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九十五章:诸神请求

    第六百九十五章:诸神请求

    我看着这些向着我们汹涌过来的乌云,一时间也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为了避免引起我们身下众神的惊慌,转头叫我身边的洛神去查查。

    洛神对我点了下头,将圣旨递到仙凌的手,转身化成了一缕清风,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而仙凌看着这忽然汹涌而起的漫天黑云,像是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当她接过圣旨想要回去的时候,又忍不住的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跟我说:“这是他们来警告我主人的,我主人答应了你,背叛了他们。”

    我听见这话之后,心里一动,赶紧的问仙凌:“什么意思?你主人背叛谁了?”

    不过仙凌在听我问她这话之后,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又重新跪在了我的面前,跟我说了一声她回去复命,然后便从我身前退下去了,

    我心里琢磨着仙凌刚才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扶阳答应我归顺为天庭的央神,是背叛谁了吗?可是在冥界扶阳已经是最厉害的存在,算是他背叛谁?谁也不能将他怎么样,也不至于让仙凌这么气呼呼的跟我说这话,似乎都不想理我。

    果然和仙凌说的一样,这些黑云,并不是什么邪祟出场,在她接完圣旨回了地府之后,这些云也逐渐的退下去了,整片天空又是一片宁静。

    而在天的乌云散尽了之后,洛神也回到了我的身边来,跟我禀告说这乌云来的没有任何的缘由,退去的也没找到消失的地方,他已经派天兵去逐步调查了。

    不管这股力量是谁的?我都要把它找出来。并且我敢肯定,这股来警告扶阳的力量肯定与秦广王身后的人有莫大的联系,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因为扶阳归顺了天庭,他便要与这股力量处于敌对的状态,只希望这股力量以后不要给扶阳带来什么祸端。

    跟着我们身下众神对刚才那股黑云议论不断,毕竟今天是扶阳的入封之日,本是祥瑞的天气,忽然出现黑云是不好的兆头,为了避免大家以后对扶阳有所芥蒂,我便对着诸神宣告:“这股黑云,是冥界阴司为了庆祝幽冥大帝入封为我们央神位,故放黑云十里,表达他们对神威的尊重。想必大家也都接到了通知,幽冥大帝之所以会来到这昆仑山下,是为了镇压这昆仑山下的冥界入口,这个入口是昆仑山极为强大的灵气而反逆而成,为了避免这入口会随着昆仑山的灵气越来越大,也为了人间安定三界和平,从即日起,昆仑山的神明,以及王母宫,全都搬至九重天,或者天庭,具体是由,你们各个宫的神明暂先等待通知。”

    这要神明搬家,已经是很大的影响了,并且也有神明不愿意搬离的,在我通知完后,虽然有些神明表现的不是很乐意,但也还是知道如果他们一直都在昆仑山住下去,只会再次的扩大地狱入口,他们也是神灵,个个都是修炼几千万年,也没有这么不通情理,于是领旨下去,等待通知。

    我知道我这样做,一定有神明怀疑我的能力,毕竟一个统领众神的领袖,让他们搬离领土,好是割让自己领地,不满肯定是有的,不过这件事情是为了三界和人间考虑,他们也不好在这件事情来提出反对的意见,只能从另外的事情来说我。

    果然,在我话音落下不久后,立即有一位神王从诸位众神站了出来,弯腰对我行了个礼,然后问我说:“自吾皇继位以来,为我们天庭和三界所做的贡献我们诸位仙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但是您身为三界之主,却不在天庭打理朝政,而每日长住于长白山,与一群未修炼成仙的妖怪为伍,前几年因为寻找幽君而损耗了大量兵力,如今天下刚刚安定,若是您在长白山再出现了什么意外,这罪责谁担待的起?所以还请吾皇重归天庭,断绝在凡间的一切情愫杂念,潜心造福三界,为人间百姓谋福。”

    这说话的神明,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四大天王其一的南方增长天王,因为他手里拿着一把剑,这把剑是智慧之剑,这把剑不仅是增长天王的法器,更是有很深的含义,简单点来说,是慧剑断烦恼的意思。

    我在人间逗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柳龙庭,从前天界被幽君霍乱,我好不容易平息,在天庭修整的那段时间,算是我跟柳龙庭好,也没有谁敢站出来说,毕竟是我平息了动乱,除了我之外,他们没有谁我更适合这三界之主的位置,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三界起码看起来表面平静的很,经过这两年的休整,大部分神明的法力也回到了从前,加他们在人间的信仰也越来越大,所以现在跟我说话,才会这么有些肆无忌惮。

    增长天王公然的在诸神面前给我提意见,恐怕已经是想好了我会生气或者是发怒的后果,但是他也不怕说明,他们已经有了联盟,起码在增长天王的身后,有其他三位天王支持他,这四大天王合起来,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我听完增长天王对我说这话的时候,一时间也没回答他,因为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

    不过在增长天王话音刚落下的时候,我身边的洛神立马对着增长天王怒怼了过去:“难道曦皇在凡间,不为三界造福了吗?曦皇在人间的这段期间,人间一片繁荣,妖祟忌惮曦皇力量,都不敢出来作祟,在此期间,曦皇还平乱了地府的乱党,若不是曦皇,这些乱党,是你们能评定的了的吗?”

    在洛神护着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泷儿也有点着急,想帮我说话,不过我伸手抓了泷儿的手臂一下,转头对着泷儿摇了摇头,若是此时泷儿也帮我说话,那成了护短,我倒是要看看,有多少神明对我这行为不满的。

    “我并没有说曦皇在凡间不为三界谋福,但是曦皇是三界之主,掌管天庭央神司的最高神官,自古以来天帝神皇,都居住在天宫,这地的妖邪,自然都有地仙处理,难不成曦皇堂堂一个万神之主,还需要她亲自去镇压地的那些邪祟,那我们这个天庭,又归谁管?归你吗?”

    增长天王说的义愤填膺,并且也知道他现在说了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已经是死罪,于是干脆在说完的时候,跪在了地,再次回答我说:“还请吾皇归位,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慧斩情思,回归天庭,管理众神。”

    当增长天王说完这话之后,其余的三位天王,也随着增长天王向着我跪了下来,紧接着,我面前的一大神仙全都向着我跪了下来,跟我说:“还请曦皇归回归天庭,慧斩情思,重归皇位。”

    看着我面前这纷纷跪下去的一片神明,我心里一时间忽然有点难以呼吸,甚至开始有点怀疑我当这曦皇的意义何在?

    现在他们全都要我回归天庭,并且他们的意思,叫我别再沉迷情感问题,当初是柳龙庭把我推到这个皇位的,难道现在我要为了这个皇位,放弃柳龙庭?

    我心里一时间忽然有点想笑,我还以为我当了这曦皇,可以为所欲为,但是现在看来,不管在任何时候,我都会受到牵制,哪怕我现在已经是三界之主,还是一样被管束。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