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九十一章:他有我好看??

    第六百九十一章:他有我好看??

    当柳龙庭听见了我喊他的声音的时候,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犹豫了好一会,这才转过身来看我,见我和酆都大帝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神情愣了一下,然后从亭子里向着我们飞了下来,降落在我身前,看了一眼酆都大帝,又看了一眼我,问我说怎么又回来了?

    柳龙庭这话问的,让我特别的想暴揍他一顿,现在酆都大帝在我的身边,我也没好对柳龙庭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十分平淡的看着他,回答他说:“我和酆都大帝商量好了,你们的约定提前结束,还不快变回你自己的模样。!”

    最后这话我说的有点严厉,像是一个老母亲在怎么教训自己的儿子似的,而柳龙庭听见我说这些话,眉毛一挑,抬眼看向酆都大帝,对酆都大帝说了句谢谢。

    “要谢谢女曦吧,是她让我改变了心意,提前回来了。”

    听酆都大帝说着话,我顿时觉得这是个机会,于是顺着酆都大帝的话,向着他转过身去,回答酆都大帝:“都是大帝开明,今生能认识大帝,并与大帝结为知己,乃是我一生的福气,只可惜,这辈子我也不能嫁给你这么好的男人了。”

    估计是酆都大帝原以为我见柳龙庭心切,巴不得早点见到他,早点扑进柳龙庭怀里,现在看见我这忽然对他说着暧昧不清的好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当他看了眼柳龙庭的时候,迅速的回答我的话,回答我说:“要是你愿意,我会等你万年,都心甘情愿。”

    这句话,当柳龙庭听见的时候,算是我不看他的脸,我都知道他此时气成了什么模样!

    但是这样还不够,柳龙庭一而再再而三的放弃我们之间的情感,我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原谅他,于是装出一副很情深的模样,向着酆都大帝走过去了一点,抬头看着他,满目柔情,叫了一句酆都大帝的名字:“扶阳。”

    原以为酆都大帝在地狱呆了那么多年,从未与外人接触过,我以为他会老古板,一时间听不懂我话里的意思,但是没有想到在他刚才反应过来的时候,现在接我的话接的滴水不漏,我喊了他一句扶阳,他立马回了我一句:“女曦。”

    “阳阳。”

    “曦儿。”

    眼见着我俩说到情深之处,差点要抱在一块,柳龙庭这才铁青着一张脸,对着酆都大帝抱拳微微弯了下腰,对酆都大帝说:“既然我们的身份已经被看穿,还请大帝与我换回身子,以免尴尬。”

    “这有什么好尴尬的?”我一把手将酆都大帝的手臂揽进我怀里,看着柳龙庭,跟他说:“虽然酆都大帝用的是你的身体,但不管怎么样,不管酆都大帝变成你的样子,还是变回他本来的面貌,我都能把他认出来。”

    我这一句话,直接把柳龙庭怼的气结,想对我说什么,但又什么都说不出口,看着我的眼眶微微张大,我看着他这幅憋屈的样子,心里很不爽的说了一句眼睛好看了不起啊,我现在还没虐完呢,不等他跟我道歉,写什么保证书,我绝对不原谅他。

    见我和柳龙庭之间已经陷入了僵局,酆都大帝也会意的对我说他用这幅身子不方便,等他和柳龙庭把身体换回来了,我们再好好谈谈。

    酆都大帝说完这话后,转头看向柳龙庭,两人相视而对的时候,一道白光从他们的身飘散出来,如同当初我和柳烈云换身体时一摸一样,灵魂互换,不到一分钟之后,我看见一缕精魄从柳龙庭的的身体里抽了出来,回到了酆都大帝的身体,而当柳龙庭身体里空了的时候,他的灵魂才从酆都大帝的身体里向着柳龙庭飘了进去。

    当两人已经恢复了原本的自己时,我再次转头看向酆都大帝,和他说谢谢,要不是他答应帮我们的忙的话,这次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见我这么客气,酆都大帝只是对我笑了笑,和我说是我们有缘,所以才会造这一切美好的事情。

    不得不说这万年古神和一般的神明,说起话来是不一样,本来还想与酆都大帝多说,但是被柳龙庭打断了我们的话,说娇儿他们在家里等我们已经很久了,要是我们再不回去,恐怕他们又要担心了,没等我说完话,跟酆都大帝辞别。

    柳龙庭这会才知道不让我和酆都大帝说话啦?但是我这会儿偏偏要说,我叫他喜欢这么自我擅自做主张,我要让他以后都不敢了。

    “阳阳,我现在要回去了,我会想你。”我十分肉麻的对着酆都大帝说着话,柳龙庭我说这话,我站在他的身边,都感觉到他一阵干呕不自在,但是他归他,我归我,酆都大帝归酆都大帝,并且酆都大帝演起戏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在我走的时候,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目光温柔不舍,问我能不能多在地府停留几天,他还有好多话没有跟我说。

    我跟酆都大帝怎么秀感情,估计是已经触及到了柳龙庭的极限,直接唤来神辇,将我推神辇,然后跟着酆都大帝说了句再见,便和我一同坐了进来。

    我想要跟酆都大帝说再见,但是当我还没把脑袋伸出神辇外的时候,柳龙庭一把拉住了我的手,不让我说,只是他坐在我身边,气的是句话都说不出口,眼神这么一直冷冷的盯着前方酆都地狱的出口,等待我们的神辇飞出去。

    我看着柳龙庭这副生气的模样,换作平时,我心里肯定无紧张。看我做错了什么事情,又得罪了他。但是现在我想笑,心里无得意,他也知道要生气,他没有想过我也会生气。

    在我们的神辇飞出酆都幻境的时候,柳龙庭见我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说,于是忍不住问我说:“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吗?”

    我装作一脸天真,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转过头看向柳龙庭,问他说:“什么话?你要我对你说什么话?”

    见我装作不懂的模样,柳龙庭冷笑了一下,阴阳怪气的跟我说:“当然是你和阳阳之间的话,你没有什么想向我交代和解释的吗?”

    “没有啊!我和阳阳指间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不过我真的觉得他长得很帅啊,这么帅的男人,五官这么立体,又高,眼睛没得跟天的星辰似的,我怀疑他以前肯定是住在欧洲那边的海洋出生的,又在我们这边修炼,所以才长得这么俊美,西结合又大气,用凡间一句夸男人的话来说,他是混血儿啊。”

    我一直都在夸酆都大帝,似乎都要把酆都大帝夸出一朵花来。而柳龙庭此时完全黑了脸,他的脸色我从来没有见过,现在还差的,但是又是他自己和酆都大帝交换了身份,算我现在表现的这么花痴酆都大帝,他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又阴里阴气的问我说:“你这么喜欢他,难道他我好看?”

    我的天,当柳龙庭说出这话来的时候,我心里都快笑傻了,他怎么这么白痴和傻逼,平常看着也很正常,为什么现在竟然会问出这么屌丝的话。

    我故意转头,下打量了柳龙庭几眼,啧啧啧了几句,不屑的将脸转向窗外,叹了一口气,极为勉强的回答了一句柳龙庭:“一般般吧。”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