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七十九章:凤凰之气

    第六百七十九章:凤凰之气

    昆仑山乃是神境,怎么可能还会是地狱的入口?

    我一时间有些怀疑柳烈云说的话,问她说昆仑山之下,什么时候多了个地狱入口?

    现在我们也从姑获身下来了,柳烈云见我问她这问题,平淡的看了我一眼,跟我说:“这世间万物都有阴阳,阳气过重,会滋生阴气,这昆仑山是天下神山,又是凡鬼两界登天的入口,这极阳之地,滋生了这能通往冥界阴司之地,也没什么大惊小怪。 ”

    虽然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每个地狱入口都是由五方大帝所掌管,并且每个入口都是从古时代流传至今,这昆仑山之下的这个新的入口,我至今都还没听过谁在掌管这里,若是这地狱入口无人掌管,地府与人间的鬼怪,会相互串联,鬼怪出来害人,地的亡魂也会从这里下地狱,而无人接引,导致不能投胎转世。

    “那你们是怎么发现这个入口的?”

    “是幽君带我来这里的。”柳烈云回答的干脆。

    “那幽君他又是怎么知道这里有个地狱入口,而且你们为什么会来这里?”

    这么说的话,这个地狱入口已经在这里存在了两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并且在这些时间里,虽然山的神明竟然都不知道山下新开了个地狱之门,也没人来朝我禀报,这令我十分好,又担心。

    “这得问你啊。”柳烈云对我冷哼了一句:“若不是你天罗地的追杀我,我们怎么可能会逃到这个阴暗的地方来?”

    “你刚才不是说月儿身有强大的力量,可以庇护你们不会让我们找到吗?”

    当我紧逼着柳烈云询问她这些问题的时候,柳烈云一时间也不想和我搭话,他姑姑在我旁边看着柳烈云这模样,估计是在揣摩柳烈云心里在想什么,不过之前一直以能探听对方心秘密为自豪的姑获,他这次再探听柳烈云的内心的时候,突然皱起了眉头,像是有什么话想说,不过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满脸的疑惑。

    柳烈云不回答,我也不能逼她,想着现在柳月也只和我隔了一片泥土一扇大门,只要我通过了这扇大门便能见她。但我一想到这些,心里便忍不住的开心起来,既然我们已经都等了两年了,那也不在乎再等这么几个时辰,正好,现在我们已经了昆仑山,想到凤齐天和元始天尊在玉虚宫消失了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这几年来,我们一直都在找他的下落,现在时间还早,我想去玉虚宫再看看他们有没有回来的踪迹。

    从前柳烈云跟着幽君,杀了玉虚宫一百多名童男童女,现在我玉虚宫的时候,柳烈云便不想去,跟我说她在山下等我。

    这种时候柳烈云已经答应了我去找我女儿,看见她算是迷途知返的份。我心里稍微原谅了她一些,她现在身体还不好,我便对虚说叫他留在这里跟柳烈云一起照顾她吧,我和姑获鸟去玉虚宫一趟,应该也很快下来了。

    虚向来是我说什么他做什么,也没有任何的怨言,对我点了点头,便守在了柳烈云身边。我爬姑获鸟的背,姑获鸟腾起翅膀,瞬间向着昆仑山之巅飞去。

    昆仑山之巅,一片云海,雾气迷迷,虽然我们现在已经在昆仑山,但是距离玉虚宫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估计是路太无聊,不过鸟一边飞行一边转过头来问我说:“这柳烈云,忽好忽坏的,柳龙庭怎么放心你一个人跟着柳烈云来,不怕我们是了什么圈套吗?”

    这不提柳龙庭还好,一提起刘龙庭我心里便是十分不爽,我感觉他像是故意在逗我玩似的,明明这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但是从他的口里说出来这像是我在无理取闹,做一些孩子做的事情,他管都懒得管。

    “你别说他了,我现在听见他的名字来气。”

    我不满的对着姑获鸟了一句,但是在说着这话的时候,我又想起来柳龙庭为什么每次都把我心理拿捏的十分准确?他这么做,无非是想让我知道我没有他不行,现在他这种放纵我的行为,完全像是在和我开一场玩笑,来证明我们谁对谁错。

    “姑获,你跟柳龙庭在一起那么久,你知不知道他把我的心藏在哪里?我但是是很认真的在问你,问我的下属。这件事情你也别告诉柳龙庭。”

    虽然柳龙庭对我不错,但是讨论我心里任何想法都能被他知道,对我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情。

    这件事情我不止问过姑获一遍,已经问了好几遍了

    ,但每次过后都跟我打呵呵,说他不知道,没有从柳龙庭的心里探出过这件事情。

    现如今我又这么问姑获的时候,姑获还是不想说,转过一只鸟头来看看我,回答我说:“我说小祖宗,你别问我这个问题了,我不知道,知道了,也不能说,你安分一点吧,这心在哪里还不都是一样,只要你活着好了。”

    虽然大部分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只要我活着好了,但是每当到了这种和柳龙庭斗智斗勇的时候,想把我的心给拿回来。毕竟和柳龙庭之间,算再亲密,也要有自己的秘密。

    “我现在是你的主人,你还有什么话不敢说的?”

    我问姑获。

    姑获也十分烦恼我这么问下去,于是不耐烦的将它看向我的头又转了回去,回答我说:“我也想告诉你,可是这个世界什么话都能说,唯独你的心在那这件事情不能说,你放过我吧,别问了,你再问的话我不带你去玉虚宫了。”

    ……。

    我顿时无言以对,这姑获鸟的是没有之前凤齐天的一点好,起码冬天不会威胁我,更不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可现在凤齐天不在了,我只能勉强的要这姑获鸟我的坐骑,想想也是无奈。

    再到玉虚宫的时候,玉虚宫门前还是一片冷淡,混在茫茫的白雪里,都分不清哪些是雪,哪些又是玉虚宫,整个玉虚宫里没有半丝生命的痕迹。

    看着这个样子,我便知道凤齐天和元始天尊还没回来,只是这茫茫天地之间,他们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事隔两年了,还不回来?

    我心里十分担心凤齐天,生怕他会死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如果真的他是为了我女儿而留在这玉虚宫,而失去了生命,那我得后悔一辈子。

    姑获鸟他知道我和凤齐天的关系,也知道我们两年都没见着他,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脑袋抽风,跟我说:“曦皇,你说这元始天尊带着小凤凰出去了都两年多了,还是杳无音讯,这三界三十六重天里,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你说他们是不是被困在了哪里啊?”

    元始天尊可以说得是三界至高神了,法力无边,几乎都找不到对手,谁能困得住他?我若是没有被困住的话,那他也不应该两年不回来,他允诺过帮我照顾孩子,现在我的孩子都两岁了,他一个至尊神,不可能这么言而无信。

    寻求无果后,我和姑获鸟,只能再原路返回我们刚才和柳烈云分开的地方,等子夜地狱大门打开。

    我们几个人在一分一秒的等待,子夜马降临,因为现在我女儿的消息有所下落了,我较担心凤齐天,想知道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当子时降临,昆仑之巅的白雪与天明月相印,源源不断的仙灵之气,从月光流溢满整个昆仑山时,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的地面之,忽然涌起了一阵乌黑的瘴气,这瘴气涌出来时,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我竟然在这瘴气里,嗅到了一丝凤凰的气息!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