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八十三章:要弄明白的事

    先不说酆都大帝并不归天庭掌管,算是他的职位归属天庭所管辖职位,但是酆都大帝已经镇守了酆都地狱,总不能让他丢了他的酆都地狱,来到昆仑山底下,管这新的地狱入口。!

    我跟柳龙庭说可能不太可能,酆都大帝为人寡淡,并不对三界之事心,而且这镇守地狱入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恐怕他不会答应我们的要求。

    不过柳龙庭对此事好像十分有把握,跟我说不试试怎么知道,一切都皆有可能。

    我心想柳龙庭该不会是知道了姑获鸟一直都撮合我和酆都大帝的事情吧,所以他是打算让我出马去找酆都大帝吗?

    这件事情也只是姑获鸟一厢情愿的说说,并不是真实的言论,若是柳龙庭当真了,他要是借用这层关系让我去麻烦酆都大帝,那我肯定是要生气的,毕竟柳龙庭他自己都是被酆都大帝追捕的对象,我们根本没有任何能让酆都大帝答应我们的理由。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我忽然冷下脸,没有接柳龙庭刚才说的话,十分怀疑的问他。

    柳龙庭妙的听我问他这种问题,眉头一皱,问我说:“爱啊,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想到平时柳龙庭说一句我爱你都异常的困难,现在我问他,他却如此轻易的说出口,我更加怀疑他不对劲,于是跟他说:“那你是不是准备让我去找酆都大帝,和他说这件事情?”

    “你现在是三界之主,你不亲自去请他,谁还能请得动他?不过我会陪你一块去。”

    当柳龙庭和我说完这话后,我看着他那双温和如水的眼睛,我这才放心下来,心想我刚才确实是想多了,我和柳龙庭都经历了那么多,怎么可能还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出卖对方,况且现在柳龙庭关心这地狱入口的事情,也是在帮我的忙,不然他一介长白山小妖,连仙都不是,他关心这种事情干嘛?

    想到这里,我还是很是庆幸。我能和柳龙庭在一起,如果说我是不幸的,我确实不幸,这么多为我量身定做的苦难,让我差点想轻生,但我是最幸福的。没有哪个男人会像柳龙庭一样,愿意放低他自己的姿态将我捧的万人瞩目,我十分感激他,感激他为我所做的一切。

    柳龙庭说完这话,将我从玄冰拉起来,不过当他正欲扶着我往地面站的时候。我一把抱住了他的脖子,将脸贴在他的肩膀,跟他说:“龙庭,我爱你。”

    他曾经对我做过很多很过分的事情,但是他又救过我很多次性命,如果没有他,我早死了,或者现在还被幽君所囚禁。

    当我抱住柳龙庭的时候,他也伸手抱住我的腰,语气温和起来:“我你爱我更爱你。好了没事了,下次你不要老想着不依靠我,我是你男人。你若是不需要我了,我在你身边岂不是一个花瓶般的摆设?你不担心,我还担心要是时间久了,你跟别的男人好去了。”

    “你这是说什么话呢?”我立马在柳龙庭的肩捶了一下,回答他说,要是我真的想和别的男的好的话,早跟别人好去了,哪里还轮得到他?

    不过这次下来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我知道现在月儿过的很好,法力强大,并且幽君他们逃跑都需要月儿的帮忙,我心里很是欣慰,毕竟知道月儿很厉害不受欺负,我的心才微微放下去一些,只是算是月儿现在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可终究是跟着幽君,幽君喜怒无常,为了达到想要的目的,薄情寡义,月儿在他手里终究不是一个长久之计,等我我处理完手的事情,我还是要将月儿要回来。

    刚才幽君跟我说华胥洞是和地狱之门相互串联的,我听完之后震惊了,我们出去,除了我们刚所在的那个洞里被幽君他们点蜡烛,点光芒,其他的地方都是黑乎乎的一片,并且整个浩大的空间内鬼影重重,我们坐着柳龙庭的神辇从这洞内往外飞出去的时候,无数鬼魅仿若蝗虫过境一般向着我们神辇周边飞过去,一阵一阵,仿佛这个洞,是地下的另外一个新的世界。

    “这些鬼魅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此时搂我坐在他身边,他闻着我们车辇外的阵阵阴气,也不知道是因为不在意,还是因为太在意而变的冷静,语气十分平淡的跟我说了一句:“这都是地府里来的。”

    说起地府,我想起从前两次我去地府的情景。第一次也是两年前,地府街外还是鬼魅森森,可是等第二次去的时候整个地府看不见任何一个鬼魅,之前我还以为是几个阎王爷下令让这些鬼魅归家不准敢乱出来游行,现在发现都是我想错了。那些地府的鬼魅全都跑到这来了。

    “那他们来这里干嘛?是秦广王派他们来的吗?”

    “秦广王还没那么大的本事,他只是天庭派去地府任职的一个阎王,还没这么大的权利驱动万鬼。”

    “那会是谁?”

    当我问这问题的时候,我顿时觉得我有点傻,但是他所知道的我多,确实又是个不争的事实,姑获鸟在一旁见我对柳龙庭问东问西的,顿时有点觉得丢了面子,跟我说能不能要一点曦皇的面子,这种事情要等柳龙庭亲口向我禀告,我真是白当这个三界之主了,害得他也在虚的面前抬不起头来。

    我一脚踹在姑获鸟的腿,叫他闭嘴,要是下次再瞎说,我把他的几条舌头都割下来,他骂又骂不过虚,还怪起他的主子来了。

    不过算我说这话有点讨好柳龙庭的意思,但是柳龙庭也确实没有打算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跟我简单的说了一句他也不知道。

    鬼才相信柳龙庭不知道,他若是不知道的话,不会这么平静,他不说我又没什么办法逼他说,也弄不清楚他为什么要瞒着我,我跟柳龙庭在一起,像是在赛似的,有些时候我自以为我很了解他,能将他紧紧的握在手心,但是每当我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又觉得他像是沙,一秒之间从我的手心里溜了出去,而我若是还珍爱他的话,又得重新握住他,如此循环反复,心碎伤心,但是又乐此不疲。

    到长白山之后,娇儿和龙腾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们了,可能是柳龙庭他已经告诉了娇儿和龙腾我是被柳烈云用计谋骗出去的事情,所以这会娇儿见我一回来,赶紧的问我说我没事吧?她刚才在家里给我卜了一卦,卦象说我会没事,但是她还是不放心,真没想到她的姐姐竟然是这种人,为了喜欢的男人连家人都不要了。

    娇儿这气呼呼的小模样,看见她我又想起月儿,月儿的性格会不会也跟娇儿一样?

    见娇儿生气的很,我有意的调笑了她一句:“那你会不会为了你喜欢的人也不要你三哥和龙腾了?”

    说着我有意的看了一眼虚。

    虚看见我看向他的眼神,赶紧的将脸转过去,但是娇儿确实十分大胆,一把握住了虚的手,跟我说:“才不会,要是他敢做出对龙腾还有我三哥不利的事情来,我吃了他。”

    娇儿这幅人小鬼大的样子,倒是柳烈云可爱了很多。

    不过我们要去跟酆都大帝谈镇守昆仑山地狱入口的事情,有些事情我还是要弄明白,我转头看了一眼姑获鸟,跟他说:“一会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事情想单独问你。”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