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八十一章;喝血

    第六百八十一章;喝血

    幽君跟我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含着笑,像是在说真的,又像是在说假的。品書網(  .    .   )

    可是我现在看着幽君这恶心的样子,尽管我是再想见月儿,那我也还不至于跟他又走到一起,他那点小本事,我要看他还能把我的月儿困到什么时候!

    “可以啊,你先把你这张恶心的脸皮给撕下来,我答应你,跟你好好过日子。”

    我说这话的同时,眼睛死死的盯着幽君看,如果我的眼神能化成是一把刀的话,我早把幽君碎尸万段!

    “你这么讨厌我?我这张脸,当初是为了你变得,若是没让你喜欢,我白顶在我这头几千年了。”

    幽君现在似乎真的已经把我骂他的话全都当空气了,我这么恶毒的说完他之后,他一点的反应都没有,还低头向着我的脸唇胡乱的亲下来,抓住我的手根本不让我反抗,亲着又胡乱的跟我说:“你知不知道,你在我身边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每时每刻,我都在想你,哪怕是我现在跟你在一起了,我还是很想你,把你的心给我好吗?我想要你的心。”

    幽君说着,直接一把用牙齿咬住我的衣服,使劲一扯,开我肩的衣服,我大半个胸脯完全暴露在了他的眼里,然后他便将他的脸贴在了我的左胸口,像是在听我的心跳,然后又在自言自语的说:“可是你的身体里,没有心,你的心里,也没有我,我好想要你,你的身体是我的,是我的,我好想你。”说完,又直接扯我另外一边的衣服。

    我衣服撕开的响声,这像是一道惊雷炸进我的脑海里!我这好不容易才摆脱幽君,怎么可能又会还想和他粘黏在一起!他卑劣又下贱,从前我跟他在一起的那段日子,现在想起来,仿佛像是吃了屎一般的难过,而我在要是在被他缠,那我以后都完了!

    在幽君对我动手的时候,我伸着我的手使劲的推开幽君,又想将我背后黏住我的玄冰给扯下来,并且嘴里使劲的骂他:“你是辈子缺爱吗?所以才会这么纠缠我,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只会更加厌恶你!”

    可是不管我再怎么努力,这玄冰将我整个背部还有我的腿,粘连的丝毫都不能动弹,仿佛是一被被粘连在冰箱里的冰棍,法力在这个时候,也全都用不!

    靠着我一个人的力量,我没办法将我自己从这玄冰解下来,虽然柳烈云现在很听幽君的话,但是在幽君的手向着我的腿摸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的大声喊着柳烈云的名字,现在也只有柳烈云能够阻止幽君,这个该死的怪物!

    我对柳烈云没有报多大的期望,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幽君紧紧的按着我打他的手快向着我身压下来的时候,柳烈云忽然从我身后过来,喊了一声:“幽君。”

    “滚出去!”

    幽君头都不抬,他的衣服还没从他身脱下来,现在柳烈云进来了,他直接用袖子盖住我已经裸了大半的半身,没让看柳烈云看我身体。

    “月儿在找你,她已经三天没有见你了,还有刚才我似乎,感觉我三弟,已经进来了。”

    当幽君听见念儿的名字的时候,他脸因为被柳烈云打断而不爽的神色一下缓和了下去,不过听到柳烈云说到柳龙庭名字的时候,于是抬头看了柳烈云一眼:“他不怕死吗?”

    “不知道,可能我三弟已经猜出了我的计划,会纵容我带女曦来这里,只是为了引出我们把念儿藏在哪里。”

    刚才幽君说这个地狱入口,其实是和棋盘山的华胥洞联系在一起的,这棋盘山离这昆仑山脚下的地狱之门,一个在最东,一个在最西,算是我以前从来都不知道有这个洞,但是听幽君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这个洞是有多么的庞大。

    “现在念儿在隔壁,她老毛病又犯了,她老不看见你,等会又会哭着来找你,要是看见你在这里和女曦动粗,以后估计会害怕你了。”

    柳烈云见幽君并没有打算从我身下来的样子,于是又多说了几句关于念儿的事情,若是柳烈云此时说别的事,恐怕幽君现在已经对她暴怒,但是一说到念儿,幽君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看了我一眼,赶紧的从我身起来,并且将我的衣服给拉好。

    我看着他这种动作,一时间觉得简直是不可思议,我一直以为幽君天不怕地不怕,连死也不怕,谁都不能掌控她,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只是听到柳烈云说几句柳月的事情,变得老老实实,服帖的很。

    只不过幽君在从我身起来的时候,看见我盯着他看的匪夷所思的眼神,他似乎并不想让我看见他这模样,于是又冲着我冷冷一笑,刚才对我说各种好话,对念儿的在乎全都被他现在脸的冷笑给隐藏了下去,一把捏住了我的下巴,跟我说:“你死了这条心吧,只要我不死,我不会把念儿还给你。”

    幽君他真是一个演技拙劣的人,明明是很在乎念儿,明明对我根本没有死心,可他还要装出一幅十恶不赦的模样,来面对我。

    “你不觉得你很累吗?为了我们母女两这么奔波操劳,还替我养女儿,为什么不放下?我答应你,只要你放下了,并且把我的女儿还给我,我们今后两不相欠,各过各的生活,这难道不我们一见面要死要活的更好吗?”

    现在我借着幽君对念儿有了感情的机会,想劝说幽君,不过这会,还没等幽君说话,倒是站在一旁的柳烈云,对我冷哼了一声:“是你欠我们的,凭什么让我们成全你,你吃过恶心的烂肉吗,你吸食过老鼠的精气吗?你和柳龙庭追逐我们这两年,你根本不知道我和幽君活的有多痛苦,我们把最好的都给了你女儿,没让你女儿碰一点污秽的东西,你现在一句放下,把你女儿还给你,和幽君两清,你把我和幽君害得这么惨,我们凭什么把念儿还给你!”

    柳烈云这话,说的有点怪啊,她的孩子明明被幽君杀死了,按照道理来说,她根本不可能再对月儿有感情,巴不得幽君放开月儿他们两人好在一起,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柳烈云现在竟然主动帮幽君说话,让幽君留下月儿。

    我想这其的目的,可能是她将幽君杀了她孩子的恨,全都转移到我和月儿的身!

    幽君聪明的很,他听了柳烈云说了这话之后,抬起眼尾,扫了一眼柳烈云,似乎明白柳烈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并没有揭穿,而是伸手将我的脸往旁边一扭,向着我的耳边靠过来,跟我说:“听见了吗?是柳烈云不想放过你们,连她都不想放过你,我更不想放过你,女曦,你听着,只要我活着,我会跟你斗到底,斗到你怕,斗到你我之间,死了一个为止。”

    “那你现在这么让柳烈云费尽心思的把我骗过来,是为了跟我说这些没用的话吗?”我厌恶的问了一句幽君。

    我耳边传来幽君一阵哼笑声:“当然不是,把你骗过来,自然是为了你的血,你的血能助我增长功力,你该不会真以为我对你还有多大的情感吧!”

    幽君说完这话,我只觉的我脖子里被两排冰凉的牙齿给咬住了,不过还没当幽君用力咬破我脖子的血管时,一柄长剑,迅速的从我的脸侧飞过,向着幽君的头顶,猛地刺了进去!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