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八十九章:坦白真相

    被柳龙庭挡了我自然是很不爽的,而且他平时想亲我亲我,我现在好不容易想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秀恩爱,他竟然还不让我秀,于是我拉开了柳龙庭的手,反正现在也没人认识我们,我一边撒娇一边又向着柳龙庭的唇凑过去,是要亲他。品書網

    但是当我好不容易拉开了柳龙庭的手向着他唇贴过去的时候,柳龙庭又将一块挑了刺的鱼喂进我口,又打断了我亲他的动作。

    现在我口嚼着鱼,自然是无法亲到柳龙庭了,而且被他拒绝了两次,我也是十分的尴尬,顿时不满的转过身,不亲不亲,他还以为我巴结他呢。

    见我生气了,柳龙庭也过来哄我,说我怎么这么容易生气?我们这样,万一要是被路过的神明看见了,会影响我自己的威信的。

    看了看周围,确实鱼龙混杂,看到了也确实不好,看在我这么高兴的份,我原谅柳龙庭了,和柳龙庭一起吃东西,然后再去看电影。

    很久没有过过这种生活,让我一时间对人间又充满了无数喜爱之情,在们看完电影后,我变了两张假的身份证,在酒店开了间房,然后挽着柳龙庭的手进电梯,问他我们现在像不像是出来偷情的?

    看着我这鬼模样,又听见我说这么不正经的话,柳龙庭顿时在我的头敲打了一下,跟我说我怎么这么没个正形,虽然他嘴在骂着我,但是柳龙庭敲在我脑袋的力道一点都不疼,反而让我心里觉的十分暖心。

    柳龙庭忽然这么会撩妹,让我总怀疑他是不是吃错药了,在我们进房洗漱床睡觉的时候,我原本以为我能带着颗自由的心抱着柳龙庭睡一天一夜,只要他在我身边,我觉得任何东西,都已经不再值得一提。

    不过当柳龙庭从浴室洗完澡出来后,我拉着柳龙庭往床躺,柳龙庭看着我穿着睡衣躺在床的模样,他并没有打算和我睡,而是膝盖跪在床,给我盖好被子,然后他自己坐在了沙发,跟我说他今晚睡沙发。

    这又是为什么?柳龙庭他是要和我决裂吗?还是已经开始在嫌弃我了?

    “柳龙庭。”

    我见着柳龙庭坐在沙发,气呼呼的向着他走过去,坐在柳龙庭的腿,伸手挽着柳龙庭的脖子,问他说:“你今天是怎么了?亲也不让我亲,现在睡也不和我睡,你这是嫌弃我了吗?”

    看着我一脸认真,柳龙庭伸手过来捏了捏我的脸,跟我说:“我哪里舍得嫌弃你。”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睡觉?”我质问柳龙庭。

    平日里他像是个泰迪似的,只要心情好,一床和我研究羞羞的事情,但是他今天反差这么大,让我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柳龙庭看着我咄咄逼人的目光,这才伸手将我抱着向着他的怀里更靠近了一点,问我说:“你心里除了我,还会不会装的下别人?”

    “你要是再这么莫名其妙,我会,今天你特别不对劲,有什么事情,你不能和我说说吗?”

    我在说着这话的时候,一直都盯着柳龙庭的眼睛看,他的眼睛,像是掺了毒似的,让我忍不住的想看,看了一遍又一遍,如果说当初我的眼睛能迷惑别人,但是柳龙庭现在的这双眼睛,和我之前那双眼睛也并没有什么区别,我甚至是怀疑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眼睛,好看的让我忍不住的想为他沦陷,害怕他会被别人抢过去。

    “若是我真跟你说了,你肯定会生气。”柳龙庭回答我。

    “但是你要是不跟我说,我会更气。”

    我也理直气壮的回答柳龙庭。

    在我说完后,柳龙庭一直都盯着的眼睛看,刚才抚摸着我背的动作,现在也停在了我的背,跟我说:“我不是柳龙庭。”

    “我还不是女曦呢!”我顿时接过柳龙庭的话,跟柳龙庭开玩笑的说了一句,但是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忽然整个身体一愣,抬起头看着柳龙庭的眼睛,他此时看着我的眼神清澈见底,美的不像话,柳龙庭原先的眼神虽然美,但是美带着清冷阴郁,而我眼前的这双眸子里,却没有这这种感觉,仿若只是一件十分华美的东西,摆在了我的面前,让我会为之沉迷,而不会因为他的眼神而想更多的了解他。

    “那你是……?”我问柳龙庭。

    其实在我问柳龙庭的时候,我心里已经猜到了我面前的这个人是谁?只是我一时间不敢说出口,并且在我猜到的时候,我也慢慢的从柳龙庭的腿移开屁股,重新站在了柳龙庭的面前。

    柳龙庭看着我忽然正经起来了的模样,估计也是想到了我已经猜出来了他是谁,于是从沙发在我的面前站了起来,跟我说:“你猜对了,我是酆都大帝。”

    果然是他!

    当我听到酆都大帝亲口说出他名字的时候,可我又看着我面前站着的是柳龙庭的身体,我一时间都难以置信,甚至是不想去相信,柳龙庭怎么可能会变成酆都大帝,那站在我面前的是酆都大帝,那柳龙庭呢?柳龙庭他在哪里?

    “你把柳龙庭怎么了?”我问酆都大帝。

    怪不得今天柳龙庭的眼睛与平常不一样,个怪不得柳龙庭他会忽然对我这么好,怪不得我总觉的怪怪的,原来跟我从酆都地狱出来的,根本不是柳龙庭。

    “我没把他怎么样,我只是和他做了个交换。”

    “什么交换,是你变成他的模样,他变成你的模样吗?”

    我一时间心里有点接受不了,现在对酆都大帝说的话里的语气都不好了起来。

    “没错,确实是这样,我想见阳光,想见我相见的人,三日为限,三日之后,我们便重新换过来,柳龙庭依然是柳龙庭,而我要回复酆都地狱,准备去为你镇守昆仑山下的地狱入口。”

    果然是这样,怪不得刚才我们出来的时候,柳龙庭的心情不是很好,甚至是一句话都不想多说,原来是他和酆都大帝换了身份。

    “那这个要求是你提出来的,还是柳龙庭他提出来的?”

    我又问酆都大帝。

    酆都大帝背着我转过身去,看向了外面的街景,回答我说:“自然是我提出来的,这个世界,又有哪个男人愿意亲手将自己的女人拱手出去,与别人分享,只不过我对柳龙庭说如果他不答应的话,我便也不答应你们的请求,我想不用我说你们也明白,如果昆仑山下的大洞一直都在扩大,这三界会陷入灾害和混乱,你身为曦皇,守护三界是你的职责,如果到时候三界真的混乱不可收拾,那么你这三界之主的下场不是被杀是被祭献三界亡魂,终究逃不脱一死,也是因此,柳龙庭答应了我的请求。”

    当酆都大帝说到这话的时候,我心里十分难受,想起刚才柳龙庭最后那看都不看我的模样,我一直都还以为是柳龙庭用了什么办法制服了幽君,让我没想的是他只是为了我能好下去,向酆都大帝妥协了,又将我送了出去!

    这个该死的,他不能把我握住的紧一点吗?我的命和我们的爱情起来,真的是我的命重要吗?从前和幽君在一起的时候也是,现在也是,这个该死的臭男人,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我为什么要爱他?我为什么要这么死心塌地的爱这么一个对我们爱情一点都不负责任的男人?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