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六百九十九章:他知道的比我多

    第六百九十九章:他知道的我多

    看到这情况,我心里顿时一惊,娇儿摇着摇着,看见她竹筒里的竹签全都掉出来了,顿时惊讶了一把,然后弯腰看着地全是一些折断了的竹签,叹了口气,倒是也没露出多大惊慌的表情,转过头来对我说:“小白姐姐,你们这次去地府无解。 ”

    “无解?”我转头看了一眼柳龙庭,然后再看向娇儿:“无解是什么意思?”

    “是不能预算到你们的结果。”娇儿回答了我一句。

    “这卜卦不是可以占卜任何结果的吗?怎么可能还会无解?”

    这种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过。不过这八卦周易,之前也都是人皇伏羲所研究发明出来的,从前我也没接触过这一行,不懂也正常。

    “无解是超过了卜卦所能预知范围内的事情。”柳龙庭给我解释:“如人间用的络信号,当没有络的时候,手机处于不能拨号接听的状态,这卜卦也是一样,超出了预支范围,无法卜算。”

    我们现在只是去一趟地府而已,竟然还会超出卜卦范围,不过也是因为这样,这让我一时间甚至是有点崇拜人皇伏羲,在远古的时候,伏羲是怎么发明这种未卜先知的东西,不过之前我和女娲的关系这么好,那我从前认识伏羲吗?

    当我脑子里闪现出这些问题的时候,柳龙庭也没过多的纠结这个卦象的问题,叫娇儿收拾好,我们准备出门了,她和龙腾在家,一定要好好练功,不准欺负龙腾。

    柳龙庭现在这饿模样,真的是像极了一个老父亲,只可惜月儿现在还在幽君的手里,若是月儿回来了的话,恐怕柳龙庭关心月儿,也会像是关心娇儿龙腾是一样的吧。

    我们去阎王殿找秦广王的时候,还是命令天兵去通报了一声的,虽然现在秦广王算是被我幽禁,但是好歹也是一个阎王爷,礼貌总是要的,并且再去见秦广王之前,我先跟姑获鸟打好了招呼,等会看见了秦广王,别老对人家不敬,以后这要是他死了,他的魂魄也要归到这阎罗殿来,到时候看秦广王怎么惩治他。

    姑获鸟现在变成一只黑色小雀站在我的肩膀,一点都没把我的话放在心,说他还有五条命呢,不再过个万八年,怎么可能死的了。

    我见姑获鸟这么自信,一时间也懒得再跟他废话,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天兵出来迎请我们进殿。

    “真不是个好孙儿!”姑获鸟见秦广王不出来迎接,顿时骂了一句,我伸手立马往姑获鸟的脑袋一拍,拍的姑获鸟哇哇乱叫,立马向着柳龙庭的肩膀飞过去,一边飞过去一边骂我说我这么恶毒,连一只可爱的小鸟都打,也只有柳龙庭敢要我了,但是当姑获鸟正准在柳龙庭的肩落脚的时候,柳龙庭看都不看姑获鸟一眼,随手往肩头一拍,不准姑获鸟站在他肩膀。

    见柳龙庭也不待见他,姑获鸟又气呼呼的向着我的肩站来,转过一张萌雀的小脸,侧头看过,跟我骂了一句柳龙庭真不是个好东西,我跟他在一起,真的是鲜花插在牛粪。

    我早对姑获鸟的这张嘴无奈过,不过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曦皇,秦广王老大的老大,我来见他,他再怎么说出来迎接一下也是要的,毕竟我还放了他一条生路呢。

    不过他这么对我冷淡,不是傻子都猜得到,他并不欢迎我,不过我既然来都来了,自然也要问了再走,不然白来了。

    我和柳龙庭在天兵的带领下入殿,秦广王现在正端端正正的坐在判桌前,拿着毛笔,一笔一划的勾着人名,算是知道我们来了,连头都不抬,做着他自己的事情。

    “老阎王,我家主子来了,你怎么这么无礼,信不信我们现在把你这阎王的位置给撤了!”姑获鸟看见秦广王不搭理我们,沉不住气,立马朝着阎王大喊。

    在姑获鸟喊完这话之后,秦广王这才随口搭了一句话:“这里已经是你们的地盘,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冥官,没有资格和曦皇说话,所以你们来到这里,还都请自便。”

    秦广王现在说这话有点不厚道了,不过我现在不是来跟秦广王套交情的,我看了一眼柳龙庭,柳龙庭会了我的意,跟秦广王说:“你怎么样,是你自己的事情,曦皇放了你一条生路,让你继续为百姓谋福,可不是为了来看你这副嘴脸的。今日我们来,是有件事情想问你,你这件事情关系到整个三界,你若是知道,还请好好回答我们。”

    “问吧,我的命都是你们留的,有什么话,直接问好了。”秦广王的语气依旧冷淡。

    我先叫柳龙庭做法,用结界封住了我们整个阎王殿,然后一步一步的向着他的判桌前走过去,走到秦广王面前,看着他,问他说:“我想知道,地狱入口这个大洞,除了通往冥界,它还通往哪里,还有,当初是谁指使你杀我的。”

    我知道,第二个问题,现在秦广王肯定不会说,所以在我对着秦广王说完这话之后,我又对他补充了一句:“第二个问题,你可以不答,但是第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回答我,元始天尊,他是不是也来冥界了?”

    虽然这两个问题,我可以直接去问幽冥大帝,但是我之所以会选择来问秦广王,是想来看看他对我们的态度有没有缓和,现在幽冥大帝镇守昆仑山下的地狱入口,已经在用尽全力,这山的神仙还没有完全撤离,这整座山所有的神明之气,全都在逆反扩大洞口,这么大的力量,全都是幽冥大帝一个人在镇守,这是十分耗费法力的,如果我现在再去打搅他,我怕他分心,也怕他会被那股能掌控秦广王的神秘力量找门去,到时候要是和幽冥大帝开战,对我们来说,一定不是件好事情,所以我想知道真相,秦广王是最好的突破口。

    “那我要是都不回答呢?”秦广王有点嚣张的问我。

    这句话,算是我能忍,但是姑获鸟已经忍不住了,坡口大骂秦广王真不是个东西,是这么报答他的救命恩人的吗?要不是我法外开恩,他现在早魂飞魄散了!

    秦广王此时并不理会姑获鸟的话,于是我便长长吸了一口气,对秦广王说:“秦广王,我知道你是个好官,你口口声声说为天下百姓,但是现在天下百姓的安危在你手里紧紧的握着,若是你对我隐瞒了这件事情,造成了什么严重的后顾,伤了人命,这你所谓的为了天下百姓?你做了这么多年的阎王,全都功亏一篑了。”

    当听我说完这些话之后,秦广王这才放下了他手里的笔,抬起头看我,直视着我的眼睛,问我说:“算是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你连你的女儿都没办法要回来,你还能做什么?我告诉了你又有什么用?你能制止这一切吗?”

    “要是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能不能制止?!”我反问秦广王。

    而秦广王听我说这话后,冷笑了一声,转眼看了眼我身后的柳龙庭,脸露出一丝嘲讽的表情:“你与其大老远的跑来地府问我,倒还不如问问整天都和你在一起的柳龙庭,他知道的我还多,我不知道的他全都知道,你怎么不去问他,你问他问我,可要简单多了。”

    /bk