柳烈云之前对幽君的痴迷程度,简直难以想象,算是在今天幽君破开她的肚子杀她的孩子的时候,她看见幽君吐血了,还想去为幽君擦血,这前一刻对幽君恩爱体贴,怎么一转身回来,要我杀幽君了?

    我对柳烈云笑了一下,问他说:“你该不会是,配合幽君想骗我自寻死路吧。”

    虽然我很急我柳月在哪里的消息,但是我对柳烈云的信任几乎为零,她骗我这么多次,为了爱情可以牺牲所有的精神,让我对她是敬佩又可怜。

    见我怀疑,柳烈云的神色暗淡了下去,回了我一句:“信不信随你。”

    说着继续平躺在床,双眼往着床顶,也不闭眼睛,这么一直都呆呆的看着。

    虽然我们迟早都要杀幽君,但是当柳烈云向我提出这个要求来的时候,我已经从被动变成了主动,见柳烈云现在不说话,我在她床边起身,想了一会,跟她说:“你怎么忽然改变了主意想要杀他?你不是很爱他吗?”

    这种时候我还是十分乐意听柳烈云的悲情史的,但是现在柳烈云似乎并不想和我说这么多,只是淡淡跟我说了一句:“我累了,我跟了他两年了,他什么都没有主动给过我,并且杀了我的孩子,又不顾我的性命,所以我想杀他了,这还不够吗?”

    “既然现在要杀,那又何必当初呢?当初你爱他爱带去活来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现在要杀他?”

    我现在对柳烈云冷嘲热讽,因为对我来说,我现在所有所遭受的罪,都与她脱不了关系,本来以为我们今生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见,没想到时隔两年,我们又面对面的在同一个屋檐下,讨论同一个男人。

    “别嘲笑我,你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当初我三弟欺骗你把你肚子里的孩子变成银花教主的时候,我想你的心情,肯定不我现在好到哪里去。”

    那段时间,确实是我最痛苦的时候,但是那时候是我不知道真相,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给自己安排的道路,所以才会痛苦,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知道柳龙庭爱我,并且我自己也有了实力,已经不再依附任何人能在这个世界生存。

    “我跟你还是不一样的,起码除去爱情,我还是曦皇,而你除了爱情,什么都没有,唯一的一条命,还是我们施舍给你的。”

    “是吗?”柳烈云即使是在她自己十分落魄的时候,听见我说这话,还是十分冷淡的回了我一句:“可是你纵然有这么多东西,有这么高贵的身份,但是你和我三弟在一起,你拥有的所有,都能顺便化成虚无,变得跟我一样可怜。”

    本来我是打算在柳烈云面前装逼一把的,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柳烈云竟然先嘲讽起我来,并且说了这么一堆我不是听的很明白的话。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问柳烈云。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告诉你,我三弟他不喜欢他所掌控不了的东西。”

    今天我和柳龙庭,是因为这件事情而吵架了,而现在柳烈云这么一说,让我心脏忽然一时间有点砰然跳动起来,见我现在算是说尽各种话也打击不到柳烈云,于是我跟柳烈云的谈话回到了刚才的正规。

    “杀幽君,不用你说我们也会杀了他,既然你想杀他,那把我女儿在哪里告诉我,等我找到了我女儿,幽君他自然会死。”

    “这个地方,只能我亲自带你去,但是前提是,你得亲口答应我,一定要亲手当着我的面杀了幽君,我也要让他尝尝,被自己心爱的人所杀,是种什么痛苦!”

    柳烈云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涌出了一道凶狠的目光,我看着柳烈云这眼神,感觉她现在说的话不像是假话,但是她之前毕竟也和幽君一样的卑鄙过,这让我不得不防范她,于是我也没有尽快的答应她,而是跟她说:“既然要我跟你一起去,那还是等你伤好了再说吧,不然免得你会拖累我。”

    我说罢,转身出去,心里一直都在想着我要不要答应柳烈云,她的话,我现在越推敲越假,假的根本像是她演戏都懒得的演,可是,算是这么假的言语,涉及到了月儿,我总是想那么试一试。

    虽然白天我跟柳龙庭争吵过谁不需要谁的事情,但是这会,遇到这种揣测心灵的,我还是心里没底,因为柳烈云现在也是柳龙庭姐姐的原因,我也没当着大家的面说这件事情,如果被大家都认可成为假话的话,柳龙庭的老脸也不好往哪里放,于是在晚睡觉的时候,我等柳龙庭洗完澡床,我立马按着柳龙庭厚实的肩把柳龙庭压在我身下,然后抱着他,跟柳龙庭献殷勤的问他有没有哪里疼啊痒啊的,我帮他揉揉抓抓。

    柳龙庭见我无事给他献殷勤,也符合我说他全身都不疼,除了那里。

    柳龙庭这种老司机说的那里我自然是知道什么意思,于是我把手伸进被窝里,跟柳龙庭说:“那我帮你揉揉,你能不能给我指点迷津。”

    “说吧,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客气了起来。”柳龙庭回答我。

    我犹豫了一会,这才对柳龙庭讲:“你姐姐说,她知道月儿在哪里,她可以带我们去找月儿,但是必须要我亲手杀了幽君,你说你姐姐说的是真是假。”

    柳龙庭和柳烈云在一起从小长大,对双方的性格肯定也是很了解,我自己不能判断柳烈云说的是真是假,所以想问问柳龙庭,他的意思。

    现在我很用心的为柳龙庭揉他的痛处了,要是往常柳龙庭肯定早已经是将我按在了他身,只是现在他却还是平淡的很,很认真的听我说完这话,然后跟我说:“不管你信不信,如果想找到月儿,柳烈云说的那个地方,你一定还是会去,所以没有什么信不信,只有你想不想去,因为幽君用月儿当诱饵,也只是想钓到你一个人而已。”

    “什么只想钓到我一个人,说的月儿像不是你的孩子似的。”我顿时跟柳龙庭争辩。

    而柳龙庭这会看着我,嘴角微微扬起了一抹笑意,跟我说:“今天从外面回来,我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可能是我老是用我的思想禁锢你,所以我们之间才会产生矛盾,你想独立成长,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所以我支持你,以后你做的决定,我绝不插手,希望我的小宝贝,能早日独揽天下大全,斩尽一切妖魔,让我躲在你的庇佑下,衣食无忧。”

    虽然柳龙庭这话表面是在夸我,但是我怎么听都觉的阴阳怪气的,像是在嘲讽我一般,若是要是在平时,他这么嘲讽我,我不打他才怪,但是这会柳龙庭跟我说这话,我又急需要他的答案,于是又缠着柳龙庭说他告诉我到底该不该去?成功率有多少,他可不可以陪我去。

    但是我问这些话的时候,柳龙庭像是铁了心似的不帮助我似的,将我从他身拉下来,跟我说这件事情我自己做决定了,不能什么事情都问他,以后要是他不在了我怎么办?

    柳龙庭怎么可能不在我身边,撒娇也不管用,我想起柳烈云对我说的话,然后我问柳龙庭说:“你是不是不喜欢你掌控不了的女人,那你不怕我真的成了天下最牛逼,不再需要你了,你是不是不打算爱我了?”

    我的这句话,可能是触及到了柳龙庭的某个点,柳龙庭睁开眼睛,看了我一会,然后张手过来将我往他的怀里抱进去,跟我说:“不管你什么样,我都一样爱你,你也要如同我爱你这般,不管我变成什么样,你心里也只能有我。”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