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八十六章:单独谈话

    第六百八十六章:单独谈话

    这帝宫里出现这么多仙娥,让我还真觉得有些惊讶,心想这地狱里面,不应该都是强兵鬼将吗?忽然来了这么一堆美艳的舞女,看来这酆都大帝,也是个风雅之人。品-书-网    .      .  

    不过想到刚才酆都大帝说是为我所准备的,难不成他还以为天庭全都是这样的?

    这些舞女在进来之后,随着礼乐响起,她们开始甩袖起舞,而酆都大帝唤人来给我们酒,问我们所来何事?

    我看了柳龙庭一眼,柳龙庭起身,端着我跟他带过来的礼物,走到酆都大帝身前,并且将礼物拆开,呈现在酆都大帝眼前,一道华光顿时从锦盒内流溢而出,照亮了整个大殿!

    “听闻酆都大帝在掌管酆都地狱之前,是深海之蛟,想必大帝在这昏暗的地狱这么久,肯定想念家乡,这颗海珠,是从前镇压四海之珠,藏在海孕育了数万年的灵气,如今四海已经归四海龙王所掌管,我便特意将这颗海珠带来送给大帝,以报答前几次大帝多次帮忙之意。”

    我跟酆都大帝解释,毕竟这颗海珠是三界不可多得的宝贝,一颗海珠能顶的四个海龙王的威力,原本供奉在天庭偏殿,今日来求酆都大帝,我也是下了很大的血本,投其所好,才将这海珠带来送给他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当酆都大帝看见这颗海珠的时候,他那双冰蓝色的眸子都被这海珠散发出来的光芒照的更加冰澈动人,抬手将这海珠从柳龙庭手拖着的锦盒里拿了出来,这海珠只有一个乒乓球这么大,当他的手将这海珠整颗拿起的时候,整颗海珠所散发出来的光华,向着大殿之外照耀出去,像是一轮明晃晃的太阳,将整座漆黑的大殿照的犹如白昼,一股海边的气息,在我们身边迷漫。

    “这是太阳,海边的阳光。”酆都大帝说这话的时候,将海珠举在了他的眼前,闭眼睛,感受这海珠所带来的光芒照耀,根根睫毛贴在下眼睑,宛如打开的薄叠扇,看来是十分喜欢这海珠。

    看见酆都大帝喜欢,我心里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只要是他喜欢,我们接下来求他的事情,希望会更大一点。

    “若是大帝喜欢,还请您收下,这也是天下苍生,对您感谢的一片心意。”

    我说完这话之后,柳龙庭便将他手里拿着的镜盒,交给酆都大帝身旁站着的仙凌,然后他才向着我走了过来,坐在了我身边。

    看着柳龙庭现在这样,都完全成为了给我跑腿的,我心里是又爱他又心疼他,等我以后有了他还厉害的下属,他不用这么为我忙前忙后了。

    酆都大帝拿着这海珠沉迷了很久,其实很早之前我了解了酆都大帝的来历,只是之前没有想过要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酆都大帝,现在不一样了,毕竟我们还有要是求他,这海珠不仅是三界至宝,也是天庭里珍藏的数一数二的宝物,毕竟这海珠在天庭还有专门的一座宫殿供奉,足以见证它是多么的重要珍贵。

    “仙儿,将这海珠收起来,还给曦皇。”

    原本我看着酆都大帝十分喜欢这海珠的模样,以为他已经很喜欢这海珠了,但是他说要仙凌将这海珠收起来还给我的时候,我一时间有些不解,问酆都大帝说:“大帝是不喜欢这颗海珠吗?”

    真是求人办事,连语气都要低微几分。

    “喜欢倒是很喜欢,只是我不想要这个东西。”

    “那您想要什么?只要我能的找到,一定拿来送给大帝。”

    “说起这万年至宝,恐怕没有任何东西的曦皇的心脏,但是现在你的胸膛里却是空的,你的心哪里去了?”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的心是万年至宝,心里想着酆都大帝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姑获鸟和我说的是真的?酆都大帝看我了?想要我的心?

    这么想起来,多多少少都有点尴尬和不可思议,特别是现在我看着酆都大帝在我面前,他脸看着我平静的神情和淡定自若的样子,让我觉得他是对我一点的感觉都没有。

    不过当他问到我的心的时候,原本一直都看着我和酆都大帝谈话的柳龙庭,这会微微一动,还没等我解释,便回答酆都大帝说:“既然是万年至宝,那肯定不会随意的带在身,我们此次前来,大帝您刚才已经探测了我的内心,知道我们想来这里的目的,难不成酆都大帝是想要曦皇的心脏,才愿意帮忙吗?”

    柳龙庭这话说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与我刚才对酆都大帝小心翼翼的语气毫不相同,现在听着柳龙庭说酆都大帝的话,总觉的柳龙庭在怼酆都大帝。

    当酆都大帝见柳龙庭这会终于说一句话的时候,也不介柳龙庭的语气,转过一双满目华光的眼睛,笑看了一眼柳龙庭:“既然是万年至宝,我自然是不是想要能要的到,况且恐怕连曦皇都不知道她的心脏在哪里。这镇守昆仑山地狱入口的事,也并非是一件易事,昆仑山是座神山,而山底下的昆仑大洞,是与山的仙气阴阳相克而形成,昆仑山的灵气有多强,这洞会有多大,靠我一人之力,也很难镇守。”

    是因为很难镇守,所以我才找到了酆都大帝,在这三界之古神排名,他也是前五,又只有他有这么大的实力和希望能做这件事情,若是他不答应,也只有我和柳龙庭去镇压这大洞,然而算是我们两人联手,也不可能将这昆仑山入口给镇压住。

    “是因为我们没有找到合适的神镇守,所以才会过来求您帮忙,现在昆仑山下的地狱入口还不算是很大,现在您去镇守,能防止这个入口不断扩大,这关系到天下苍生和天冥界,所以还恳请酆都大帝,帮我这个忙,帮我也是帮助整个冥界秩序不被打乱,再这么说,您也是这冥界至高神,不能这么眼看着自己的冥界被毁啊。”

    我说的算是很急了,在我说这话的时候,酆都大帝一直都在抬眼看我,在他注视这我的眼神里,我看见他眼里流过一丝对我的关心,不过他的表情还是十分淡然,长眉一挑,轻启了两片如花般的唇瓣,跟我说:“要我答应你也可以,但是,得柳龙庭跟我谈。”

    “为什么要让柳龙庭跟你谈?”我一时间有些不解,是想成趁着这个时候,他想拿掉柳龙庭的魂魄将他关在地狱吗?

    当我想拒绝酆都大帝的时候,毕竟我现在还不能接受让柳龙庭去死,来换酆都大帝去镇守昆仑山下地狱入口的事情。

    可还没等我说话,柳龙庭便从我身边站了起来,抬眼看着酆都大帝,神色里没有半丝惊慌,反而十分沉着稳重,回答酆都大帝:“那我们最好还是换个地方谈。”

    换个地方,是避开我谈吗?

    为什么要避开我?是关于我吗?还是有什么我不能听到的秘密?

    不过此时我还是更担心酆都大帝会在这个时候对柳龙庭下手,于是对酆都大帝说:“虽然柳龙庭欠您一个亡魂,但是现在还没有到他将死的时候,柳龙庭是我最得力的神官,还请酆都大帝手下留情。”

    这种时候,我说的任何话都要很正式,我和柳龙庭连个明确的身份都没有,只能说他是我的神官。

    “曦皇还请放心,一码是一码事,在柳龙庭死前,我是不会动他的。”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