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九十章:教训

    我想着这些话的时候,眼泪不由自主的从我眼睛里流出来,但是又想着酆都大帝现在站在我的面前,我这么轻易的当着别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哭,于是便赶紧的转过身去,生怕被看见。 !

    “我陪你回去吧,告诉姑获鸟,他的能力会给他带来杀生之祸,若是他知道了还想要的话,我还给他。”

    当酆都大帝和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酆都大帝说的是什么?忍住了哽咽,问了他一句:“回哪里?”

    “回酆都地狱,见你的柳龙庭。”

    这一时间,我简直都不敢相信我自己的耳朵!我都怀疑是不是我自己听错了,酆都大帝竟然说要带我回酆都地狱,去见柳龙庭。

    原本是我们求酆都大帝帮我们办事情的,酆都大帝不管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只要我们答应了,那只能按照约定行事,柳龙庭答应了和酆都大帝互换身份换得酆都大帝帮我们镇守昆仑山下的地狱入口,期限为三天,现在一天都还没到,如果我现在回去的话,那么这个约定会不会作废?

    可能是酆都大帝已经猜到了我是什么想法,又回答了我一句:“当然,我和柳龙庭的约定,是不会作废的。”

    当我听到这话后,长舒了一口气,不过在舒气的同时,我又觉的对酆都大帝有些愧疚,毕竟这镇守昆仑山下的这么大的一个地狱入口并非易事,而酆都大帝却连一个约定的时间我们都没做到,他答应了我们,这对他来说,是不是太吃亏了?

    虽然我刚才有点不喜欢他趁着这种时候对我和柳龙庭趁火打劫说出这种要求,但是现在酆都大帝说带我回去并且他还会遵守我们的约定,我对他好感度也升了不少,但是不管是不是好感度升,我也不可能继续跟他说我愿意再多和他呆两天,因为我想急着回去见柳龙庭,恐怕他现在肯定特别的伤心。

    “谢谢大帝。”我对酆都大帝说了一句:“只是酆都大帝这么对我好为三界着想,让我实在是无以为报。”

    “你不用报答我,说句较矫情或者是肉麻的话,可能这是所谓我对你的爱吧,虽然听起来,我自己都觉的不可思议,但是这确实又是一件真实的事情。”酆都大帝说着,转眼看向我,再跟我说:“还希望这件事情没有影响到你,也希望你不要介怀这件事情,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也不会对你纠缠不休,做什么都是我自愿的,你也不必内疚,爱不爱你,与你无关,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我在这种时候,实在是不知道应该夸酆都大帝傻,还是夸他情种,现在他对我说了这么多真话,我再不对他说点好听的话也显的过意不去,于是奉承了酆都大帝几句:“大帝数万年的修为,能被大帝爱,那是三生有幸,只是我与柳龙庭有前世今生的因果,所以辜负了大帝这份美意,若是今后大帝有哪里用的到我的地方,我一定全力以赴。”

    毕竟现在酆都大帝答应我去镇压昆仑山下的地域入口,已经是全力以赴,若是今后他遇到了什么困难,哪怕是拼性命,我也要帮助他。

    “全力以赴,是男人的事情,你一个女人家家,做好自己的事情好了,战争镇压这些事情,留给你强壮的人去做,不过你也可以不用叫我大帝,虽然我生来没名字,不过因为你,我倒是给我临时想了一个名字,从今往后,你叫我扶阳吧,不用叫大帝了。”

    酆都大帝在说着这话的同时,已经唤来神辇,我和酆都大帝一起坐在神辇里,向着酆都地狱飞下去。

    这一路我们不说话也是无聊,于是我问酆都大帝说这扶阳是什么意思?

    酆都大帝手放在他的膝盖,撑着他的身体,回答我说:“阳,是天太阳,而你的名字里的曦,也是太阳的意思,希望今后能一直都扶持你,若是你愿意的话,我愿意归顺你的天庭,以后你来找我,不用这么觉的是在打扰我。

    当酆都大帝和我说出这番话来的时候,我心里顿时开心的不得了,这从前的天帝都没有说服酆都大帝归顺天庭,要是酆都大帝现在愿意归顺到我的名下来,那么这即将会成为我的一项里程碑,以后要是说出去的话,也够装逼够大牌。

    “大帝真的愿意里归顺我的天庭?”我又忍不住问了一句,生怕我误会了酆都大帝的意思。

    “当然,不过,你还叫我大帝?”酆都大帝反问了我一句。

    在酆都大帝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我这才反应了过来,赶紧的叫了一句酆都大帝为扶阳,虽然名字有点不好听,但是这名字的寓意,倒是让我十分的感动。

    “那等大……。”我的话还没说完,酆都大帝看了我一眼,目光清澈的没有一点的渣滓,十分美丽。

    而我看见酆都大帝这看着我的眼神,赶紧的转口叫了他一句扶阳,然后再跟他说:“那等扶阳三日后去镇守昆仑山底下的地狱入口的时候,我带领神官,为扶阳授冠,以后扶阳你便是我的人了。”

    我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刚说完,有些尴尬,正想改口,但是酆都大帝也没讲的这话放进心里,在我说完后,对我笑了一下,跟我说:“其实我早是你的人了,我们种族还没灭亡的时候,有个这种规矩,成年男子必须以黑纱盖面,若是看见心爱女子,便将面纱揭下来,娶她为妻,我这纱在我脸蒙了数万年,还感谢你为我揭开了,不然我还要顶着那黑纱,再过数十万年。”

    现在酆都大帝并没有说情情爱爱的话,连说到这种一揭开他脸的纱要以身相许的话,也是平静的很。想到这里我心里有些忍不住恨姑获鸟,若不是他控制了我去揭开酆都大地脸的纱,指不定我现在也不会这么尴尬,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不是他控制了我,让酆都大帝意外的看我,指不定现在我们连酆都大帝的面都见不到,更不要说是来求酆都大帝帮忙,有些事情,人算不如天算,天算又不如意外。

    我们到了酆都幻境内之后,因为这次有酆都大帝亲自带路,我们进酆都地狱也不用再念咒。当我们进入酆都大殿之后,正看见仙凌正叫一大堆下人在忙里忙外,这会仙凌看见我们刚离开还没一天又回来了,她没认出现在我身边站着的柳龙庭是酆都大帝,气呼呼的向着我们走过来,开口骂道:“你们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现在都不通报直接进来了,来人,把他们两人给我轰出去!”

    “仙儿!”酆都大帝喊了一句仙凌。

    当仙凌听见酆都大帝喊他的声音的时候,愣了一下,但是立马反应了过来,向着柳龙庭的面前走了过来:“你是主人?”

    酆都的大帝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仙凌的话,然后直接问仙凌说:“他在哪?”

    这说的他,是柳龙庭。

    当仙儿确定酆都大帝是她面前的人的时候,顿时兴高采烈的带着我们去见柳龙庭,当我看见柳龙庭的时候,他正一个人站在亭楼里伤怀。

    我看着他这模样,大声的喊了他一句:“柳龙庭!”

    我这次倒是要好好的教训教训柳龙庭,让他下次再也不敢这么自作主张的对我,他不要我瞒着他,那他自己也别老做出让我不爽的事情来。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