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八十四章:暴击

    第六百八十四章:暴击

    我还是第一次叫姑获鸟单独谈话,姑获鸟听我说这话之后还有点紧张,问我说有什么事情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的?

    这件事情还真的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我要问清楚那天酆都大帝把它单独的叫过去和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如果真的是关于我的话,我想知道酆都大帝对我是什么意思,这样的话,有利于我们去求他时,我好算好我们的成功率是多少,毕竟让酆都大帝去镇守昆仑山下的地狱之门,也不是一件能一时半会能说同意的事情。 !

    “我叫你出来你出来,哪里有这么多的废话说。”我说完,也直接跟着柳龙庭说了一句,然后向着屋外走出去。

    姑获鸟也从我的身后跟过来,一路跟我说怎么了又是?这还不容易才回来呢,都不让他休息一下。

    在到离柳家很远的地方,我确定柳龙庭他们已经听不见我的消息了,于是便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着姑获说:“那天酆都大帝对你说了什么?”

    “什么时候?说了什么?”姑获鸟装作是不知情的模样,回答我。

    “你别跟我含糊,是那次酆都大帝走的时候,叫你过去的那次。”

    我提醒姑获鸟。

    听我说到这,姑获鸟这才笑哈哈的跟我说:“也没什么,没说什么。”

    “真的吗?”我一把抓住了姑获的手,问他说:“我明天要去找酆都大帝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害我事情没办成,我也不会对你这么好好说话了。”

    我威胁姑获鸟,双眼狠狠的瞪着他,满脸他不说我要把他千刀万剐的模样。

    本来姑获鸟是不想说的,但是看见我这幅都快要吃了他的样子,顿时泄了气,跟我说:“好啦好啦,我跟你说,你可不能和别人说,正好我也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那你先把我问你的事情告诉我。”我对姑获说。

    姑获犹豫了一下,然后转头看了看我们四周,然后向我凑过来,悄悄跟我说:“酆都大帝看你了,见我一直都想知道,告诉了我,叫我别告诉你。”

    我一听姑获说这话,顿时不信,跟他说:“这可拉倒吧,要是他真的看我了还不跟我说跟你说,他脑子有病啊。”

    见我不仅不信,还说起了脏话,姑获顿时不爽了起来,跟我说:“你还真是,你不相信我说的,那总要相信人家为什么两次无缘无故的来帮你吧,要不是看你了,你还真以为你当了个曦皇牛逼拉轰,掌控世界万物生灵呢。”

    要不是看着姑获平时对我还算是忠心的份,我真的是不想要他了。

    不过现在算是姑获跟我说了这话,我也将这件事情当成是半真半假,心里也有了个底,于是再问姑获,跟他说:“那你有什么事情想跟我说的,该不会是想背叛我去跟酆都大帝吧。”

    “那倒不会。”姑获立马结果了我的话,对我说:“虽然我觉得酆都大帝不错,但是我这人跟了谁,会对谁忠心耿耿,我想说的这件事情,也是和酆都大帝有关。”

    “那你倒是说啊。”我没好语气的回答姑获,他这种人,对的越好月恃宠而骄,对的坏一点,还指不定会倒贴来。

    “我能探听人本事的法力消失了。”

    “什么意思?”我惊讶的看着姑获鸟,他从古至今,在众多妖兽都死了的前提下,他能活到现在,和他能探听别人心里在想什么的本事分不开,而这跟了他这么多年的本事,怎么能说没了没了呢?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是哪天酆都大帝把我叫过去跟他说这话之后,我不能探听到别人心里在想什么了,不然我怎么可能让你了柳烈云那老妖婆的计,害我们两人在柳龙庭面前出丑。”

    姑获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愤愤不平,这么说起来,确实是姑获鸟没做到位,如果他知道了柳烈云的内心在想什么,我也不至于当受骗,当时姑获鸟没跟我说,柳龙庭又放心的让我去,我真的以为会没什么危险,才会这么大胆。

    “那你确定是酆都大帝跟你说完话之后,你探听不出别人心里在想什么了吗?”

    见我怀疑他,姑获顿时不爽的跟我说了一句:“当然了,不然这种事情我还会说假的吗,并且我怀疑是酆都大帝把我这本事给拿掉了,你刚才说你明天要去见酆都大帝,那你能不能把我这本事拿回来,我听习惯了别人心里想法,现在听不见,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之前姑获这么极力的吹捧酆都大帝,我这会嘲笑他说:“你想要的话,你自己去问他啊,指不定是他拿错了也说不定,毕竟你这种小妖兽的法力,人家看都看不。”

    我这么打击姑获,姑获顿时有些沮丧:“我要是敢去没事找他,那还用得着你,我的好女曦,你去跟我要回来吧,要回来了我什么都听你的。”

    其实我也好,为什么酆都大帝会想要姑获鸟的这个能探听其他人心思的能力?他与谁都不争不抢,要这能力干嘛?

    “好吧好吧答应你,明天要是有机会的话,我帮你问问。”

    我答应了姑获。

    而姑获见我答应了他,开心的赶紧的挽着我的手,直接用一口东北腔跟我说:“艾玛,不愧是我曦皇,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你是我的女皇,走走走,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说着赶紧的拉我回去。

    回到家之后,其实我想跟柳龙庭商量明天我们去找酆都大帝,其实我一个人去可以了,毕竟柳龙庭现在还是酆都大帝的逃犯,我们现在又不是酆都大帝的对手,这要是我们来个意见不合,柳龙庭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的魂魄真的要被关进酆都地狱了。

    但是柳龙庭之前跟我说过,别什么都我自己做决定,于是在我们晚睡觉的时候,我转过身跟柳龙庭说起了这件事情,问他之前是做了什么事情,怎么他的魂魄要被酆都大帝关进酆都地狱?

    对于前世的事情,我知道的并不多,因为时光的流逝,或者是因为从前我对柳龙庭也没过多的去了解,所以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惹酆都大帝的。

    不过柳龙庭现在还是不怎么愿意回答我这问题,含糊不清的跟我说是做了一点杀生的事情,所以被酆都大帝盯了,不过若是酆都大帝想杀他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叫我别担心了,只要我活着,他不会死。

    虽然柳龙庭说是这么说,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知道前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好好说话,柳龙庭不搭理我,于是我跟柳龙庭说:“看来你一点都不喜欢我,还说我什么事情都不要瞒着你,但是你呢,却什么都瞒着我。”

    我说这话的时候,装作生气的样子准备下床,不过在我正要穿鞋的时候,柳龙庭拉住了我。

    他的手一碰到我的手腕,我顿时知道有戏,于是又赶紧的向着柳龙庭温热的怀里躺进去,跟他说:“快说啊,随便说点前世的事情,只要是我不知道的。”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要不要我告诉你,前世我已经娶妻了,我已经有一个妃子了。”

    这他妈……。

    柳龙庭对我说这话,对我来说像是暴击,他今生不娶我也算了,连前世都有老婆!

    “你不是跟我开玩笑的吧?!”我直接从床坐了起来,质问柳龙庭。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